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燕大教授,河北封神?

subtitle
林孤小姐 2021-06-22 13:5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林孤

个人公众号:林孤小姐(ID:lingu1212)

河南那边的校长,熟鸡蛋返生论文发表,超强心理意识感应课程,收费只要6万。

河北这边的大学教授,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入选2021年度河北省科学技术奖,一战封神。

卧龙凤雏得一而安天下,河南“大聪明”,河北“燕双鹰”。

网络有梗,“我国承诺,绝不优先动用燕双鹰”。

1

颁奖的年年有,奖项却是一年比一年大胆。

大众网·海报新闻消息:

近日,河北燕山大学教授李子丰研究项目宣称已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该项目日前被推荐入选2021年度河北省科学技术奖,项目公示后受到公众普遍关注和讨论。

李子丰教授的研究项目名称为:“坚持唯物主义时空质能观,发展牛顿物理学”,该项目的自然科学奖推荐号为120-233,推荐单位为河北省教育厅。

我怀疑李教授今天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只是一个跳板,估计他下一个研究推翻的,就是“牛顿力学定律”了。

最后,李教授唯一能够承认的,应该只有“李子丰宇宙能量论”。

李子丰教授质疑并推翻了爱因斯坦相对论,公众自然也就开始质疑李教授的“科研”实质性了。

面对舆情热议,李教授此后在社交平台回应:

“该项目还未立项,报奖的主要目的是宣传真理,获奖是小概率事件。”

项目还未立项,怎么就已经先行报奖了呢?

——因为李教授在项目中宣称,已推翻误导物理学界和人类认识世界基本方法的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为科学的健康发展扫清了一个巨大障碍。

爱因斯坦多牛B的人物啊,现在有人发现爱因斯坦误导了物理学界,杨振宁都办不到的事,我李子丰今天办到了,你说我牛B不牛B?

“这第一名到底要多强?只有我配拿下这个奖。”

(天眼查显示:李子丰曾因不当言论,被停课3年。)

2

但是李教授这个获奖项目令人感到吊诡的地方就在于,李教授的项目研究内容,是用哲学系的理论,去纠正物理学中的谬误。

——大兄dei,你这走路没有裆,难道就没发现自己的裤子穿跑偏了吗?

另外更重要的是,李子丰教授是燕山大学博士生导师、硕士生导师,所属学院为车辆与能源学院,现任燕山大学石油工程研究所教授,研究方向为油气钻采工程和油气井杆管柱力学。

你一个研究石油的,怎么就搞到了物理领域来了?

李子丰回应,“大学都学过物理,这是基础科学,另外国家也很支持跨学科研究,提出搞科学不问出身,不能说搞石油的就不能搞物理方向的研究。”

“失败了,知道为啥失败吗?一个烧菜的厨师不看菜谱,他研究上兵法了!”

早在2009年,中国科协学会服务中心就回应过“李子丰对狭义相对论的建议信”,委婉地表达了“观点尚待验证”。

憋了12年,李教授终于憋不住了。

河南的熟鸡蛋都返生了,我再不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这一旷古烁今举世瞩目的巨大科学成就,就要被别人夺走啦!

“小概率的获奖事件”,一个真敢发,一个真敢领。

李教授言之凿凿自己实至名归,那就只能质询颁奖单位了。

针对此事,记者拨打了河北省教育厅的电话,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对此事并不清楚,针对评奖标准、报送流程,仍需要请示领导再做回应,随后挂断电话。

遥想当初,《平安经》199元开售的时候,上电台学术交流、请名人专家点评、各主流媒体报道,四方来客八面站台,为贺电副厅长的旷世奇书摇旗呐喊宣传造势。

等到扒皮爆料掀了底裤之后,电话再打过去,不是无人接听,就是“我不清楚”。

弹冠相庆者,都是为名为利啊。

3

人类文明的进步,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我们普及教育宣传科学,就是希望用科学常识去推翻玄学大师。

现在科学的探索尚且还处在初级阶段,玄学大师们就已经开始摩拳擦掌要用玄学去推翻科学了。

什么量子波动速读法、什么蒙上眼睛猜题识字、什么隔空取物、什么熟鸡蛋返生超强心理意识。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今天都被干翻了,这么多一鸣惊人的“科研成果”,为什么就不能去国际舞台上拿一个诺贝尔奖呢?

哎,有实力我不去大舞台拼,我就在小地方蹦跶,我自己制奖、颁奖、领奖一个人玩。

哎,我就是玩。

拿奖的时候笑靥如花台上台下掌声雷鸣,大秀表演玩砸了吧,獐头鼠目就都露出尾巴来了。

当初人人称赞,如今人人喊打。

你一个教书育人的,要这么多头衔,加那么多戏,也不怕累死?

4

知识分子的堕落,是一个社会和一个民族彻底的和最后的堕落。

专家教授,是怎么变成了“贬义词”的,人们对于知识分子的昔日崇拜,是怎么变成了今日对于他们“精致利己主义”和“投机倒把分子”的百般嘲讽的?

——就是因为“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李教授、“自行车加大城市空气污染”的王教授,这样的“人才”,太多了。

“主人公齐教授是声名显赫的学术权威,可他利欲熏心,投机钻营,生活腐化堕落,不仅榨取学生的科研成果,而且为了捞到科研经费,获取当权者的认可,不惜修改数据,拿人命关天的炮弹轨道数据当儿戏。”

——翻阅黄梵的《第十一诫》,比萨特的《恶心》还让人恶心。

当然,白酒院士香烟院士黄金院士都有了,推翻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河北“燕双鹰”一战封神,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只是我很困惑,假如奖项和头衔都这么持续糟践下去,我们的子孙后代,要如何审视今天我们这些人干的事?

“抗日战争打了14年?不会吧,八百里外一枪干掉敌军机枪手,一个燕双鹰就能干掉一个团,我们还有子弹拐弯、轻功水上飘、徒手撕鬼子,抗日奇侠这么多,日军怎么就打进了东三省?”

文化的歪风邪气,逐渐侵蚀到了教育科学领域。

“我们拿不到一个诺贝尔奖?不会吧,熟鸡蛋都返生了,爱因斯坦相对论都被推翻了,这么多大神人物比杨振宁还要厉害,我们怎么还没有傲视全球?”

玄学一度膨胀,科学一度腐败,以前只是嘲笑我们“土”,现在已经分不清,到底谁是真的傻了。

都急着登台表演上台领奖,丢脸丢到国门外的时候,谁来帮着擦屁股呢?

打败玄学,让科学回归正统的最好方式是什么?
——是取消经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5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