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历史洪流中的洛阳,从“大”城市变成三线工业城市,依然魅力无穷

subtitle
苏丹卿 2021-06-22 17:28

从四月下旬的洛阳之旅直至今日,已过去两月,洛阳牡丹花会早已结束,它成了来年春日的一种期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王城公园看完洛阳牡丹后,硬盘里的照片仿佛也凋谢了。若是突然公开,于互联网时代而言,是种“一言难尽”的慢半拍和过时。

对于游记的发布,时间点非常重要,但灵感更重要。可有时候,时间和灵感都有了,却少了一个要“诞生”它的契机。

显然,这一段无关洛阳牡丹之游记的“费舌”之后,将迎来正题。(尽管,我也曾及时发布过相关游记。)

《洛阳在最后的时光里》是我在结束洛阳之旅后所买的书籍之一,它不是严肃的历史考古,其文笔流畅自然像散文一般,但夹藏历史思考,这在我看来更像是作者畅游在北魏洛阳的河流中,去追忆当时洛阳的繁华与冷寂,癫狂与失控。

看完这本书后(正前往沈阳的“飞行中”),脑海里突然浮现今年四月下旬的洛阳行,此篇“迟来”的游记也是在飞行中完成,真是突然。

王城公园赏牡丹,记忆在长河中滚动寻觅,既在东周,也在北魏和隋唐,大路上的游春的景象是这个城市最盛时的宴乐,仿佛是一出亘古以来就不曾落幕的巡行,出发,归来,舞毕,歌启……

洛阳牡丹,于唐最盛,当时全城赏花之盛况于古人留下的无数诗篇、史料记载可窥见一二。今之传承,牡丹花会之热情更是吸引了八方游客,颇有当年“花开时节动京城”的繁盛。

洛阳的春日是朝气的,是活跃的,充满富足奢华和高雅生活的精神追求。这一点,不用去看隋唐,仅是北魏就已令人惊叹。

司马光曾写《看花绝句》:“洛阳春日最繁华,红绿阴中十万家。谁道群花如锦绣,人将锦绣学群花。”

可见,即便没有提到牡丹,洛阳的春天也是“花之洛阳”。

但牡丹给洛阳带来的是高雅生活与人文环境是另一高潮,就像今天的洛阳牡丹对外宣传的那样,“五千年厚土,十三朝花香”。

从白马寺坐公交回城里的时候,沿途路上见到不少有关“洛阳牡丹”的宣传语,其中,“五千年厚土,十三朝花香”记忆犹新。

难怪每年的春天,洛阳牡丹花会、洛阳牡丹文化节是如此热闹。

想必,东周王城的古人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王、侯领地会在千年之后成为寻常百姓的赏花胜地,其热闹程度可能远胜于当时。

但如《洛阳在最后的时光里》所表述的那样,洛阳的古迹绝大多数或消失或掩埋,其遗址之上要么是农田开垦,要么是开发建设。王城公园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可这也恰好说明,洛阳人的生活状态与人文环境是与千年之前的古都气息是彼此勾连的。

无论世道变迁,人情相仿,人性也是自古攸同的。不由得又想到另一件事,与王城公园也有关。

去王城公园的路上,途经七里桥,一个洛阳大爷在桥面上写字的场景至今难忘。他说,在洛阳,类似景象太多,王城广场写字的退休老人太多。

大爷很热情,一边带领我欣赏他写的字,一边从“汉字”中剖析做人做事之道。

“写好中国字,做好中国人”,这一番风骨于洛阳大爷身上仿佛是有了时空穿越。北魏也罢、隋唐也罢,洛阳的“时间”是历史的化身,洛阳人的精神是“天下居中”的缩影。

虽说“洛中洛外”伟大的宏大图画,只能靠些微残片上的色彩与光泽来重建。

但面对历史变迁过程中的不可抵御与无奈,洛阳人依旧发挥着古都魅力,令外来游客谈起“洛阳”,与中古世界的外地人一样,不由发出惊羡的声音。

洛阳的春,花之洛阳,从中古世界到二十一世纪,从昔日的古都、世界“大”城市到今天的普通二三线工业城市,“历史”对洛阳的各种安排引人遐想无限。

一面是“风景不殊”,一面是“风景不复”,对于洛阳的中古遐想与现代思考,全看你有没有从彼到此的心会。若有,或还可以在时光里接续这绵延不绝的长河之水。

为此,赞叹一句,去王城公园赏花的路上,与洛阳大爷的相遇可真是一个漂亮的开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