打开

从工人到青岛市革委主任,再到囚犯的杨保华

subtitle
喝口靓汤 2021-06-23 09:49

青岛老人大都知道“文革”期间的杨保华,他从一名工人靠造反起家,28岁成为青岛市革命委员会主任(市长),3年后被撤职。1978年被捕,1979年以反革命罪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后改为20年有期徒刑,1990年出狱,1998年去世。

杨保华,天津人,出生于1940年。其祖父曾任国民政府法官,父亲扬汝林在国民政府中干过警察、税务员、法院书记官,祖上没有太多资产。在上世纪50、60年代,杨家就成为出身不好的家庭,生活也颇为拮据。

杨保华中学时期在青岛十七中、青岛九中就读,1961年至1966年间为青岛啤酒厂、青岛明胶厂工人。1960年生活困难时期,他是9中高中学生,为了填饱肚子,曾利用下乡到农村劳动期间,搞了点农副产品。这在当时,成了问题。高中毕业,学校给他的鉴定:“该生一贯政治表现不好,在下乡劳动中搞投机倒把活动,挖社会主义墙角”。毕业鉴定进了他的档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学时,杨保华有点口吃,但他京剧唱的不错,曾拜京剧名家操琴师朱明德先生为师。高中毕业,考上了上海戏剧学校,报到后分在武生班。在练功中,学校发现他的腿部有白斑(白癜风),学校老师对杨保华说:你有白癜风不适合成为京剧演员。

学校让他回青岛治疗,时间为一年,一年内治好还可以继续学习。当时正是困难时期,许多生活用品需要凭票供应,如火柴在青岛需要凭票购买,但在上海不需要票。

杨保华回青岛时,托众多同学在上海买了两大封火柴,准备到青岛贩卖。杨家生活不富裕,为考戏剧学院,2次到上海,花费不少钱,他打算倒卖点火柴挣点钱,弥补损失。

现在来看,这根本不算问题。但在那个年代,可就是问题了。杨保华在上海上了轮船,船上广播:为保证安全,请旅客将易燃易爆物品交给船方统一保管,到目的地后,再还给旅客。杨保华主动将火柴交了上去。

到了青岛,船方将火柴还给杨保华。但船方又通报给青岛,认为此人有投机倒把的嫌疑。杨保华刚上岸,马上被扣留,没收一大封火柴。工商所还有审问记录,这份投机倒把的记录,又进了杨保华的个人档案。加上高中毕业时的那份“投机倒把”鉴定,杨保华的档案袋有了两份投机倒把,挖社会主义墙角的材料。

回到青岛,杨保华在啤酒厂等多个单位干过临时工,后来正式就业到了青岛明胶厂,曾在厂里保卫科从事消防队工作。

1960年至1963年,老百姓吃、穿生活困难,到1964年,虽然有了改善,但粮食还是定量。

明胶厂领导,为了粮食问题,千方百计找门路。当然,这些门路,还是踩在政策线上,属于半明半暗。青岛附近的农村,出产花生米,厂领导倒弄些花生米,解决职工福利,帮着填饱肚皮。保卫科不像生产车间那么天天忙活,在消防队的杨保华帮忙去搞花生米。

杨在担任市革委主任后,反对派曾给他起了个绰号叫“杨八粒”,说他贩卖花生米一毛钱八粒,帮厂里搞过花生米,这也许就是这个绰号的来历吧。当然,他从事的不是一毛钱八粒的搞法,也不是几十斤的搞法,这是批量。杨保华在倒弄中积累了一些经验,一些人知道杨保华搞花生米也算半个行家。加上他以前有过“投机倒把”的经历,由此也落了个“杨八粒”的绰号。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他积极参与造反组织,逐渐成为青岛轻工系统造反组织负责人。1967年1月22日参与组织策划了对中共青岛市委、青岛市人民委员会的“夺权”行动,任“青岛市革命造反委员会”常委,2月19日成为“青岛市革命造反委员会”核心小组成员。

此后多次指挥武斗组织冲击北海舰队下属单位、相关单位及与其对立的单位,放任下属迫害民众,因表现突出,1968年2月10日经山东省革委会(时任主任王效禹)、济南军区同意出任青岛市革委会主任,王金泉、易耀彩、何传修、李元荣、鞠维信、杨云良任副主任。同年,他“火线”加入中国共产党,增任为山东省革委会常委。1969年8月16日任中共青岛市革委会核心小组副组长。

(左一:杨保华 左三:王效禹 )

1968年10月,王效禹发动“反复旧”运动,11月17日,杨保华根据王效禹论调发表“1117讲话”,并指挥山东省内造反派继续作乱,导致其他省份造反行为有所抬头,各省军政负责人及中央方面周恩来、李先念等人强烈不满。

1969年1月25日,杨保华指挥数千人冲击海军潜水艇士兵学校,是为青岛地区最严重的武斗事件,招致中央军委多位老资格将帅的批评。种种行为导致1969年4月中共十九大前后王、杨二人备受指责,中央文革小组亦不再支持此二人。

中共九大后,王、杨二人受到中共中央批判。1971年4月10日,中共山东省委批准撤销杨保华一切职务。

杨保华在当上青岛市革委主任时,曾搞了一个对象,谈了1年多,原准备1969年开完“九大”后结婚。为此,他还相中金口一路一栋别墅小楼,小楼原是市里用于接待少数比较重要客人的招待所。

市革委的管理部门一番大修,杨保华住了进去,成为“杨公馆”,原来的住处不要了。“九大”结束,王效禹、韩金海、杨保华等27人立即在北京办学习班,批判王效禹。

1969年5月份,及8月至12月,杨在北京办了2次学习班,12月回到青岛,就靠边站了,他的“杨公馆”被收回。专门给他找了个住处,还有看守人员,他继续交代问题。对象也黄了。

1971年4月10日,中共山东省委批准撤销杨保华一切职务。1978年被捕入狱。1990年,他出狱后,早已被明胶厂“开除厂籍”了,此时,没有单位,也没有住房,市里在水清沟给他安排了2间房子。

90年代,全国范围内开始出现职工下岗,年满50岁的杨保华不能再就业,只能自谋生路了。

文革前,杨保华学了2门技艺。一是学生时代的京剧,曾考了上海戏剧学校。二是拜师学过中医,在明胶厂时,曾给同事们把过脉,开过中药方。但20多年了,这2项技艺早已荒废。

已经50岁了,没有手艺,没有资金本钱,眼前面临一个问题:如何挣钱吃饭?他找了当年的一些朋友,其中有曾经的秘书,9中的同学等。

在观象山南麓的秘书家中,两人交谈,秘书说:现在开放搞活,没有投机倒把这一说了,你可以干个体户,挣钱吃饭养活自己。

但究竟干什么?如何挣钱呢?两人进行了一番研究。秘书给杨保华出主意:你就做花生或花生米的生意,门头就叫“杨八粒”,开始时资金本钱不需要太多,大伙帮忙凑些,找个门头。

杨保华马上拒绝:不行,“杨八粒”那是为了臭我起的外号,我没卖过花生米。60年高中毕业时,我出身不好,考好的大学没希望,按特长准备考戏剧学校。我考大学比别人费事,除了文化课,还有京剧。不仅要复习数理化,还得吊嗓子练身段,哪有那么多闲时间。

考上戏剧学校后已经入学学习了一段时间,又给退回了,只好干临时工。卖一毛钱八粒的花生米,能养活我这大青年吗?我当时无名鼠辈,20出头,没有几个认识我的。

秘书对杨说:你是否卖过花生米,根本无所谓,现在看,当年卖花生米也不丢人。关键现在卖花生米,能够挣钱吃饭。提到“杨八粒”,很多青岛人都知道是杨保华和花生米。有了“杨八粒”的门头,你都不用打广告,肯定会有人来买。“杨八粒”的门头和你这张脸就能招来顾客,先从零售干起,一步步发展,应该能干大了。

杨保华还是不同意:我这不成了围观对象了。投机倒把我干过,可不是花生米。以前我就跟你(指秘书)说过,我没卖过花生米。起了“杨八粒”的门头,就等于我自己承认了,这不行!

秘书继续做工作:你可以不出面,雇一个小伙计,花不了多少钱。有门头的零售生意不能骗顾客,但你经营花生米,特色就是“杨八粒”的门头和杨保华你这个人。实话说,为了挣钱,你就豁出脸面叫人围观几天怕什么,为了挣钱吃饭,为了在这个社会上重新再站住脚。等干大了,你就是“杨经理”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杨保华就是不干,理由就是:我当年没有卖过花生米。

此后,他干过很多工作,开过服装店,在浮山所9中同学的公司里干过业务员,在即墨村办企业干过业务员,在吉林路与人合伙开过汽车修理厂等,但这都是给别人打工,挣了点小钱,没挣到大钱。

最后,穷困潦倒的杨保华进了麦岛福利院,1998年在市立医院去世,那年58岁。

(本文根据,《青岛人物》及网络有关内容整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