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抵制1分钱充电,是国家电网输不起吗?

subtitle
乌鸦校尉 2021-06-22 10:3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本们靠烧钱跑马圈地,已不少见,外卖、打车、共享单车、充电宝、社区团购等领域先后成为必争之地。但近些年,有人竟要把这套玩法引入到国民经济命脉上,想和央企、国资委、人民政府掰一掰手腕。

近日,国网(山东)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通过App发布一则严正声明称:

今年以来,个别充电运营商引入野蛮资本大搞1分钱充电、0服务费等低价促销和恶意竞争,严重扰乱了山东区域正常充电市场秩序,误导电动汽车车主充值充电,给新能源汽车和充电设施发展带来不良影响。

国网(山东)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表示,为维护山东充电市场的健康稳定,坚决抵制野蛮资本扰乱充电服务市场,自6月8日起,全省部分充电站服务费价格调整为 0.1元 /kwh 起,停止时间另行通知。

除此之外,国网(山东)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还在声明中呼吁广大车主,要能够充分认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坚决抵制不良资本恶意竞争行为,切忌选择无桩平台、无资质平台进行充值、充电,保障自身的财产及充电安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经过了这些年的数场烧钱大战,大部分人都对资本的套路十分熟悉了,一分钱打车、一分钱买菜,一分钱吃外卖,这次一分钱充电也是一样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第一步,利用资本力量进行巨额补贴,以明显违背市场价值规律的不正当竞争手段迅速击败市场原有的传统企业。

第二步,维持一段时间的高额补贴,养成用户的使用习惯,顺便对外声称是通过提升效率降低了成本,自我标榜为新兴产业,从而赢得舆论支持。

第三步,牢牢控制市场,形成垄断,掌握市场话语权,也就是随意定价权。

第四步,大幅涨价,收割用户。

第五步,压榨从业者,比如,网约车司机、外卖小哥。

第六步,把业绩做漂亮,上市,通过资本运作继续割韭菜。

因此,这换汤不换药的资本跑马圈地套路一出来,网友们警觉性拉满,基本上一边倒地支持国网:

但仍然有小部分网友坚持所谓的“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理论,觉得这事“无形的手”足够解决了,行政力量这“有形的手”没必要参与。

这就有点荒谬了,“一分钱充电”“一分钱打车”“一分钱点外卖”已经用超低价倾销手段公然挑战反垄断法了,这时候还不动用行政力量,难道反垄断法是一纸空文?

何况,严格来说,国网也不算行政力量。

还有人说国网这是玩不起了急眼了,与民争利争不过就翻脸了,网约车大战也没让我们打不起车,外卖大战也没让我们吃不起外卖,充电宝大战也没让我们充不起电,国家电网就是玩不起,一有竞争就急了。

呵呵,图样图森破。

这些年来,国网光在农村电网改造这种明显入不敷出的“赔本生意”上就烧钱烧了几千亿。

2016年至2019年,四年时间里国家电网花了6444亿进行农网改造升级,除西藏外,国网辖区所有的自然村,全部按照标准通动力电,农网供电可靠率达到99.82%,综合电压合格率达到99.802%,户均配变容量达到2.45千伏安。

2018年至2020年,国家电网为了让深度贫困的“三区三州”(四川、甘肃、青海三省藏区,南疆四地州,四川凉山州,甘肃临夏州)用上电、用好电,在全国范围内调集数千名员工奔赴“三区三州”,投入15.3万电力人进行建设,耗资304亿,服务198个贫困县、443万户、1777万居民,2020年上半年,“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户均配变容量达到2.32千伏安,供电水平已接近全国平均水平。

这个力度,怕谁竞争?

不过,有一点确实说对了,国网就是玩不起,不光国网玩不起,全体中国人都玩不起。外卖平台和打车平台被一两家公司垄断,我们吃饭、打车或许会多花几十块钱,可国民经济命脉一旦被垄断,整个国家都将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1

1991年底,苏联解体,俄罗斯正式成为独立国家。

在最初一段时间,俄罗斯呈现极为混乱的政治局面。对前苏联的全盘否定、西方各种思想和思潮的涌入,新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强烈希望建立资本主义制度和自由民主社会,认为大洋彼岸富裕的灯塔国就是自己国家的最好榜样。

因此,俄罗斯在经济改革初期听从美国的建议,改革走入盲目私有化的误区,大量的国有财产落入少数金融寡头手中,他们不仅控制经济甚至还想操控政治。

整个俄罗斯无论在政治经济军事上都处于严重危机之中,在军费紧张的情况下,很多部队电力都要靠民营电力公司提供。

2000年末,当时驻守莫斯科东北部伊万诺沃地区战略导弹基地的部队,因为交不起几百万美元的电费,被俄罗斯最大的民营电力巨头统一电力系统股份有限公司(UES)下属的子公司断了电。

同样的事情两年后重演。2002年1月,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因为拖欠当地电力公司640万美元电费而被拉闸,搅起这趟浑水的Kamchatenergo电力公司同样是俄军老债主UES旗下的子公司。

(俄海军太平洋舰队)

尽管迫于政府压力,UES曾被迫免了战略火箭兵部队拖欠的账单,但UES在苏联解体后一直就没放弃过对俄军各大部队的账单催缴。除了战略导弹部队和海军外,俄空天军和防空兵部队也曾因电费拖欠问题而被UES拉过闸。

归根结底,这种军队和民营公司间的矛盾不仅仅是费用问题,而是当年俄罗斯政府和金融寡头势力之间势如水火,军队只是因为夹在两者之间被波及到了。

还好停电发生在和平时期,如果是敌国搞偷袭,花大把钱让俄罗斯电力巨头停电,瘫痪俄罗斯的防空导弹网络,然后紧跟一波导弹洗地,战斗民族不就危了吗?

还有的大资本家,靠垄断成了世界首富。墨西哥电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埃卢在2010—2014年间,连续五年蝉联世界首富,秘诀就是:垄断

(斯利姆与比尔盖茨)

上世纪90年代,墨西哥被美国忽悠,全面推进私有化改革。本来是国有的墨西哥电话公司Telmex,被斯利姆·埃卢联合法国和美国的电信企业,以17.6亿美元收购,斯利姆获得了控股权。

由于墨西哥电话公司控制国内90%以上的电话业务,斯利姆可以自主制定高于任何发达国家的收费标准,而用户除了按其要求缴费别无他法。斯利姆还通过美洲移动“抢夺” 72%的移动电话客户,排斥外来竞争者。

在绝对垄断下,斯利姆的财富快速增长,早在2006年,只靠电信业务他平均每小时入账220万美元,不到两天时间就能赚到1爽

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墨西哥简直就是“斯利姆王国”。

他的电信帝国覆盖整个拉美地区,拥有10亿用户。斯利姆旗下公司的总市值相当于墨西哥股票交易所的1/3,约占墨西哥国内生产总值的7%。

(斯利姆旗下美洲移动通信公司业务范围)

斯利姆和子女们掌控了至少200多个行业,从采矿到建筑业再到香烟制造,应有尽有。2008年9月,斯利姆及其家族成员还购买了《纽约时报》6.4%的股份。

即使撇开电信业不谈,墨西哥人也时刻生活在斯利姆的产业王国中。人们出生在斯利姆建的医院,在斯利姆的超市购物,在他的音像店买CD,在他的饭店吃饭,行驶在他铺的柏油路上,吸着他造的香烟,用他的水泥造房子,用他的通信系统打电话,睡在他工厂制的亚麻布床上。如果需要现金,还必须在他旗下公司提供的柜员机取款。

而像斯利姆这样的富豪在墨西哥并非少数,事实上,《福布斯》富豪榜上,10名上榜的墨西哥富豪中,就有7人处于各行业的垄断地位。可想而知墨西哥的私人资本垄断严重到了什么地步。

有人说私人垄断也不一定是坏事啊,能使资源高度集中,避免了过度竞争和内耗,没准还能出现几个有国际竞争力的大企业。

是的,私人垄断能让资源集中,但也能把资源掏空,比如从欧洲粮仓沦落为欧洲子宫的乌克兰。

乌克兰的寡头们垄断了乌克兰重工业发展亟需又紧缺的动力和能源。乌克兰的经济支柱是以采矿冶金为主的高耗能重工业,生产和出口最多的是冶金工业产品,而包括冶金在内的重工业发展需要消耗大量的天然气,乌克兰自身缺乏天然气,因此天然气进口业务成为寡头竞争最激烈的领域。

从前总理季莫申科的乌克兰统一能源公司到菲尔塔什的俄乌能源公司,许多寡头通过垄断天然气业务而大发横财,并为垄断这一行业而激烈争夺。

(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

为重工业提供动力的电力行业也是寡头激烈争夺的领域,没有电力或电力不足,包括冶金在内的所有重工业企业都无法正常运转。在乌克兰除了核电,更多是火电和水电,这些都是寡头争夺的对象。

乌克兰首富阿赫梅托夫就拥有第聂伯电力公司和基辅电力公司等几家大型电力公司的控股股份。

(乌克兰首富阿赫梅托夫)

能源对乌克兰重工业的作用显而易见,所以各路寡头都觊觎垄断天然气、石油进口业务和电力领域。他们希冀通过垄断能源领域来掌控重工业发展的命门,从而对国民经济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寡头对经济、政治和社会资源的垄断给乌克兰带来显而易见的消极作用,使经济发展失去自由公平的竞争环境,中小企业生存艰难,难以培育繁荣、有生机活力的市场经济。

更可怕的是,寡头们把乌克兰的财富都倒腾到了国外,几乎掏空了国家。乌克兰寡头的金融工业集团都是拥有国内外数十家甚至上百家企业的大型跨国公司,有国外注册的子公司,普遍存在海外账户问题,这是乌克兰资本外流的重要原因之一。

海外账户除了达到避税目的,还能成为寡头保存实力和东山再起的资本。拥有海外账户,可以避免国内资产因政治原因被冻结时可能造成的全军覆灭的后果。

那么问题来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众多国家同时开启了私有化改革?

2

答案很简单,全世界都被英美忽悠瘸了。

这个世界,其实原本就是国企的天下

二战后到上世纪70年代末,凯恩斯主义的经济理论和政策主张深深地影响着各国政府的宏观调控思维和模式,全球国有经济快速扩张。

苏联、东欧、中国、印度等许多国家都实行计划经济,就连西欧不少发达国家都建立国有企业以实现政策目标,大国企在全世界遍地开花。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政府深度干预宏观经济运行的政策遭遇了重挫。

70年代,发达国家普遍陷入“滞涨”,“重回市场”成为大部分经济学家和各国政府的共识。

在新自由主义思想指导下,以美英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掀起了一股大规模私有化浪潮,许多原来由国有企业经营的行业,如铁路、航空、银行、石油、电信、钢铁、煤气、造船以及军事工业等,都进行了私有化。

如英国首先选择英国石油公司(BP)作为私有化开端,1979年11月,政府持股由51%降至46%(1987年11月政府退出)。

经过试探取得成功后,英国政府自1981年—1984年在竞争领域进行了大规模私有化,在取得不错的效果后,以1984年11月的英国电信私有化为标志,英国在国家垄断领域也进行了大规模的私有化。

1988年10月,撒切尔夫人高调宣布“私有化无禁区”。

90年代初,在国企改革主体任务完成后,英国私有化向自来水公司、电力公司、学校、监狱等各个领域延伸。

这波私有化给陷入财政危机的各国政府成功续命。1979—1989年间,英国政府私有化收益高达360亿美元,政府财政状况持续改善,甚至还出现了财政盈余。同时,在这十年间,英国股市一直处于“牛市”通道,是发达国家中表现最好的资本市场。

这也让英美等国有了忽悠他国的实战成绩,在英美经济学家和政客的安利下,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走上了私有化之路,包括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解体后马上追随美国开始了大规模的私有化进程,国有资产被各大寡头瓜分。

但是,英美经济学家报喜不报忧,私有制引起的一系列严重问题他们绝口不提。私有化在一定程度上使经济摆脱了“滞胀”困境,但也使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加深,并带来严重的两极分化。

部分垄断领域的国企私有化后,“向钱看”压倒了“为人民服务”,出现了垄断定价、服务质量下降的现象。

比如英国铁路在私有化后事故频发,2003年英国政府决定从私营承包者手中收回铁路维护权,2009年还把一段铁路线收归国有。

新西兰国家广播电台、航空公司、铁路等,都在私有化后重新国有化。

另外,一些国有企业被外资控制后与东道国公众利益相背离,外资唯利是图,只要眼下有钱赚,谁管你长远利益?

德国的柏林电网由瑞典的Vattenfall公司控股,出于成本考虑,公司选择高污染的褐煤发电而拒绝选择绿色能源,同时柏林还成为欧洲电价最高的首都城市。至于环境污染?拜托,你柏林环境污染了关我瑞典公司屁事?

在私有化的一系列问题暴露之后,欧美各国开始悄咪咪地进行微调,这次,他们不再大张旗鼓了,我只负责把你们带进沟里,能不能爬出来,看造化,管杀不管埋。

就拿能源行业来说吧,欧美各国就探索出了税收、限制能源种类、干预终端零售市场等多种手段严格限制能源行业的过度私有化。

税收一直是政府控制能源行业的主要手段,英国对石油产品征收的税费占到了80%,税收还是塑造现在北海石油格局的主要力量之一。石油和天然气是极少的受特殊税收制度约束的的行业之一。

限制能源种类也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干预方式。比如德国政府不再更新核电站的设备,任由核发电行业衰退;在法国,尽管有着悠久的采矿历史和丰富的页岩气储备,但他们却相当排斥水力压裂技术(水力压裂是开采页岩气的主要技术);在日本,绝大多数核电站已经被关停,也许永远都不会再启用;而在美国,对污染排放的管制使得许多以煤炭为原料的火力发电厂关门大吉。

还有对终端零售市场的干预。在法国,能源价格长期被人为压低;在英国,政府一直在冻结能源价格上做着不懈的努力,至少有两家政党正在考虑严格限制能源公司的业务范围,让他们要么作零售商,要么作生产商。

来自政府的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管制措施似乎只说明了一件事,政府应该为私人能源公司的定价负有责任。

在政府的努力调控下,欧美各国勉强抗住了私有化的反噬,当然了,成功经验是不会推广的,都从沟里爬出来我上哪找优越感去?看着俄罗斯、墨西哥、乌克兰、印度等越陷越深难道不香吗?

尾声

我国反垄断法第7条规定:“国有经济占控制地位的关系国民经济命脉和国家安全的行业以及依法实行专营专卖的行业,国家对其经营者的合法经营活动予以保护,并对经营者的经营行为及其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依法实施监管和调控,维护消费者利益,促进技术进步。”

“前款规定行业的经营者应当依法经营,诚实守信,严格自律,接受政府和社会公众的监督,不得利用其控制地位或者专营专卖地位损害消费者利益。”

反垄断法的这条规定确认了国有经济控制一些重要行业的合法性。

国有经济的地位和作用一直存在争议,一些人将国有制与市场经济对立起来,将国有经济的退出作为市场经济发展的一个指标,甚至一些国企搞点副业都被骂成“与民争利”“奉旨垄断”。

但是,却很少有人提到,那些四通一达们不愿意做的赔本买卖,只有邮政在不计成本地坚持着,只要有邮编的地方,就有中国邮政

还有这次怒怼“一分钱充电”的国家电网,我国电费在全球本就处于较低水平,而且保持了十几年没有涨价,有的地方还降价了,这种“垄断生意”,换个私人垄断企业,你问问他干得了吗?

国有经济对一些重要行业的控制,不是一个简单的市场竞争问题,而是一个有关国家经济安全,乃至有关国家政治和社会安全的根本问题。

因为,你当国有经济退出就不会有垄断了?照样会有人来垄断,而无数血泪史已然证明,这样的垄断者,敲骨吸髓。

参考资料:

姚淑梅:《全球国有经济布局调整的趋势与启示》
李秀蛟:《浅析乌克兰寡头现象》
华尔街见闻:《全球能源行业都被政府控制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6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