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日本最大的咖喱店,被卷入了一场令人作呕的“表演”

subtitle
日本通 2021-06-22 12:5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兼职恐怖主义」正在严重伤害日本的连锁餐饮。

知名的日式咖喱饭连锁餐厅“CoCo壱番屋”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

原因是它和“阴毛”一词直接关联上了,目前深陷于食品卫生的风波之中。

6月12日,Instagram上出现了一则story,story的内容非常令人作呕:

视频中几个店员在CoCo壱番屋的休息室里玩闹,其中一个店员将手伸入了裤子中,然后拔下了几根阴毛,撒在了吃剩下的咖喱饭上,在场的几个人都因为此举哄堂大笑。

恶趣味的是,拍摄者还对阴毛进行了放大特写……

这里放一张相对比较安全的截图来帮助大家理解大概情形,同时奉劝大家不要因为好奇就去看原视频,看完只会想要求一对没有看过的眼睛。

这段视频短时间内就在日网上疯狂传播了开来,恶心至极的内容引来大众的口诛笔伐,CoCo壱番屋也在6月14日在官网上发布了道歉信,就店员引人不适的行为向公众道歉,并且关停了涉事店铺,进行彻底的卫生清洁。

日本网友们在责难知名餐饮店铺居然如此忽视食品卫生的同时,也很快反应过来:

这又是一起“バイトテロ”(兼职恐怖主义)事件。

(2ch论坛上对此事的评论,评论大意:这年头还有バイトテロ这种事啊)

日本的「兼职恐怖主义」

バイトテロ是“バイト”兼职打工和“テロ”恐怖主义组合在一起的复合词。

这个词最早是2013年的时候由新闻网站秒刊SUNDAY发明,当时用来报道西餐厅『ブロンコビリー』的足立梅島店里,一名店员蹲进了存放食品的冷柜中,并且拍照发到了Instagram上的事件。

(当时事件的照片)

标题大意:【悲报】受到了兼职店员的恐怖主义的ブロンコビリー足立梅島店将全力禁止携带手机入内

标题中的“バイトのテロ”(兼职店员的恐怖主义)后来在推特上被大量使用,并且慢慢转变为了一个专有词汇,专门指代上述这样由兼职店员引发的恶意事件。

绝大多数的バイトテロ都是两人以上的“团伙作案”,其中一个人搞事情,另外一个人拍视频,然后发到各种SNS上去。

其中还有一种不那么常见的类型,那就是店内来了名人,其在店内的活动被防盗监控记录下来或者手机偷拍下来了,然后被店员公布到了网上,这样侵犯名人(但实际上也是客人)隐私的行为也算作バイトテロ。

バイトテロ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实施者一定是故意甚至是带有恶意的。

以餐饮类店铺为例,像下图这样因为卫生习惯不好,在端菜时手指沾到了汤汁的情况,虽然也算是食品卫生不过关,但是不会被认为是バイトテロ。

(图源:蜡笔小新)

但如果是故意把手指放在汤里搅动,那就是バイトテロ。

バイトテロ的发生概率有多大呢?

2019年3月时,マクロミル(MACROMILL)做过一个问卷调查,调查的对象是居住在关东和关西地区的770名学生兼职者。

当被问及在兼职过程中,是否见到过等同于バイトテロ的行为时,有将近12%的人回答有,而有1.6%的人表示自己做过。

(图片来源:ITmedia)

单看数字而言,12%好像并不是很高,但是想想日本庞大的兼职店员数量,再仔细想想12%代表的只是是否看到过,而不是发生的频率,也就是说1个人看到过1次和10次并不影响统计出来的数字,多少就有点儿细思极恐了。

一家店铺内只有一个店员热衷于频繁地バイトテロ,那么就足够祸害到这家店的大多数客人了。

吉野家、罗森等大型连锁店都曾深受其害

根据维基百科上的资料,最早的バイトテロ可以追溯到2007年的吉野家“テラ豚丼”事件,

这次事件的起因是一位吉野家店员在niconico上投稿了一段名为『【吉野家で】メガ牛丼に対抗して、テラ豚丼をやってみた【フリーダム】』(对抗大碗牛丼,试着做了テラ豚丼)的视频。

视频的内容和如今的バイトテロ比起来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

这个店员在吉野家的后厨制作了一款叫テラ豚丼的盖浇饭,在米饭盖上了超级多的五花肉片,整个过程是在煮肉的锅上操作的,因为肉片实在是太多了,盖到后面就不断滚落了下来,有的掉到了地上,有的掉回了锅里,网友看到后纷纷指责浪费食物、很不卫生,后来吉野家就此事向大众道歉了。

近年来发酵得比较厉害的バイトテロ是2019年くら寿司的垃圾桶生鱼片事件。

事情始末是くら寿司大阪守口店的高中生兼职店员在处理生鱼时,突然把鱼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又嬉笑着捡出来放回案板上继续切片。

(图源:ANN新闻,下同)

视频通过网络迅速传播,成为了一大丑闻,让くら寿司的股价下跌了2.3%。

くら寿司方面也是迅速回应并且发表道歉声明,结果这则道歉声明又成为了一则笑话,一位以文书审查为工作的日本网友本着专业精神对声明进行了修改,指出了声明的各种措辞不严谨之处。

然后网友们又趁机挖苦くら寿司找了兼职来写道歉信吧,改之前差得离谱了,原先是小学生作文吧。

前面所提及的案例都是发生在餐饮类店铺中的,但这可不代表着只有餐馆才会有バイトテロ出现,拥有大量兼职店员的便利店也是バイトテロ的重灾区之一。

2013年,罗森高知鸭部店就有一名店员在Facebook上发了一张自己躺在冰柜里的照片,然后引起了“不卫生”的舆论风波,罗森当即解除了涉事店铺的经营许可并进行了停业处理。

而除了食品上的不卫生外,还有另一种辣眼睛的バイトテロ,

2015年时,食其家的一名女高中生兼职店员就在店内拍摄了一组裸体写真发到了推特上,这名女生离职后以AV女优的身份出道了,兴趣爱好那一栏赫然写着:料理。

(涉事店铺)

今年3月,在大阪的全家便利店中,3名店员在监控画面前评头论足地说防盗监控拍到了某位女顾客的胸部,并且将一起观看的视频投稿到TikTok上,视频中还有对着监控画面拍的镜头,丝毫没有把客人的隐私放在眼里。

这些店员们的バイトテロ行为真的是“千姿百态”,像下面这样拿油锅点烟的、浪费关东煮的,还能洗一洗说是不负责任、行为猎奇。

像这些在炸鸡块之前先把鸡块放在地上蹭一蹭,用嘴舔便利店里在售的商品的人,直接可以说是有点反社会人格了吧。

看完了上面这些丑态百出的バイトテロ,真的不得不感叹“バイトテロ”这个词实在是造得太好了,这些事情实在不能单纯地说是食品卫生问题、服务态度问题或者店铺丑闻了,根本就是彻彻底底的恐怖主义。

バイトテロ带来的种种恶果中,店员被解雇、被起诉、被要求巨额赔偿是他们玩火自焚,自作自受。

店铺饱受舆论争议、股价大跌、损失过亿是店铺用人疏忽、自食其果。

但是对于普通民众来说,简直就是无妄之灾了。事情发酵前享受到的可能就是バイトテロ加工过的重口味料理,事情发酵后还要被一次次恶心。

就拿此次的CoCo壱番屋事件来说,事情刚开始发酵时,就让很多人感到了生理不适,政客兼艺人的东国原英夫就发推表示昨天自己正好外带了CoCo壱番屋的咖喱饭,吃饭时刷到了这个新闻,然后直接吐了出来。

这段时间大众再看到咖喱饭,搞不好都会有条件性反射般的恶心感觉了,但咖喱饭又做错了什么要被这样嫌弃?

日后大家再去连锁餐厅吃饭时,多少会担忧兼职店员们在后厨会不会做什么小动作?

再去便利店购物时,谁知道拿起的下一瓶饮料的上有没有留下店员的口水?

虽说不能因噎废食,但是每次バイトテロ传播出来的负面情绪都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给社会带来“无法信任”的强烈不安感。

另一方面,一次又一次的バイトテロ也在不断地降低兼职者们的底线。

从一开始只是做了一个盛得太满的豚丼,到现如今已经无良到直接拔毛扔在咖喱上了,就像塌房塌多了要求越来越低一样,一些兼职者似乎完全不觉得自己是在工作,反而想要怎么玩就怎么玩,

既然之前有人做过那样的事情了,那我要做得更加奇葩才行,于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拍下了视频并发到了SNS上面……

为了应对这些バイトテロ,各类店铺、企业也采取了措施:

首先就是禁止使用手机,防止员工为了博关注而搞出各种猎奇的事情
其次是发放员工手册、进行关于SNS风险的培训,让员工在网络上谨言慎行
然后在受雇时会要求员工签署保证书,事先明确バイトテロ要承担的赔偿金额、法律责任。
其他的还有让正社员对兼职人员进行监督、提高雇佣门槛等。

日本的各类网站上也刊载了不少关于应对バイトテロ的提议供企业参考。

(日经Xtrend对于バイトテロ的对策提议)

此次的阴毛事件爆发后,日网上又涌现了一波关于バイトテロ的新讨论,从对策建议到内因分析都有,可以看出日本社会各界对于バイトテロ是非常之关注的。

然而,バイトテロ似乎并没有因为各种措施的施行和外界的关注与批判而减少,近年来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监管力度不足,店主维权太难

究竟为什么バイトテロ会这样频繁发生、屡禁不止呢?

日本的一些专家认为是因为现在的年轻人道德感低下,同时日益发达的网络环境也在刺激着他们。

的确,在现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SNS上有多少网红为了点击率而做些出格的事情,对于兼职者来说,就算流量不能像网红那样直接变现,用花式的バイトテロ收获了关注也是一件很满足心理快感的事情吧。

当然,专家也指出并不是所有的バイトテロ实施者都是为了哗众取宠才在SNS发布这些视频的,有些人一开始只是想要发在Story里跟朋友炫耀一下自己多么有趣,却低估了网络的传播力度,等到反应过来再删掉时,早就为时已晚了。

但是,上面的原因都不算是导致バイトテロ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的主要原因,至少,这些并不是最根本的原因。

更深层的原因还是监管的力度完全不够。

前面提到的マクロミル关于バイトテロ的调查中还有三个问题,第一个是兼职工作的地方是否有告知过禁止バイトテロ或发放过相关手册等?只有约1/3的人表示有。

(图片来源:ITmedia,下同)

第二个是兼职工作时是否有正社员缺席的时间段?有43%的人表示有。

第三个问题是关于手机的,询问了他们是否可以在工作时间用手机,67.4%的人表示是不允许的,但是数据也显示即使被禁止,其中也有将近15%的人仍会使用,而不被禁止的人当中,只有约18%是不会用手机的。

从上面的调查结果不难看出,各大店铺所谓的防范措施其实就是实行了个寂寞,有バイトテロ倾向的兼职员工们还是可以该玩的玩、该闹的闹。

而且说实话,“全力禁止携带手机入内”这样的措施,或许的确能让有作秀欲的店员消停一会,但是对于本身就喜欢搞破坏的店员来说,完全没有太大影响吧。

阴暗一点说,这防的只是バイトテロ通过手机传播出去,而不是行为本身呀。

在法律方面,日本有“信用损毁罪”、“业务妨碍罪”、“器物损坏罪”和“食品卫生法”等法规条例可以用来制裁バイトテロ,

但现实情况是,因バイトテロ被起诉的比例并不高,再加上不少实施者是未成年的高中生兼职者,诉讼过程非常困难。

近几年被起诉的バイトテロ案件,一个是前面提到的くら寿司的3名少年被公司起诉了,

另一个是荞麦面馆泰尚因为バイトテロ倒闭后,实施者被店主起诉了。

和其他店铺不同的是,泰尚并不是大型连锁店,原店主因为负债自杀了,遗孀继承店铺后,将原本的3家店铺缩减并改建为1店,希望以此还债并开始新生活,结果就在此时发生了バイトテロ,店铺直接破产了,负债加剧,金额直逼3300万日元。

后来店主写过一封字字血泪的信,表示自己“バイトテロ、一生許せない”(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兼职恐怖主义),当时起诉时原告要求赔偿1385万日元,

最后法院判决四个被告合计赔偿了200万,完全是杯水车薪,而且据说,被告们现在已经改名,过回正常生活了。

泰尚荞麦面馆店主的亲笔控诉信

而负责食品安全和兼职就业的厚生劳动省,在这些年也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措施来监管、防范バイトテロ。

以上种种原因使得大多数バイトテロ事件的流程就是:

店员将照片或视频发布到网上→→内容发酵引发民众谴责→→店铺迫于舆论谢罪道歉→→度过风口浪尖事情被逐渐淡忘→→新一次的事件出现

悲观地说,这次的阴毛事件虽然已经非常恶劣了,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甚至很可能不是最恶劣的,更可怕的是,你完全不知道下次兼职店员们的恐怖袭击又会是怎样的道德沦丧。

参考资料:

维基百科,バイトテロ词条

ITmedia,学生バイトの12%「バイトテロ、実際に見た」調査で判明

J-CASTニュース,なぜバイトテロは繰り返されるのか?変わる傾向と「注目を集め続ける理由」、専門家が分析

採用アカデミー,バイトテロとは?発生理由や対策ポイントをご紹介!

Asagei plus,「バイトテロ」で倒産したそば店の“ヤラレ損”過ぎる結末(2)和解金は負債の10分の1にも満たず…

文中バイトテロGIF图片除特殊说明外,均来自YouTube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