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年纪最小的战士:她10岁参加抗美援朝,晚年重病时不忘战斗使命

subtitle
诗意世界 2021-06-22 19:07

这大概是人类近现代史上最残酷的一场战争。战争的实质是志愿军以血肉之躯对抗钢铁,如果没有必死献身的精神是无法实现的,“这要归功于政工宣传的作用”,特别是像小香这样的文艺兵。——《解放军报》前高级编辑的洪炉

抗美援朝在中国是家喻户晓,在世界上更是人尽皆知。很多人只看到了战争的结果,却无法懂得战争过程的残酷,尤其是对于当时落后的新中国,那是一场无法言说的伤痛。科技面前,落后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种代价不仅是战场伤亡方面,而是全方位的。或许你会为长津湖“冰雕连”的故事痛恨不已;或许你会为黄继光向死而生的悲壮伤心流泪;或许你会为志愿军战士一把炒面一把雪的饮食扼腕叹息;或许你会为志愿军将士前赴后继杀向敌阵的英勇震撼……

这一切的背后都是实力的悬殊,我们应该铭记先烈们的不易,而不应该用“自己的标准”去苛求他们,他们是最可爱的人,每一个人如果呈现在我们面前,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都是值得我们佩服的英雄人物。

今天,要给大家讲述的是抗美援朝女战士沈一香的故事,她参加抗美援朝的时候年仅10岁。

这张照片拍摄于1950年冬天,照片左边这个小女孩叫沈一香,只有10岁。

机缘巧合,抗美援朝

战争就像雪崩一样,让所有的人身不由己。身处乱世,命如草芥,人生如同苦瓜,品味起来五味杂陈,“苦”味首当其冲。

沈一香本应该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庭,她的父亲原是国民党军官,父母对她是疼爱有加。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49年的中国时局动荡,国军兵败如山倒,沈一香父亲所在部队坚守的江阴要塞危在旦夕。

沈一香父亲心里也明白江阴要塞守不住,他提前遣散了军中一直跟随他的江苏乡亲,并且将沈一香的母亲和年幼的沈一香一并遣归。

1951年4月,还没过11岁生日的艺兵,跟随志愿军工程兵第18团宣传队入朝作战。

后来,江阴要塞留守的大部分国军将士不愿陪葬蒋家王朝起义,顺势而为成为正义之师。但是沈一香的父亲却选择顽抗到底,战败被俘成为人民的阶下囚。

沈一香和母亲随着逃散的人群颠簸流离,无处安身。到达长沙的时候,沈一香的母亲实在难以供养两人的生活,她就四处打听,希望为沈一香找一个能活命吃饭的地方。

后来,她通过沈一香的姨夫(我党的地下党)为沈一香找到了一个谋生的地方——解放军工程兵重机械团宣传队。年仅10岁的沈一香就这样成为了一名解放军战士,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

很快,新中国决定抗美援朝。1951年沈一香所在的重机械团以志愿军工程兵第18团的身份前往朝鲜,她那时还不足11岁,对很多事情还是懵懂无知。进入朝鲜后,她牙齿脱落时不知所措,心里记得母亲曾经告诉她小孩子掉落的牙齿要扔到高处,她爬出防空洞把脱落的牙齿扔到高高的地方。

初入朝鲜,志愿军工程兵第18团受命在平壤西面的永柔修建机场,1945年4月15日刚满11岁的沈一香就见证了战争的残酷无情。

敌人为了阻止我军修建机场,每天向永柔投放大量的定时炸弹。为了排除这些炸弹,缺乏专门工具的志愿军工程兵以班排为单位排成一字形横列,拿着铁锹探查钻入地中的炸弹。如果发生爆炸,牺牲的就是整个班甚至整个排,炸弹威力巨大,被炸的战士往往难有全尸,血淋淋的场面给沈一香幼小的心灵造成很深的心理影响。

但是,这只是开始,战争还在持续……

战地金达莱,戈壁马兰花

抗美援朝是我军用精神与美军钢铁的较量,面对武装到牙齿的美军,再英勇的战士多少都有些“恐美”心理。沈一香作为宣传队的一员,她的主要任务就是和宣传队一起通过各种方式帮助战士们战胜这种“恐惧”心理。

在《抗美援朝战争政治工作经验汇编》中志愿军政治部总结说,在鼓动与宣传结合中一是要宣传胜利,“对整个的胜利消息,兄弟部队的胜利消息,尤其是友邻班、友邻排、友邻连的消息都要向大家及时传播;特别是英雄人物的事迹对人们的鼓励更大。”此外,还要宣传经验、宣传情况。“如果战场上当时有功,当时就记,当时就传播。”


有效的鼓励办法还包括表扬、壮胆、激发、解释、比喻等10项。以“比喻”为例,在战斗中,美军溃乱,胡闯乱撞,就说:“美国兵像一群羊似的,比国民党好打多啦。”“这些比喻有效地增强了大家的必胜信念。”

沈一香参演的相声节目《一片阿司匹林》就是批判“恐美病”,最受战友们喜爱,不仅消除了一些战士心中的胆怯,也会促使他们更加勇敢地战斗。在残酷的战争中,沈一香见惯了生死——经常见到敌人飞机疯狂扫射,战友们成片倒下;宣传车队为躲避敌机轰炸发生翻车,战友们受伤无法及时医治死去;行军途中受伤只能忍着伤痛继续行军……

沈一香虽然年幼,但她也在战争中逐渐变得坚强,她得到了周围人的爱护、保护。行军时,战友们轮流让她骑在脖子上行军;她想家哭着喊“妈妈”的时候,组织上专门派出人员与她谈心,缓解她的心理压力;她12岁生日的时候,她想她想吃“香椿炒鸡蛋”,战友们费尽心机,凑钱满足她的愿望……

硝烟弥漫的日子虽然苦,但是留给沈一香的都是温暖的记忆。她也成了大家最喜爱的一位文艺兵,她的名字在18团人尽皆知。

1953年停战后,沈一香调到了仍在朝鲜驻扎的23军文工团,这个时候她给自己改了一个很符合身份的名字:艺兵。后被送到朝鲜国立艺术剧院等单位学习朝鲜舞蹈蹈。

这张照片拍摄于1958年,当年的小女孩这个时候已经18岁了。她也有了一个新的名字,艺兵。

因为这段特殊的经历,艺兵成为当时中国朝鲜舞跳得最好的人,1958年回国的时候,艺兵已经是一个楚楚动人的大姑娘了,10岁到18岁,整整八年,异国他乡的战火岁月留给她的是一段温暖的记忆。

回国后,艺兵进入总政文工团,在舞台上大放异彩。后来她被“两弹一星”试验场上战士们扎根大漠、为国防事业无私奉献的精神感动,自动请缨来到大漠深处的马兰,加入春雷文工团。她和文工团的同志们一起,深入试验场各地深度采访创作,将感人事迹搬上舞台。

朝鲜舞《三千里江山》和反映“两弹一星”的舞蹈《孔雀舞》,伴随着艺兵的艺术道路,也是她一辈子跳不够的两支舞曲。

在这里一干就是好多年,直到上世纪60年代末,试验场文工团被解散为止。她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硝烟弥漫的抗美援朝战场和黄沙莽莽的罗布泊核试验基地,她无怨无悔。

结语

奉献二字说起来容易,做到谈何容易。沈一香(艺兵)经历了母亲自杀(1955年因经受不住丈夫带来的压力以及女儿在前线的安危折磨自杀)、上世纪60年代末文工团解散后被转业到长沙的一个劳改农场(受家庭影响)、失业后再到电子仪器厂工作、父亲特赦后无法团聚(她的家庭因为怕受牵连而反对)等不公平遭遇,依然保持着一份对祖国和人民的赤城之心。

2018年她突发脑溢血……她的女儿回忆说:

“她住院前几个月,右侧身体完全没有知觉,语言功能也障碍了,但她真是当过兵的,坚强极了。记得终于能说一两个词语的时候,我问她身体好了以后最想干什么?她使尽浑身力气,挤出两个字:跳舞!”

她是坚强的战士,她是生命的舞者。她和那个时代大多数无私奉献的人一样铸就了新中国的骨气和底气!(图片均来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