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琼瑶剧里这段“毁三观”的剧情,揭开民国残酷的另一面...

subtitle
拓跋说 2021-06-23 09:1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请不要再说谁是孩子父亲这样的话了……孩子跟我随母姓,你们都是孩子的父亲,机会平等!”

说这句话的人,是琼瑶剧《水云间》中与多位男性牵扯不清的女二号汪子璇。

由于那个年代还没有一种叫做亲子鉴定的东西,子璇美人一时竟弄不清楚自己孩子的生父是谁,于是她将几位有过肌肤之亲的男性召集一堂,说出了“大家都是孩子爹”这句毁三观的经典台词。

喜当爹的几位男子中,便有剧中男主梅若鸿。

说来这梅若鸿可谓是不折不扣的渣男,明明在农村老家有妻有女,却跑去跟芊芊子璇打情骂俏,压根不管家中妻女的死活。

谁料就在梅若鸿风流快活之时,他的家乡却发生了一场瘟疫,原配妻子带着女儿死里逃生,历经艰险好不容易找到梅若鸿后,才发现梅若鸿早已爱上了别的姑娘。

这段苦情戏,当年不知赚走了多少观众的眼泪。

不过,如今回头看来,那一段段毁三观的剧情,倒也生动地反映了民国“风花雪月”的爱情神话下,隐藏着的民生苦难。

02

瘟疫频发

看过《水云间》的观众或许不会忘记,梅若鸿的结发妻女千里迢迢从四川赶到杭州投奔梅若鸿,全是因为家乡遭了瘟疫,所有的亲人都被病魔夺走了生命。

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观众来说,这段剧情实在“假”得没朋友,无数观众忍不住在心里碎碎念:一场瘟疫就让所有亲人都死光,琼瑶阿姨可真能编。

然而,观众们认为的“人造历史”,其实恰好是民国时代的真实写照。

据学者张泰山统计,民国时代仅法定传染病和指定传染病造成死亡人数上万的瘟疫,就发生了59次,共计造成2500341人死亡,约占全国总人口数的6‰。

这其中,《水云间》故事里梅若鸿的老家四川,更是瘟疫的高发地。

据史料记载,民国时期的四川几乎年年闹瘟疫,而且这些瘟疫还时刻花样翻新,变着种类的闹。

仅1931年到1940年间,四川就发生了麻疹、伤寒、霍乱、天花、疟疾、痢疾等各式疫情,波及范围动辄几十个县,有时甚至达到上百个县。

比如1947年的痢疾大流行,就一下子席卷了117个县,而1948年发生的疟疾则影响更为广泛,四川全省143个县中,有131个县受到波及,占比超过90%。

如此看来,梅若鸿的的结发妻子能坚持到女儿这么大了才去寻亲,还真是不容易啊。

不过,梅若鸿妻子的辛劳,一些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们可能难以理解。

在他们看来,发生瘟疫有啥可怕,找人来救治就完了呗。

这样的想法,放在民国年间想要实现可不容易。

别看琼瑶剧里的男女主角似乎总能轻轻松松上医院,其实真正的民国时代,无论医护条件还是医疗人员,全都是稀缺而宝贵的资源。

据不完全统计,1934年,全国仅有医师7881人,药师380人,与医护人员同样稀缺的还有医疗资源投入。

民国时安徽、浙江、河南等各省的卫生行政经费仅占全部行政费用的0.3%,比教育经费少50倍,就连作为中央行政卫生工作实验区的江西,卫生行政费用占比也只有2.2%。

同时,民国的卫生资源还呈现出主要向一二线重点城市集中的特点。

比如南京市的卫生经费就占到了全部行政经费的7.5%,周边的杭州、上海等地的卫生经费占比也分别达到了7.4%及4.8%。

饶是如此,卫生医疗经费占比依旧少得可怜,而这些本就不多的经费中还有30%-50%用于街道清洁及垃圾处理,真正用于医疗设施的费用更是寥寥。

稀缺的医疗资源很快集中于富人之手,经济落后地区的贫苦百姓,患病后常常求治无门,不得不听天由命。

比如1935年,江苏东海县爆发黑热病,注射一针药水的医药费要15元,许多贫苦病患只能15人一起凑份子,再抽签决定谁来打针治病,没抽中的人只能就地等死。

03

赋重病民

凑钱打针的无奈背后,不仅是民国医疗资源稀少的直观体现,更暴露了民国另一个苦难真相,那就是农村百姓的极度贫困。

在《水云间》中,大渣男梅若鸿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找美女哭穷。

剧中的美女们不是听说他这个月没有茶吃,就是听说他没米下锅,搞得美女们时不时的就要给梅若鸿送米送菜,稍有怠慢还会引发梅若鸿的咆哮。

然而,梅若鸿看似“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苦日子,在他的结发妻子和女儿看来却是天堂。

不少观众或许还记得,梅若鸿的女儿来到梅若鸿家中后,曾一度开心地大喊:“哇,好多白米哦“、”找到爹真好”。

这大渣男家难得的温馨一幕,真实地反映了民国农村的悲惨生活。整个民国时代,中国农村天灾频发。

仅1930年,民国发生水旱灾害的地区就有陕、晋、察、甘、湘、豫、川、热、苏等多个省份,受灾县份高达517县,涉及灾民21113078人。

一些灾情严重的地区还爆发了大饥荒,百姓无奈之下,争相抢食树皮活命,有些连树皮都吃不上的人,便只好卖儿鬻女,易子而食。

到了1933年,水灾再度来袭。黄河中下游现“特大洪水,使陕、晋、豫、冀、鲁各省连决数十口”,而长江流域的赣、浙、湘、鄂也深受水患困扰,造成大面积重灾区。

同样的灾情还发生在1935年,长江流域再度遭受严重水灾,其中仅鄂省一处,受灾民众就高达710万以上,经济损失6亿余元,而黄河流域的的鲁、豫、冀也因水灾损失惨重,其中鲁省灾民350万余人,经济损失超2500万;

豫、冀两省分别有灾民10万、20万人以上,经济损失分别为6000万元、500万元及以上。

水灾接连不断,长江流域各省的附加税却依然沉重。

比如泰县在1921年的附加税为0.912元,到了1929年,附加税就变成了7.012元。

而在苏南11个村的征税记录中也显示,民国时代苛捐杂税繁多,其中1929年的征税项目就达到了23项,税额折糙米1597.94担。

到了1936年,当局的税收变本加厉,征税项目变成了25项,而税额则达到了2131.5担。

江南地区的田赋制度,不过是全国高额税收下的冰山一角。据统计,清代从康熙五十二年到光绪二十九年,漕粮税率增加了210%,附加税的税率增加了128%,而民国在1912年到1928年间,仅田赋正税的税率就增加了393%。

过于沉重的田赋,让地主们不得不疯狂向佃农转嫁成本。“赋重病民”之下,农村经济不断衰落,广大农民就此陷入了贫穷的无尽黑暗中。

一桩桩触目惊心的景象,无情地揭示了那个被包装成风花雪月的民国时代,普通百姓过的究竟是怎样的日子。

想来《水云间》里的梅若鸿,打着追求艺术的旗号离开家乡,也是想要逃避这令人窒息的贫穷吧。

从这个角度来看,《水云间》里那一幕幕爱情戏,远没有梅若鸿妻女这对苦命的娘俩打动人心,只因这对来自农村的母女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民国时代的苦难真相。从这个角度来看,《水云间》里那一幕幕爱情戏,远没有梅若鸿妻女这对苦命的娘俩打动人心,只因这对来自农村的母女像一面镜子,照出了民国时代的苦难真相。

参考资料:巴志鹏《民国时期的农民负担》、翁有为《民国时期的农村与农民(1927—1937)——以赋税与灾荒为研究视角》、胡红梅《民国公共卫生体系及其与疫灾的互动》、柏家文《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四川瘟疫研究》、李洪茹《民国公共卫生研究》、谭晓燕《民国时期的防疫政策(1911-1937)》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