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她的故事:查出恶性肿瘤的那一刻,她发现了婚姻的真相

subtitle
共执桔梗枝 2021-06-22 14:5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绮墨言

每一个即将下班的时刻,段菲总是无限惆怅,她情愿被留在单位加班,也不想回到家中。

却,不得不回。

她慢吞吞地收拾东西,再慢吞吞地走出单位,最终不得不拿出钥匙,打开大门,进入那个让她毫无留恋的房子。

那一瞬,仍是一如既往的模样。

儿子窝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摆弄着书包,老公孙昊则完全沉浸在手机游戏中,无视其他。

虽然这样的情形早已刻入脑海,再次呈现之时,她仍是忍不住发火的冲动。

“孙轩然,不写作业在那儿耗什么呢!孙昊你TM早晚死到游戏里!”

显然,这一通发泄于那父子俩人毫无震慑力。

他们继续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仿佛她这个人压根就不存在。

她一边将外衣、包包挂到衣架上,一边骂骂咧咧地走进厨房。

洗菜、淘米、切菜、炒菜,她熟练地做着家务,脸上是麻木,内心是焦灼。

她想着晚上还要给孙轩然辅导功课,还有一大堆要洗的衣服,还要提前准备明天早餐的材料,还有,还有……

唉,还有什么来着,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哦,对了,还得给自己预约个门诊。

想到这里,她的情绪中更多了一丝烦躁。

01

吃饭的时候,她故意对儿子说:“然然,晚上作业要写快点,妈妈还要在网上约医生。”

说完,她偷偷地瞄了一眼正埋头吃饭的孙昊。

他果真毫无反应。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眼泪生生地憋了回去,心里却燃烧着一团火,将她灼到发狂。

这个晚上,段菲菲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她想起第一次见到孙昊的场景。

他笑着说:“你好像我的一个同学。”

她戏谑道:“是吗?这种认识女生的方式太老土了哦。”内心却是按捺不住的喜悦。

他高大、阳光,声音又出奇的好听,绝对是她心中最理想的恋人。

那日的风斑驳了满地的树影,一如那皱起的水波,暗涌的情愫,如梦幻般醉人。

她爱上他,并迫不及待地嫁给他,是那么的自然。

她曾发誓要用一生的柔情去温暖他,却不曾想,她却被回报以日复一日的冰冷。

她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他们怎么就一步步将日子过成这样了?

结婚多年,从最初的缠绵悱恻到现在的两看相厌,只是一场春与秋的距离。

摧毁爱情的从来就不是婚姻,而是时光。

今年的某一天,她特意穿着刚买回来的裙子在他面前“秀”了一圈。他只将眼角微微一挑,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这款式不适合你。”

她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温情,在那一刻消失于无形。

她走回卧室。

镜子中的自己面容憔悴,无比精致的裙带却掩映不住突兀的赘肉,她自嘲道:“原来如此!”

那日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她本想安排一场温馨、浪漫的仪式……

02

“他好久没碰过我了。”段菲如是想着,内心涌起万般苦涩。

那些来自生理和精神上的欲望她不是没有过,只是,在无数个背对而眠的夜里,她不得不亲手将其扼杀。

最终,从青年熬到中年,从渴望演变为无所期盼,她的身体和心灵一样的麻木。

“这样也好,无欲无求也就无所畏惧了。”她的嘴角挤出了一丝笑,那弧度定是难看极了。

其实,她在这场婚姻里输掉的又何止是激情?

还有这副快要破败的皮囊!

那不仅毫无光彩,又病恹恹的皮囊。

她已经连续不规则出血一个月了。

最初并没有在意,后来无意中在网上看到宫颈癌、子宫癌之类的提示,她才吓了一跳。

原来,她也是惜命的。

快天亮时,她终于沉沉睡去。

梦里,她见到了许多光怪陆离的东西,有妖魔,也有形形色色的陌生人。

第二天,医院诊室中她忐忑地盯着医生的表情,和那双飞速敲打着键盘的手。

“医生,请问我的病严重吗?”她迫切地想打破这让人窒息的沉默。

“你先去做套检查吧!”医生将几张单据递给她。

她机械地去排队、缴费、化验,脑袋却飞速地运转着:健康是福啊!如果这次能化险为夷,她一定好好过日子,丢掉所有坏脾气和负能量……

几天后,检测单上“恶性肿瘤”那几个字将她的精神彻底击垮了。

“妈,啥时候做饭啊?我都饿了!”儿子有些撒娇的声音竟然让她瞬间泪目。

她努力将哭泣吞咽下去,温柔地说:“乖,妈妈不舒服,你跟爸爸叫点外卖吃吧。”

那晚的情形和她预想中一样,没有人招呼她一起吃饭,更没有人过来问候一声。

她的异样被这对父子完全忽略掉了。

也好,看来即使她死了,不会给这个家带来多少悲伤和改变。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安慰呢?

她笑了,一行泪水从眼角处滑过,是苦涩,是酸楚,是无奈。

03

手术前有一系列的检查,她每周都要去一趟医院。

她想起自己怀孕时,每一次产检孙昊都请假陪着。他排在一个又一个队伍中焦灼着,而她只需在座位上悠闲地等待着。

昔日的恩爱已不复存在,今时的失落却绵绵不断。

好无助,她紧紧地裹住自己的大衣。

“菲菲!”有人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她转过头去,眼神中竟是不可思议。

孙昊来的太突然,太意外。

“我一大早就过来排队拿号了。”孙昊晃了晃手中的纸条,有几分小得意。

“你……怎么?”段菲依然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菲菲,我向单位请了长假,以后每次来医院我都陪你,直到你病好为止。”孙昊的声音有些哽咽。

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他是怎么知道的?他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太多太多的疑问都化为了无言的感动。

接下来的日子,她又享受了一把皇后娘娘的待遇。

孙昊每日为她精心准备着三餐,连儿子都一夜间懂事了。

这个家终于一扫往日的冰冷与枯燥,充满着欢声笑语。

她简直太满足了。

这样的日子倘若是梦境,那么就祈祷自己永远不再醒来。

尾声

她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清晰地看到孙昊和儿子眼里的关切和焦灼。

她感慨道:活着真好!

她的心底流淌着无尽的柔情。那时那刻,她才意识到这两个男人就是自己的天空。

她要感谢这一场病,让自己重新找回生命的激情和婚姻的意义。

婚姻是平淡生活的相守,和困难来临时的相扶。

有时候,我们若熬不过平淡,便会错过最好的相守。

如果可以重新拥有健康,她一定要珍惜这美好的一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