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80万货车司机,拱起一个200亿美金的满帮

subtitle
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6-22 20:1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 杨松 编辑/ 陈晓平

“货运第一股”争夺战有了最终结果,满帮领先一步。

6月22日晚间,满帮集团(YMM.US)在纽交所上市。据最新招股书,IPO募资规模超20亿美元,IPO估值最高将超200亿美元。

满帮有着“货运版滴滴”之称,通过自建平台,连接卡车司机与货主,运用大数据等技术撮合双方交易。

2020年,有超过280万辆卡车司机在平台获得订单,约占1370 万重型和中型卡车司机的 20%。

为什么数千万的卡车司机,能撑起一个数百亿美金市值的公司?

3000万司机,七成单干

货车司机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官方数据,中国货运卡车1500万辆,卡车司机3000万,大体相当于马来西亚一国的人口。

他们是怎样一群人?

“以男性为主,表现年龄偏高,平均36.6岁,52%的司机年龄在31岁和40岁之间,29岁到44岁的青壮年司机占77.4%,初中文化水平的占到57.7%,一半以上。”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社会调查中心参与的《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给出过这一群体画像。

据这份报告,货车司机主要的特点是“自雇体制”,绝大多数(71.2%)卡车司机既是小私有者,又是劳动者。大多数为自己打工——自掏腰包购卡车,自己充当司机拉货

80后李庆就是这样子,远离家乡来到中山市,干了六年货运司机,于2015年自购了卡车,在中山跑长途运输。他身边多数同行也都是个体户。

李庆说,货车司机这行,很难企业化运作,如果开公司,投入多,请人做账就要不菲的费用;挂靠到物流公司,保险等方面支出,也会比个人高出数千元。

他给《21CBR》记者算了一笔账,货车司机人工费每年支出至少小10万元:保险一年1.3万元;六个轮胎,一年都要换一次需要7000元;汽车折旧一年2万元;每年大概跑5万公里,油费支出超过5万元。再加上各种罚款、维修等费用,一年下来,支出不小。

这些固定成本,企业的负担会很重,偏偏运输市场的客户不稳定。

订单分散,肥了撮合平台

何力在湖南做苗木生意,平时跟货车司机打不少交道,他告诉《21CBR》,用车需求很随机,很难确定下一批苗木发往上海还是广东。在客户下完订单后,他会在地方平台发布运货需求,留下联系方式,等货车司机联系洽谈运输交易。

李庆的客户来源,一是朋友介绍,二是朋友圈发广告,三是打印名片,发给服务过的客户。

除了需求的及时性,货车司机只有平安将货送达,才能拿到足额运费。

李庆提到2018年一个单子,从广东省跑到四川省。客户告诉接货方是6点装完货,完全装完则要到晚上10点了。路远时间短,李庆只能人停车不停,再请一位司机,两人轮换着开货车。

开到目的地,李庆又累又困,也不能在驾驶室休息,“没明着说让你帮忙卸货,但少一件货怎么办?”

除了下场卸货,还要跟装卸工人搞好关系。李庆的经验是,为工人买几盒烟、几瓶水,打过招呼,对方装卸时也会格外照顾。

面对复杂的作业环境,司机只有在为自己工作,才能激发责任心,若是公司化模式,管理成本过于高昂。没有公司托底,成购车、保险、维修等费用均要靠司机个人,抗风险能力低。

即便是公司化运营的物流公司,找到稳定的货运客户也不容易。据《卡车司机调查报告》,仅有七成货运公司拥有固定货主,另外三成也需要靠信息平台、熟人推荐。

供给侧,90%的市场由长尾个体卡车司机组成;需求侧,波动性较大,合同性市场占比有限

这些行业痛点,就给了满帮这样的第三方平台机会,可以做精准货车匹配平台,进行运力的调度。

满帮的一个投资人公开分享说,这个货运版的滴滴打车,“帮车来找货,帮货来找车,司机使用满帮的平台后,将80%的空载时间都节省下来,每个月收入增加30%。”

2020年,满帮以7170万份订单,成交了1738亿元的GTV(平台总交易额),约占中国数字货运平台GTV总量的64%,全年服务了280万司机。

2021年的第一季度,满帮平台货主(Shipper)的MAU达到约140万,完成了2210万个订单,GTV为515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70.2%和108%。

按这样推算,满帮平均每天分发24.56万个订单。

“抽佣”提高,在做两手准备

相比滴滴直接向司机抽成,满帮的商业模式要温婉得多,至少到2020年中,与货车司机的冲突不大。

2020年,满帮集团的收入39.55亿人民币,主要由货运匹配服务、增值服务两个板块构成

51%的收入来自货运经纪(Freight Brokerage)服务。简单说,满帮会与平台上的货主签订合同,为他们提供货运服务和平台服务,再向平台上的卡车司机购买货运服务,从中赚取差价。

有20.9%的收入称之为货运挂牌(Freight Listings)服务,本质是一种会员费,货主支付一定费用,可以在满帮平台免费发布一定数量的运输订单。增值服务贡献了24.5%的收入,其中又以信贷解决方案(Credit Solutions)为主。

直接从平台司机抽交易佣金的收入,去年只有6612万元,收入占比1.7%。

2020年8月,满帮才在3个城市试点,对平台订单收取佣金,后来扩大抽佣城市范围。

今年的前3个月,满帮已对60个城市的货运订单收取佣金,GTV为86亿元,占到60个城市GTV总量的89.6%,收取的佣金总额为4660万元。若按此计算,平台抽佣率达到了5.4%,且9成交易要提取佣金。

现在,交易佣金是满帮商业化的增长点,占比提升非常快,一季度佣金收入达到8550万,占到8.67亿总收入的9.85%,已接近1成。

来源:官方公众号

满帮敢于扩大抽佣,依据是试点后,“日均订单量和卡车司机保留率保持稳定”,但是,平台汇聚了大量订单,个体司机未必有多大选择。

货车司机群体看似是“有产”的个体户,收入并不高。

李庆说,很多司机贷款购买卡车,每个月都要供车贷,生活压力很大。“没啥文化,打工月工资也就4000多,这一行门槛低,上有老下有小的,大大小小一家需要自己。”

他称,跑长途时睡不踏实,也吃不太饱。高速公路服务区东西太贵,价格最低的面,一碗要25元,司机干重活,很难吃饱。

公路物流平台G7在2017年的数据显示,货车司机月均收入仅为6000元,低于快递员、外卖员。

满帮一旦提升货币化率,在资本侧是好事,对于司机则是另外一番味道。已有卡友在满帮快手账号下留言,抱怨平台给的运费过低、只考虑货主等问题。

货运司机风餐露宿,辛苦收入也不高,行业难留住新人。据李庆观察,年轻人都不愿干了,身边90后、00后这些年轻人的驾驶员少了。

满帮也开始两手准备。

5月末,重卡自动驾驶公司智加科技(Plus)2个月内完成4.2亿美元融资,满帮跟投此轮融资,且是智佳科技的独家合作伙伴。智加与一汽解放推出了高级别自动驾驶重卡产品,将于今年年中实现量产上市。

来源:官方公众号

自动驾驶公司MINIEYE联合创始人王启程告诉《21CBR》记者,自动驾驶卡车的商业化已经开始,“至于大规模落地,相信能够在未来5年时间里看到。”

满帮称,相信自动驾驶卡车会大幅节省劳动力和燃料成本。

从这个意义上说,满帮没什么好担心的,“公路上的游牧民族”才要操心,他们怕罚款,怕出事,可能还要担心工作一去不回了。

(应受访者要求,李庆、何力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