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杭州女乘客跳车:一位受害者,凭什么还要承受满世界的恶意!

subtitle
冰川思想库 2021-06-22 11:37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江城

6月12日下午16时许,杭州高女士乘坐首汽网约车期间突然开门跳车,引发了舆论的广泛关注。

根据女乘客的说法,网约车司机有搭讪行为,加上中途偏离导航,在沟通未果的情况下选择了跳车。而根据首汽的回复,司机并未有不当举动,但承认存在偏航情况。随后女乘客又发微博反驳首汽,对其中诸多说法予以反驳,一时间舆论莫衷一是。

6月21日下午,杭州首汽网约车女生跳车事件的官方调查结果公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首汽约车发布的女乘客路线图(图/网络)

网约车确实存在两次偏航,并且女乘客跳车是因为“因司机两次未按导航行驶,让乘客高某产生了恐慌心理”。

根据通报,网约车司机也没有涉嫌刑事犯罪或有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不过网约车司机依然将被处罚,因为他违反《杭州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第三十七条第(二)项规定。

查了一下这条规定,是网约车驾驶员应“根据网络平台规划线路或者乘客意愿选择合理路线,不得绕道行驶”。

▲ 网友评论(图/网络)

虽然这件事是非曲直已经比较清楚了,首汽也已经致歉,但是在网上,这位跳车并住院的女乘客却被骂惨了。

01、不“完美”的女乘客

这位女乘客被骂得很难听,“戏精”、“拳师”、“普信女”、“被害妄想症”,当然更难听的也有,现在已经有人呼吁要把她抓起来了,说她造谣。

这位女乘客有些表述确实和官方通报有出入,比如她说不是司机报的警,但警方通报司机确实报了警。

▲ 富阳政府发布《关于首汽约车平台网约车事件的情况通报》(图/网络)

当然,女乘客在跳车滚地、头晕目眩的时候,是不是还有清晰的辨别能力,去搞清楚司机有没有报警,这就另说了。

女乘客的很多描述,比如多次试图搭讪,似乎心怀不轨、来者不善云云,也还得不到官方通报的证实。现在看,这位女乘客似乎槽点不少,她的很多表述过于武断。

但导航两次提示偏离路线,和司机还沟通不畅,不说别的,紧张、害怕是不是女性乘客的第一反应?从跳车的结局看,司机是不是真的搭讪还不好说,但她是真的怕。

且不说“免于恐惧的自由”,她连恐惧的自由也没有么?

02、真希望一切都是被害妄想

该事件极有可能是这样,即这位女性想多了,男司机没什么过多的想法,纯粹是个沟通技巧问题,以后记得加强服务培训。

这和货拉拉事件很像,甚至杭州的女乘客就是联想起了货拉拉事件。货拉拉事件司机其实也没有性侵的实锤,但是多次偏航和态度恶劣,把女生直接吓到跳车。

▲ 女乘客(图/网络)

这两起事件,缘起可能都是这些女生如惊弓之鸟、反应过激。但我真是不忍心去指责她们“心理素质太差”,我就好奇一件事,是什么把她们吓成这样?

且不说杭州跳车、货拉拉跳车,之前网约车、出租车发生的女性受害案件,难道还少?到网上一搜,从女性到女童遭受侵犯的案件很少吗?

在网上能搜到一个数据,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中心的报告显示,中国有84%的女性都受过不同形式的性骚扰。

▲ 图/图虫创意

还在网上看到一个有意思的报告,《中国女记者职场性骚扰状况调查报告》,单女记者这个职业,就有超过80%的受访者表示曾遭受过程度不一、形式不同的性骚扰。

这一切,是妄想出来的么?

这些数据的可靠度当然可以讨论,但任何一个成年人凭经验来说,有多少女性真的享有“深夜行走自由”、“深夜打车自由”、“挤地铁免于骚扰的自由”?

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女性面对的男性世界,就是一个平均身高高10多厘米、体重重10公斤、力量处于绝对劣势的环境,一言不合、基本打不过,与这些人的相处,就是女性每天的日常。

她们怕,是有原因的。我倒是希望她们别怕,至少和女生说话的机会能多点。

是,她们可能想多了,可能就是“自我感觉良好”,但我就是没法理直气壮地指责她们。谁真的有底气地拍着胸脯说,自己的女儿、女友、女性亲属,活在一个无忧无虑的环境里?

恐怕每个人都曾给女性亲属,转发过安全注意事项,要她们好好保护自己。我宁愿她们敏感一点。是,世界上不是只有坏人,但碰上一个坏人,就可以毁了你的全世界。

03、宽容女权主张

平心而论,这件事在网络上引发巨大讨论,女乘客被恶毒问候千万遍,有一个原因——很多网友被女权主张弄烦了。

女权主张,很多时候确实充满攻击性、很刺耳,一如广大男士吵不过的不少女生一样,说话难听刻薄,有时还不讲理,确实招人烦。

所以女权也被称为“田园女权”、“女拳”,女性一发声,就被调侃为“打拳”。恐怕也不能完全否认,现在网络上性别对立情绪严重,与女权形态的表达过多、过激是有关系的。

但我始终觉得,对于女权主张,应当抱有相当程度的宽容。

▲ 图/图虫创意

要想想,女性告别裹小脚,还不到一百年。千百年来,她们都处在毫无疑问、天经地义的“次等地位”。即便有什么河东狮吼这种故事,但千百年来几乎没人从意识形态层面反思女性低人一等有什么问题。

这就是当代女权话题所产生的历史文化背景。今天,她们历史性地有了平等表达的机会,这其中肯定有很多过度敏感、过于刺激的话语,但作为千百年来的一种“补偿”,代价真的不可接受么?

要知道,这几乎是很多女性能伤害男性的唯一方式了。

当然,这种伤害不好、也不对。在性别话题中,应该掌握有效的沟通方式,女性群体参与的社会舆论,应该体现一种温和和理性。毕竟,大吼大叫的表达,戳伤尊严的刻薄,效果怎么样,在家吵架的时候不是试出来了吗?

不过,总的来看,女性主义、男女平等的议题,还远远谈不上“过头”,也没到因为这些副作用就该熄火的时候。每每看到电视上一群后宫娘娘争风吃醋的电视剧,我就觉得,骂两句就骂两句吧。

04、改变女性境遇还要靠男性

说回杭州网约车的女乘客,在她自己的描述中,提到跳车后,“有一辆奔驰车停了下来,以及路边有三个工人把我围住报了120和110。”

不知为何,读到这两句却感到一点温暖,她对车型和人数这些细节记得很清楚,大概是对“拯救者”本能地留下了非常清晰的记忆。

▲ 女乘客在公共平台上的发言(图/网络)

当然,她没说施救者性别,只不过从常理来推测,至少那三位工人应该是男性。

事实上,真的从根本上改变女性境遇的还得靠男性,而不是“女性的心态”。原因无他,因为男性是强者。

这句话实在太不女权了,但在当代社会,哪怕放到国际上都是一种现实,无可回避。不信就把公司通讯录拿出来看看,看看上司贵性。

这两天看了一部印度电影——《护垫侠》,讲了一位丈夫立志为妻子造卫生巾的故事。联想另一部同主题的印度电影《厕所英雄》,主题也是丈夫拯救妻子,男性去改变女性的境遇。

这些电影,从立意上来讲确实还不够高,不是大女主自我拯救的故事。但无意中可能都指向了一种现实,男女真正平等,没有男性的觉悟与付出是不可能的。

在这件事上,把巨大的恶意砸向这位女乘客,对她进行容貌羞辱,恨不得钉在舆论的耻辱柱上,是能让女性以后更放心大胆地坐网约车?还是让女性在社会上面临的生活和文化境遇能更好一点?

还是说,是让女性再遇到网约车偏航的情况,哪怕选择跳车了,还要担心会不会被网友骂“戏精”?上网发个帖还要战战兢兢?

虽然说么有点“普信男”,但还是希望男性觉悟更高一点,生而为男,你已经很强了。你有本事,就让女性的生存环境更好一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