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如果宋词也有排行榜,你觉得哪首是第一?

subtitle
品读红楼梦 2021-06-22 07:26

宋词之美,美得足以让人沉醉。

它的美丽是永恒的,就像那一轮照了千年的明月一样,穿越时空,亘古不变。

种种生活琐事,绵绵离情别绪,满腔爱国热血,脉脉儿女情长,在千年后的今天依旧生动,在我们的意会中,得到更完美的诠释。

如果宋词也有排行榜,那么,你心中哪首是第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第十名:

《暗香》

姜夔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

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

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

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

江国,正寂寂,叹寄予路遥,夜雪初积。

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

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

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上榜理由:

张炎《词源》评:

白石《疏影》、《暗香》等曲,不惟清真,且又骚雅,读之使人神观飞越。

  • 第九名:

《摸鱼儿》

辛弃疾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

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

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

怨春不语。

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

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

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

闲愁最苦!

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上榜理由:

梁启超《艺蘅馆词选》评:

回肠荡气,至于此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第八名:

《钗头凤》

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上榜理由:

此词节奏急促,声情凄紧,再加上“错,错,错”和“莫,莫,莫”先后两次感叹,荡气回肠,大有恸不忍言、恸不能言的情致。

  • 第七名:

《扬州慢》

姜夔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

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

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

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

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上榜理由:

先著、程洪《词洁辑评》评: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是“荡”字着力。所谓一字得力,通首光彩,非炼字不能,然炼变亦未易到。“水”、“桥”、“月”点明今昔情景的不同。

  • 第六名: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辛弃疾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上榜理由:

明代杨慎在《词品》中评:

辛词当以京口北固亭怀古《永遇乐》为第一。

  • 第五名:

《雨霖铃》

柳永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上榜理由:

清代贺裳《皱水轩词筌》评:

柳屯田“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自是古今俊句。

  • 第四名:

《水调歌头》

苏轼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上榜理由:

胡仔《渔隐丛话后集》卷三十九评:

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俱废。

  • 第三名:

《声声慢》

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的,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的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

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上榜理由:

清陆蓥《问花楼词话·叠字》评:

词曰:“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又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二阕共十余个叠字,而气机流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谓词家叠字之法。

  • 第二名:

《满江红》

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上榜理由: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评:

何等气概!何等志向!千载下读之,凛凛有生气焉。“莫等闲”二语,当为千古箴铭。

  • 第一名:

《念奴娇·赤壁怀古》

苏轼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

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

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上榜理由: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评:

东坡“大江东去”赤壁词,语意高妙,真古今绝唱。

有一种词,美了千百年,如今读来,依旧风雅。

说到宋词,我们立刻会想到晏殊,想起他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淡淡哀伤;

想到欧阳修,想起他的“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不关风与月”的爱情自白;

想到柳永,想起他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无悔相思;

想到苏轼,想起他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诚挚祝福;

想到李清照,想起她“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满腹愁思;

诗词,就是你坐在这儿,它就是远方。

宋词,就是你坐在这里,它就是整个世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