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长征二号F火箭总设计师小姐姐名叫容易 却选了一份不容易的事业

subtitle
中国国情 2021-06-22 11:00

名字叫容易,却选择了一份不容易的事业。

6月17日,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发射取得圆满成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次搭载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的是长征二号F遥十二运载火箭,它的总设计师名字叫容易,是一位出生于1978年的小姐姐。

起名容易,却选了一份不容易的事业

在此次载人航天火箭发射成功之后,容易接受央视总台记者采访时谈到,这次是她第一次担任这个岗位。虽然空间站任务对火箭和自己都带来了新的压力和挑战,但火箭发射非常优异。“第一次当总师,有一些紧张,也有一些不舍,更多的是期待。其实也是充满信心的,除了我自己是新担任这个岗位,但是我们的队伍很成熟,很有经验。大家一直都有团队的作风,都非常的优秀。所以除了我自己努力之外,更多的是依靠大家。我们不辱使命,向党和人民交出满意的答卷!

采访中,中国工程院院士、神舟飞船首任总设计师戚发轫走上前来拍着容易的肩膀说道:“你看见她了,就容易了!”从刚进航天系统的新人到担任总设计师,是日复一日的努力负责和坚持。

挑战自我,严谨对待每一次火箭发射

从业15年来,她参研的火箭执行过7次载人航天任务。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一院某型运载火箭总设计师、国际宇航科学院通讯院士、全国妇联常委。她在工作期间曾获得某系统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授权专利6项,受理专利6项,在国内外学术期刊和会议上发表科技论文30余篇。

她带领研制团队反复试验验证,对我国下一代运载火箭的重大关键技术开展攻关。在她的主导下,团队开展了基于构型的差异化运载能力设计余量精细化研究,弹道、动力、载荷和结构等多专业联合优化设计,智慧火箭的技术探索,从设计源头提高了重型运载火箭的任务适应性,并形成了重型运载火箭的总体方案和系列化型谱,取得了以十米箭体结构设计制造等为代表的一系列重大进展。

容易还是集团公司学术技术带头人、一院运载总体技术首席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中国科协求是杰出青年成果转化奖,曾获“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奖”、“中央企业劳动模范”、“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

2021年4月30日晚,《闪亮的名字——2021最美职工发布仪式》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正式播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一院某型运载火箭总设计师容易获得2021年“最美职工”称号。

在现场谈及工作中最“如履薄冰”的记忆,容易称,她到现在都忘不了2012年神舟九号发射时自己紧张的心情。“那次发射的时候,有航天员坐在我们火箭里面,当火箭的舱门打开,航天员进入飞船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感受到了我身上承担的责任和使命,就是要把航天员安全可靠地送入太空,所以心情会变得非常紧张,这一点也警醒我在平时的工作中,一定要更加严、慎、细、实。”

此次神舟十二号飞船发射之前,容易接受央视总台记者采访,说道:“‘极端负责,精益求精,小中见大,挑战自我’是载人航天火箭研发组的小组文化。 每一次发射都意味着一个新的挑战,每一次发射成功也意味着下一个挑战的开始。 我个人感觉,挑战自我是对我们要求最高的一个地方。 不管是可靠性安全性的提升,都要不断地去挑战。 我们各个方面都需要不断地挑战自我。 ”

身兼重任,尽量让生活和工作两不误

容易是湖北恩施人,属马。当年父亲给女儿起名字的时候,希望“小马吃草容易些”,也希望女儿一生顺遂。“最开始其实是容艺,后来才改成了容易。”

容易小时候学习成绩优异,高中班主任特地为她填词一首,“慧智兰心娇女,皓穹与有机缘”。她是老师眼中独特思维的女孩,每次数学考试,她的答题顺序和其他学生不一样,她总是先啃硬骨头,先做最后的大题,数学成绩从来没有低于120分,高中毕业后,考取国防科技大学航天技术系,之后被保送到清华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200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获工学博士学位,2008年3月博士后出站,年仅31岁。

容易总设计师的求学历程涉及多个方面:国防科大发动机设计专业、清华大学气固两相流课题、火箭院总体设计部博士后载人登月运载系统技术途径论证等。一步步扎实的专业积累成就了后来从无到有的攀登。

刚开始作为新人进入航天系统时,容易就担起故检逃逸总体技术负责人的重任。这样的压力无人能比,也无人能懂,她只能自己克服。她放弃了休息时间,加班加点,不断探究、找原因,力求做到完美。为何要完美,因为这项工作的要求就是“既不能漏也不能误”。

在一次采访中,容易曾提起,在火箭飞行过程中,大家最不希望发挥作用的,就是故障检测和逃逸救生两大系统。但平日里,大家都必须以严肃认真的态度来对待这项工作,因为一旦需要它们发挥作用,对判断的正确性和决策的可靠性,其要求是极高的。

身兼重任废寝忘食地投身航天事业的容易,也是一位妻子和母亲。容易的儿子今年11岁,知道妈妈是造火箭的,特别骄傲。然而大多数时候,容易都不在他身边,他只能通过手机远程看看妈妈的样子。2016年,天宫二号发射的那天正是中秋节,容易执行完任务才能跟儿子视频。对此,她自豪又无奈地说:“我们在火箭上花的心思,不亚于我们对孩子的关心。”

谈及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的关系,容易说:“虽然平时工作很忙,也经常加班,可能家庭、孩子也照顾不到,但是一定要让家庭的每一位成员都认识到你是非常挂念这个家庭的。比如现在可能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也是一定要飞奔着回家,赶紧回去看看我的孩子,看看我的家里还有没有什么事需要我干,一定要让这个家庭的成员知道你对这个家是记挂的,让他们感受到你对这个家庭的感情。只有这样平衡好工作和家庭的关系,才能做到工作和生活的两不误。”

获得2021年“最美职工”时,容易说“火箭就跟一根蜡烛一样,它从来都是燃烧自己去照亮别人,那它的使命,就是要把飞船把卫星送到更高更远的地方去。你精心地呵护了它很多年,为它付出了很多,但是从它腾空而起的那一刹那,它就飞走了。”

容易自己又何尝不像是一支蜡烛呢?在航天系统工作,不仅随时待命,同时也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和科研压力。每一次火箭成功发射,都有无数像容易总设计师这样在背后操劳的人。也正是有了一代又一代像容易总设计师这样严谨负责、实干坚定的航天人,中国航天才能不断取得世界瞩目的成就,向中国航天人致敬!

来源:新民周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7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