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书生从道士手中救下一女子,道士却气急败坏说那女子不是人

subtitle
粥一话题 2021-06-22 10:5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书生韩玉出身贫寒,父母皆为白丁,为让韩玉出人头地,省吃俭用供其读书,韩玉也不负众望,寒窗苦读,高中进士,做了一地方官吏,当时官场贪墨之风盛行,韩玉却不贪不敛,加上为人正直,断案之时公正严明,得罪不少达官显贵,遭到同僚排挤,郁郁不得志。

后家中遭难,父母双亡,韩玉便借此辞官,回家中守孝,三年过后,隐居山林中,不问世事,倒也怡然自乐。

这一日,韩玉正在山林中采摘野果,忽听前面传来一声女子惨叫,寻声而至,见一道人正将桃木剑刺向一女子,那女子一袭白衣,容貌秀美绝俗,只是被一条金色的绳子捆绑在树上,身上全是伤口,鲜血淋漓,痛吟不已,很是狼狈。

“住手,光天化日,竟敢持剑行凶,该当何罪?”韩玉见此,厉声喝道。

那道人上下打量了韩玉一眼,说道:“哪里来的呆书生多管闲事?劝你趁早离去,不然丢了性命可别怪本道爷没有提醒你。”

“你这妖道行伤天害理之事,我自当阻止。”

那道人火冒三丈,正欲再言,忽见被捆绑的女子挣扎,绳子略有松动,暗叫一声不好,持桃木剑向那女子砍去,却被韩玉上前抬手拦住。

忽然间,那女子竟化为一道白光飞出,转瞬间便消失于远处。

“你这混账书生,坏我大事了。”道人气的直跺脚,对韩玉怒目而视。

“这……这是怎么回事?”韩玉见女子化白光飞走,惊诧不已。

“你这呆货,那女子根本就不是人,而是狐妖,已经在此山中害死多人,道行很高,连我也轻易拿她不住,今日好不容易将她引入布置好的阵法中,用缚妖索将她捆住,眼见便能为民除害,却被你放走。”

“看来又要有无辜之人枉死在那狐妖手中了,而你便是那助纣为虐之人。”道人冷冷说道。

道士的一番话,听得韩玉冷汗直冒,只道那女子是一柔弱受害之人,却不料竟是杀人的妖魔,若再有人丧生于她手中,自己当真是罪不可赦,念及此处,作揖向道人赔罪道:“我一时鲁莽,做下错事,真是罪该万死,万望道长教我降妖之术,让我将狐妖擒住,以弥补过失。”

道人冷笑道:“那狐妖道行之高,连我也畏惧三分,凭你学个三两天也想擒住狐妖?真是不知死活。”

道人言罢,冷哼一声,抬脚欲走,刚走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沉思了一下说道:“也罢,那狐妖既是被你所救,定然对你没有防备,我给你张符咒和一铃铛,你若再遇到那狐妖,便将符咒贴在她身上,然后晃动铃铛,我自会前来降妖。”

韩玉接过道人递来的符咒与铃铛,向道人道谢。

此后几天,韩玉一直在山林中寻找那妖狐的踪迹,然一无所获,这一日,韩玉自山林中归来,快走到家时,忽一道白光飞来,落于韩玉前,化为一女子,正是当日韩玉救下的妖狐。

“几日前多谢公子搭救,小女才得以逃脱,因伤势过重,休养了几日,直至今日方才来与公子道谢,还请公子见谅。”

“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韩玉偷偷将怀中符咒取出,攥于手中,口中却说道:“举手之劳罢了,何足挂齿。”言罢,朝着那狐妖走了几步,而后陡然暴起,将符咒贴在狐妖身上,狐妖一时没有防备,待反应过来已经晚了,符咒顿时化出青色火焰,将狐妖包裹住,狐妖一声惨叫,似是痛极,倒地不停翻滚,然任凭狐妖如何挣扎,青色火焰却不熄不灭。

韩玉晃动铃铛后,对着狐妖说道:“我当日救你,本以为你是一柔弱女子,不曾想你竟是杀人的妖怪,今日擒你,便是弥补我当日的过错。”

那狐妖听后,面露哀色,强忍剧痛说道:“我在山中时常见你,知你是一正直耿介,心地善良之人,故从不曾有过害你之念,然今日看来,你也如那道人一般,黑白不分,善恶不论,视我等异族为仇敌,我虽害人,害的却皆是上山狩猎之人,他们猎杀我族类,不论老幼,悉数捕尽,我父母姐妹皆丧命于他们之手,难道只许他们猎杀我等,不许我复仇吗?”

韩玉听后,一时竟无言以对。

“你以为那道人便是好人吗?他为杀我,换取名利,以猎户为诱饵,引诱我入伏妖阵,却毫不顾忌猎户性命,而现在我若想报复杀你,你早已死了。”狐妖又说道。

韩玉已是有些后悔,不该听信道人一面之词。

然这时道人已经赶来,见狐妖身上燃着青色火焰,大喜,说道:“今日本道爷便要取你性命。”言罢持剑向狐妖砍去。

那狐妖忍住火烧之痛,奋起与道人斗在一起,道人虽占上风,打得狐妖仅有招架之力,然越打却越心惊,狐妖身上的青色火焰正在渐渐熄灭,那火非一般的火,而是离火,可燃尽所附一切,却被狐妖妖力压制,即将熄灭,离火一灭,到时自己怕是再难与妖狐抗衡,必须与她做个了断了。

道人虚晃一招,退后几步,从怀中掏出一张符咒,咬破舌尖,将血喷到符咒上,以桃木剑刺穿符咒,符咒无火自燃,道人脚踏罡步疾行,手中桃木剑挥舞个不停,口中念念有词。

顷刻间,空中乌云密布,道道雷电闪耀其中,道人大喝一声:“五方雷帝,伏妖诛魔,急急如律令。”

只见无数道雷电自空中劈下,所击之处无论树木还是飞禽走兽,皆灰飞烟灭,然那狐妖很是矫捷,穿梭于雷柱之间,却伤及不到分毫,道人见此顿时心凉不已,暗道还是低估了这狐妖,知道大势已去,心生逃意。

然这时却忽生变故,那雷云所笼罩之地,韩玉亦在其中,东奔西跑躲避雷击,然密密麻麻的雷电接连不断的轰下,他一介书生又怎能躲避得开。

眼见便要被一道胳膊粗的雷电击中,那狐妖竟飞身而上,替其抵挡,虽周身环绕漆黑妖气护体,然又怎能抵挡煌煌天威,妖气被生生劈开,狐妖一声惨叫,口吐鲜血,萎靡倒地,身受重伤,离火再也压制不住,重新燃起,雪上加霜,已近垂死。

“当日救命之恩我已偿还,恩怨已清,现在我已是将死绝境,你也不必再悔恨救过我了!”狐妖虚弱的说道。

韩玉怔住了,没想到狐妖竟会舍命救自己,赶忙上前想要将她搀扶起来。

“闪开,今日我便要为民除害了。”道人见忽生变故,局势逆转,心中大喜,便要赶紧除去狐妖,以免再生事端。

然这时,韩玉却阻挡在了前面,“人有人道,妖有妖道,她身为妖,杀人为报仇,救我为报恩,能做到恩怨分明,实不是十恶不赦之妖孽,不如便放过她吧,况且她身受重伤,生死难料,又何必徒增杀孽。”

道人见韩玉阻拦,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混账书生,身为人却偏偏要与妖孽讲情,一再阻拦我除妖,赶紧滚开,不然休怪我无情。”

韩玉却依旧不为所动,阻挡在狐妖前面,“狐亦有情,我又怎可无义。”

道人怒极,挥剑向韩玉砍去,一剑竟将韩玉手臂砍下,韩玉剧痛难忍,一只手却仍旧死死抱住道人,不让他从自己面前走过,道人冷笑,“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了。”

言罢,欲一剑朝韩玉心口刺去,韩玉闭目,心道我命休矣。

这时狐妖见道人全神贯注望着韩玉,并未注意自己,趁其不备,口中吐出一黑色珠子,朝道人飞去,飞至半途,化为一小狐狸,扑向道人的喉咙,道人猝不及防,被咬断了喉咙,挣扎了片刻,倒地而亡。

吐出妖丹后的狐妖,妖力衰弱,再也无法抑制离火,顷刻间被烧成灰烬,百年修为化为乌有。

韩玉挣扎着站起,心道虽残,终是保住了一命,来到小狐狸面前,用仅有的一只手轻抚了一下,而后离去,那小狐狸亦一蹦一跳跟随韩玉而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