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讲情怀的亚朵,曲折的上市路结束了吗?

subtitle
互联网那些事 2021-06-22 17:2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亚朵又又传上市了!

只是这一次,亚朵可能面临的挑战还会更多。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21年6月8日,被称为“中国新住宿经济第一股”的亚朵正式递交招股书,拟在纳斯达克上市,而早在2019年,亚朵就计划在A股上市,但在半年期间,亚朵的辅导机构就从中信建投更换成了中金公司,上市板块也换成了创业板,但很快,2020年1月,疫情爆发,酒店行业随即迎来重创,最终上市夭折。

而如今,亚朵再提上市议程,疫情平缓之下酒店业逐渐恢复,亚朵就急着登陆IPO,可能原因有二,其一则是逐渐放缓的扩张速度,是否表明亚朵的现金流出现了窘境?其二则是亚朵的概念型酒店,可能正在逐渐降温,亚朵需要抢先上岸。

那么,瞄准文青的亚朵酒店干的究竟是一门什么生意,狂打概念的亚朵和华住如家等老对手又有什么不同,酒店IP化的故事,亚朵还能讲下去吗?

且看本文分解!

酒店IP化:亚朵收割新文青

其实酒店生意在国内已经不是一个新鲜事了,在古早时期的宾馆、招待所,酒店行业已经衍生出各种细分层次,国外有汽车旅馆、假日酒店,国内有快捷酒店、高端酒店,也演化出来了青旅、民宿等多样业态,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中国大陆(不含港澳台地区)2019年酒店数量为88.4万家,预计在2021年年底这一数字将达到150万家。

而在这个赛道中,除开全球酒店,本土头部选手华住、锦江之星等成名已久,松木酒店等独立酒店也小有规模拿下500多家门店,国内的酒店行业好像已经没有什么新故事了。

但亚朵的创始人“王海军”则将亚朵定位为“一个以摄影和文学为特色的中高档连锁酒店集团”和“中国领先的生活方式品牌”,并且基于此打造出了“亚朵酒店”和“亚朵生活”两大品牌,这也是亚朵的主要营收来源。

按照王海军的构想,亚朵想要打造一家人文酒店,把书本、影集、服务加入进来,在实际运营中则是通过联名的方式,用以实现自己的“酒店+人群+IP”模式,即通过具体的IP人群来开展运营。

喜欢某个IP的用户,为该IP的联名酒店消费的可能就会更高,自吴晓波联名之后,亚朵与知乎、网易严选、同道大叔、虎扑等知名IP纷纷开展联名,而且选址均为热门商圈,例如网易云和亚朵的联名酒店就开在了成都的春熙路。

通过对人群的吸引,亚朵打出来自己的品牌。

不过亚朵的酒店IP化到底怎么样?

故事讲的好,不如酒店卖得好

据数据显示,亚朵至今已经拥有主题联名酒店14家,但在总量606家的数量面前占比并不高(2021年3月31日数据)。

我们不妨再看看亚朵的经营数据,据招股书和天眼查数据显示,亚朵营收主要来自于三个部分,加盟店、直营店和零售项目。

亚朵2020年实现净收入15.67亿元,与2019年的年收15.67亿元持平,加盟店营收占比为59.1%,直营店占比31.7&,其余的则来自于“亚朵生活”小程序和天猫旗舰店等。

但即使J净利润持平,亚朵的净利润已经从2019年的6496万元骤降到2020年的4205.1万元,降幅高达37.8%,而查看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亚朵的RevPAR(指每间可供租出客房产生的平均实际营业收入)也不及2020年的284.7元,仅为238.1元,这意味着亚朵的颓势还在继续。

而据亚朵的财务数据显示,亚朵目前已有现金为8.84亿元,流动债务为9.74亿元,即使负债率还不算太高,但对当下亟待高速扩张的亚朵来说,可能会比较紧张。

如果从扩张风险上来看,亚朵在现金流吃紧的情况下,大概率会选择倾向于增加加盟店规模而不是直营,用降低风险,不过亚朵仅仅创办七年,在品牌实力尚未进行验证的情况下大举扩张加盟,还需要一点勇气。

以国内最大酒店集团华住为例,2010年,华住自营酒店的数量仅为243家,而在华华住发展的前五年,并未有大规模扩张,而是在品牌调性、酒店质量上下功夫。2020年这一数量为753家,但加盟店为5746家,华住在国内的品牌耕耘一直在线,所以才能支撑起如此之规模的加盟。

如果放到亚朵身上进行考量,继续盲目的讲故事,对其品牌的价值是一个重大考验。

上市之后:酒店业的新战争

那么我们回到亚朵的定位上来,即“一个以摄影和文学为特色的中高档连锁酒店集团”,并且刻意强调生活方式,这在实际运营中则体现在,酒店花费了过大的空间用于“休闲区”,对房间区域进行了压缩,亚朵的房间也就显得较为紧凑,而对大多数人来讲,公共区域可能并不会做过多停留,这些体验终究是除了“住宿”之外的次要体验。

实际上亚朵的所有概念,都依旧在中端酒店中打转,这一赛道已经高手云集,竞争激烈。2016年,中端酒店开始成为风口,华住、亚朵等各大品牌开始快速增长,经济型连锁酒店增长开始出现明显下滑,中端及以上年签约量的年增速持续超过25%,中端酒店发展已经经过了拐点,而到了2021年,这一数据已经下滑至10%下。

华住的打法则是,花将近五年的时间进行品牌建设,将不同层级的酒店进行差异化分层,而亚朵瞄准中端酒店市场,其体量仅仅接近于拥有795家(截至2020年12月)的全季酒店,亚朵的品牌不足以与华住抗衡。

另一选手锦江也在中端酒店发力,据财报显示,截止2020年,锦江酒店旗下已经开业的中端酒店达到了4422家,占总酒店数目将近一半,客房51.25家,同比提升至55.74%。

与此同时,多种概念型品牌酒店也在持续崛起,例如主打小清新的松果、君亭、开元。而随着携程、爱彼迎等旅游平台的崛起,针对旅游市场的定制版民宿、酒店逐渐成为市场宠儿,据数据显示,仅在2020年疫情之下,全国新开业民宿高达5.7万家,同比增加34%。

亚朵陷入鏖战。

亚朵在资金流吃紧的情况下,不妨收缩战线,发力当下火热的旅游地市场,针对性的推出定制联名,尝试将酒店与旅游地进行捆绑,或许能在新旅游经济中分得一杯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