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伊朗今日大选,但总统却不是最高领袖?大选有何看点

subtitle
尖端娱乐团体 2021-06-23 05: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伊朗今日举行总统大选 / 网络

今天,四年一度的伊朗总统大选再度举行,选前伊朗官方媒体公布的民调显示,莱西将以绝对优势当选。不过总统在伊朗政治体制中真的那么重要么?总统的变更会引起伊朗内政外交的改变么?

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在伊朗,总统不是最高领袖。尽管从伊朗宪法对总统权限的定义---总统拥有内政、外交政策众多事务上的决策权,所有国际条约需要总统签字才能生效---但实际上总统指定的各种政策需要领袖点头才能生效,而领袖从幕后操纵总统的机制就是宪法监护委员会。

宪法监护委员会:领袖控制总统的白手套

要理解宪法监护委员会的机制和意义,需先从伊朗的什叶派信仰说起。

根据传统十二伊玛目什叶派信仰,只有不会犯错的完人才有权统治穆斯林教众和世人,比如先知穆罕默德和之后的十二个伊玛目,不过第十二个伊玛目迈赫迪隐遁后,世间再无完人,所以传统什叶派教导民众不要参与世间政治或支持任何领导人。不过到了20世纪,什叶派的宗教教法学家修正了教义,认为迈赫迪隐遁期间应由“道德无暇”的伊斯兰教法学家作为“助手”代管穆斯林信众和全体人类,这个人就是最高领袖霍梅尼和哈梅内伊。

伊朗现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 / 网络

当然,参与国家治理难免会沾惹是非,为了避免领袖道德无瑕的形象被政治斗争玷污,伊朗设立了宪法监护委员会这一机构。委员会由12名法官组成,其中6名为宗教法官,由领袖直接任命,6名为民法法官,由司法部门最高负责人司法总监提名,而司法总监又是由领袖直接任命的。

任何人获得参选伊朗总统资格,必须获得宪法监护委员会批准,后者也因此成为领袖间接治国和控制总统的白手套。所以,所有总统候选人必须是领袖意志的执行者,只要领袖不换,换总统对伊朗的内政外交和体制不会产生任何变化。

当然,还存在一种可能性,如果总统当选前对领袖和体制俯首帖耳,当选后突然有了自己的心思,领袖和体制还有控制他的手段么?答案是,手段很多。

首先,总统的内阁人选需要议会批准通过,而议会成员的当选资格也是由宪法监护委员会确立的,这就确保总统政策的执行者不会偏离体制和最高领袖控制。可是,如果内阁人选也是当选前听领袖话当选后耍自己小心思,领袖该怎么办呢?

所以,第二点,伊朗的内政外交政策表面上由总统和内阁决定,实际上被隶属领袖的各种组织和机构控制。

在经济上,受领袖直接管理支配的穷人基金会和伊玛目里萨基金会控制了伊朗50%的经济,总统下属的财政部和工矿部成了摆设;在军事上,领袖是所有武装力量(国防军、革命卫队、巴斯基民兵)的总司令,武装力量对领袖负责,总统内阁下属的国防部长一职也由直接隶属领袖的革命卫队出身的将领担任;在外交上,与其他国家军事为外交服务的理念不同,伊朗的外交是为国家意识形态军事扩张服务,现任外长扎里夫承认自己是革命卫队圣城旅(主要负责伊朗海外宗教武装斗争工作)司令的仆人。

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与伊朗革命卫队官员在一起 / 网络

此外,在统筹伊朗国内外情报和安全事务政策的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上,领袖哈梅内伊的代表也有一票否决权。

那么,伊朗总统这个职务到底有什么意义,要每四年大张旗鼓、轰轰烈烈地选一次呢?目前看来,总统最主要的职责是替领袖背锅。

比如2015年在领袖的默许下鲁哈尼政府跟美国签署了核协议,不想特朗普上台不仅没有取消反而加大了制裁,伊朗经济再度来到崩溃边缘,领袖作为“完人”自然不能承担责任,反而不停在演讲中批评鲁哈尼政府“天真地”相信西方。

这样,由民众投票选出的总统,在台面上执行领袖的意志,一旦出现政策失误,责任在总统以及投票的选民,尽管总统人选是哈梅内伊控制的宪法监护委员会圈定的。

伊朗总统权力的兴衰

其实,在伊斯兰革命后,总统职务的权力并非一成不变,而是经历了很多起伏,从一开始不太重要,到后来重要过一段时间,再到现在又不那么重要了。

第一任总统巴尼萨德尔1980年宣誓就职,右为首任首席大法官贝赫什蒂,后为伊朗第四任总统拉夫桑贾尼 / 网络

在上世纪80年代伊斯兰革命后的最初十年,伊朗总统之下有内阁总理,总理是做事的,总统提名总理人选后需要议会投票确认,比如1981年哈梅内伊当总统时想提名自己的派系盟友维拉亚提当总理,结果被左派控制的议会否决,最后不得不接受议会给出的人选穆萨维。所以总统权力在被议会拿走了很大一部分,虽然名义上能为国家内政外交决策,但仪式性成分大。

不过当时,总统参选资格是开放性的,并不需要最高机关的资格审查,所以,当选者的政治光谱也很广泛,比如第二任总统巴尼萨德尔后来甚至因与政权政见不合逃亡海外。

1989年,伊朗修宪,取消了总理职务,总理权力被分给了总统和副总统,这样就把伊朗总统从议会的桎梏中解放了出来,这是对总统权力的加分。不过,第二年,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突然半路杀出,强调自己具有确认总统候选人资格的权力,这就给谁当总统设置了关卡,相当于又对总统权力减了分。

在霍梅尼时期,由于其崇高的个人声望以及两伊战争期间国家内部一致对外,各政党在国家发展路线上高度统一,宪法监护委员会像其名字一样,只是对国家宪法及议会通过的法律进行把控,对不符合伊斯兰革命意识形态的法律一票否决。霍梅尼逝世后,背景单薄的哈梅内伊上台,为了维护最高领袖的权威,宪法监护委员会自上世纪90年代起开始“下沉”权力,行使对总统、议会乃至监督最高领袖的专家会议选举参选人资格的审查权,也就是说谁能选总统执行行政权力,谁能当议员去立法,以及谁有资格监督最高领袖,其实还是最高领袖说了算。

乍一看,最高领袖通过宪法监护委员会实现了对伊朗的间接独裁,总统成了摆设。不过有两个因素让领袖无法为所欲为。

一是前总统、革命元老拉夫桑贾尼的存在。他不仅有丰富的政治资源和影响力,还出身富商,坐拥庞大的经济资源,在体制内拥有极高威望。他在宪法监护委员会成员人选上与领袖展开竞争,让领袖无法通过控制完全宪法监护委员会实现对国家的全面掌控。而他在1989-1997年间担任总统期间,无视领袖反对,大力推行私有化和经济自由化政策,改变了伊朗的经济格局。这段时间也是伊朗总统权力最大的时候

拉夫桑贾尼(左)与刚刚上任的最高领袖哈梅内伊 / Wikipedia

二是民间改革呼声。两伊战争结束后不久,霍梅尼病逝,伊朗民众的革命和爱国热情普遍消退,更多开始关注民生和社会自由问题,要求宗教体制放松管制,伊朗体制内部分政客的思想在拉夫桑贾尼私有化大潮下也发生变化,改革派应运而生。最高领袖最初并不认为改革派会动摇体制,试图驾驭国内各派政治潮流将其纳入到体制之内,以继续展现出自己超脱政治派系的领袖角色,加上拉夫桑贾尼掣肘,他很少通过宪法监护委员会来直接控制总统和议会参选人资格。

不过一切在2009年发生改变。因为怀疑谋求连任的保守派总统内贾德篡改选举结果,改革派领导人穆萨维带头抗议,数百万人上街示威,伊朗政权遭遇革命来最严重的危机。领袖哈梅内伊不得不放弃政治超脱的姿态,直接给内贾德背书,而后通过自己培植的革命卫队逐渐剪除拉夫桑贾尼派的势力,完成了对宪法监护委员会的掌控。

到了2013年,唯一能制约哈梅内伊的拉夫桑贾尼开始失势,被宪法监护委员会排除在当年总统大选之外,最后在2017年在家中神秘死去。

另一面,随着社交媒体发展,伊朗民众已经不满足于体制内改革派做出的空洞政治承诺,转而谋求改变体制。而打着温和派旗号的鲁哈尼政府在17年底和19年11月两次依靠革命卫队血腥镇压反体制示威民众,也让伊朗民众看穿了总统大选两派竞争的虚伪把戏,改革派失去了民众根基。

总统大权架空 民众投票意愿降低

失去了拉夫桑贾尼的掣肘和改革派的压力,最高领袖通过控制宪法监护委员会开始全面掌控伊朗体制内的各个角落,总统的权力也被逐渐架空。

2020年,宪法监护委员会剔除议会选举中改革派乃至中间派的参选资格,让保守派轻松掌控议会,在今年的总统选举中,不仅改革派和中间派,连有力竞争总统大位的保守派候选人也被宪法监护委员会挡在参选人大门之外,为的就是让哈梅内伊的关门弟子莱西上位。

伊朗民众也渐渐认识到,国家命运掌握在领袖而非自己投票选出的总统手里,因此对今年大选采取了冷淡躺平的态度。6月初,伊朗官方民调也显示,大选投票率将在40%上下,是伊斯兰共和国成立后的最低点。

不过,宪法监护委员会发言人库德胡达伊倒是提前给体制打好了预防针,称“投票率高低不能决定体制的合法性”。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书房计划作者【世界说globusnews】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