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新疆建设兵团:中国特殊的"部队",不拿一分军饷,戍边屯垦71年

subtitle
顾三秋 2021-06-22 18:2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新疆自治区3000多公里的国境线上,分布着一支集党、政、军、企四种职能于一体的庞大"部队"

至2019年,其辖区面积不到新疆自治区的百分之十,300多万人口也仅是新疆总人口的百分之十,却为整个新疆贡献了百分之二十的生产总值。

也就是说,当时这支特殊"部队"的人均GDP,是新疆人均GDP的2倍。如果将之列入全国榜单,已足以排到全国第四,仅次于北京、上海与江苏。而就在71年前,这支"部队"仅有17万人

军粮不够吃的年代,开始第一次创业

1949年,国民党大势早去,解放战争已进入最后阶段。中央决定在10月1日举行开国大典,解放军决心尽快收复这块被国民党军占领的,大陆最大的一块土地——新疆。

对手是10万余国民党官兵,谁也没想到解放军甚至没用多少力气,便轻而易举地拿下了新疆,这是怎么回事呢?

1949年9月25日,陶峙岳发出通电宣布起义,归降解放军。开国大典前5天,新疆和平解放。

而早在1945到1946年之间,作为国民党新疆省警备总司令的陶峙岳,就与和平将军张治中合作,秘密释放了包括重要党员在内的100余名俘虏,与共产党结下了深刻友谊。

新疆解放后,陶峙岳只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尽力解决这10万余名国民党官兵的安全和生计。但当时加上王震将军率领的解放军第一兵团,共有17万名官兵驻扎在新疆。

本来新疆就有400多万人,怎么可能养得起这么多个壮汉?新中国又刚成立,中央正想着缩减军费开支拿出钱和人力物力支援各地生产建设。这么多张嘴需要吃饭,怎么办?

这时,王震将军向中央提议:就地屯垦,让官兵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其实,解放军从成立之初就有屯垦的习惯。

当时为了补充物资,许多军队不打仗时都会种地,种的大多是番薯、土豆、玉米、辣椒之类方便种植与储藏的粮食。

毛主席在延安时期尤其爱种辣椒,也种过番茄。

而解放军第一兵团的前身,正是以屯垦出名的八路军359旅,当时的指挥官也正是王震。

如今仗都快打完了,有这么多体力好精力足的年轻汉子,不拉去搞生产,岂不是"暴殄天物"?

于是,1950年1月,驻疆人民解放军开始了新的"作战"——将主要力量投入到生产建设中

士兵们又扛起了锄头开始垦殖生产,并且在当年就实现了粮食大部分自给,食油蔬菜全部自给自足。

到1953年时,新疆军区将所属部队整编为国防部队和生产部队两个部分,其中生产部队开垦有农牧团场43个,耕地77.26千公顷。

兴办包括工业、交通、建筑、商业、科技、教育、文化、卫生等企事业单位。

短短四年里完全实现自给性生产,堪称奇迹

这时的中国,抗美援朝战争早已胜利结束,国内剿匪也接近尾声。国家迫切需要加派人手去发展经济

当时不仅是新疆,全国各地到处都有部分解放军脱下军装,扛起锄头拉起牛羊,穿起工服。

1954年10月,驻新疆解放军第二、第六军大部,第五军大部,第二十二兵团全部,集体就地转业,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以下简称新疆建设兵团),其使命是劳武结合、屯垦戍边。

新的使命终于到来,一支不穿军装,不要军饷,永不转业或退役的"部队"宣告正式成立。

当时,兵团总人口仅有17.55万。而在之后,不断有知青、专业军人以及技术人员等加入,兵团人口开始迅速扩增

这支特殊的"部队"在新疆的和平与发展中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1962年,受国内外局势影响,新疆建设兵团调遣1.7万余名干部、职工在漫长的边境沿线建立了纵深10公里到30公里的边境团场带,从此真正承担起了"戍边屯垦"的重任,兵团的产业结构也随之开始发生转变。

到1966年底,新疆建设兵团总人口达到148.54万,较刚成立时翻了将近9倍,并拥有国营牧场158个。

此时的新疆建设兵团,在当时仍是受中央倚重的带动西部地区经济的标杆。

取消后又重建,开始第二次创业

1975年,新疆建设兵团被取消,改建为新疆农垦局

改革开放后,其余省市的兵团大多转型成了国营企业,如黑龙江省生产建设兵团就是如今鼎鼎有名的北大荒集团的前身,唯独新疆建设兵团在1981年被恢复了设立。

并且,1990年,中央批准新疆建设兵团进行计划单列,成为现今中国唯一的集党、政、军、企于一身的一体化组织。

至2019年末,新疆建设兵团生产总值达2747亿元,占新疆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二十;人口近325万人,占新疆总人口的百分之十。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虽然改革开放以后新疆建设兵团的经济得到了快速恢复,其经济增长一开始却并未再像之前一样同时带动新疆整体的经济

正如部分经济学学者于2009年研究指出:在1952年-1973年之间,新疆建设兵团与新疆经济增长是相辅相成的,而在1978年-2006年,新疆经济增长仍在促进兵团经济增长,但兵团对新疆经济增长的影响力却降低了。

这一变化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可以知晓的部分原因在于,一方面,兵团的职责在1978年后因为安全形势原因发生了变化;另一方面,另有学者在2010年对新疆建设兵团的产业结构与其经济增长的经济学分析中指出,兵团的产业结构在1978年前后发生了剧烈变化。

自1962年开始,兵团的第二产业占比就开始了下调,但直到1975年被改编为新疆农垦局以前,其第二产业占比仍在较高水平。

有相关研究指出,正是第二产业占比的提升,对新疆经济的发展起到了最大的帮助。

新疆农垦局成立后,主管全疆国营农牧团场的业务工作,内部第二产业占比自此加快了下降,与此同时,其第一产业占比开始加快上升。

到改革开放之时,其第二产业达到了历史最低水平,远低于其第一产业。

然而,1978年到2006年间,新疆整体的产业结构中,却先是第二产业占比最高,并在之后经历了先降后升;与此同时,第一产业与第三产业占比开始增长。

最终,达到了第二产业占比最高,第三产业其次,第一产业占比最低。

新疆建设兵团则在1978年以后对其第一产业占比进行了下调,第二、第三产业占比有所上升,于2006年稳定在第一产业占比最高,第三产业其次,第二产业占比最低的态势。

总而言之,此时兵团的发展与新疆整体发展是"不协调"的,整个新疆都在搞工业化的时候,兵团因为种种原因还在发展"绿洲经济"。

在学界与业界的呼吁与现实迫切需求下,兵团开始了加快转型,大力发展城镇化、新型工业化与农业现代化。

到2013年,兵团的第二产业占比逐渐达到了三产中的最高,城镇化的作用开始凸显。

直到21世纪初,还有媒体曾报道人们乘坐绿皮火车,进入新疆"淘金"的盛况。近年来,新疆建设兵团大力发展采棉机械化,至2020年,新疆建设兵团棉花年产量达到213.41万吨,占全国的36.1%,占自治区的41.4%,机采率已达到了90.9%。

兵团能否续写创业传奇?

若是将新疆建设兵团当成个大型的国有企业,我们原本可以因为其以一己之力向新疆贡献了百分之二十GDP,而想到杭州的阿里巴巴

虽然二者本质不同,但它们对地方经济发展的作用却可以殊途同归。

阿里作为新兴产业的代表,因此为杭州经济注入了极强的生命力;新疆建设兵团则有中央与地方支持优势,以及其独特的管理模式,这使得它得以拥有较好的资源与强大的调控能力。

到如今,新疆建设兵团不仅在经济发展与城镇化方面成果显著,其正大力发展的民生事业、社会事业,更是正在为新疆的后续创新发展"铺路"——新疆建设兵团已完成14座城市的建设,建有627所以上学校,包括石河子大学、塔里木大学等9所普通高等学校。

有了阿里的杭州如虎添翼,正快速跃升其全国地位。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新疆建设兵团也能续写辉煌的创业传奇。

注:新疆建设兵团人口数量最新数据在2019年末统计,部分数据据此计算。

参考文献:

基于结构突变的兵团和新疆经济增长的分析,徐永利、胡锡建

协整

体制特殊区域产业结构与经济增长关系实证研究——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为例,张振、于鸿君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历史与发展》白皮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