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他说:“我曾是一名西藏高原的汽车兵!这是我一生的骄傲!”

subtitle
雪域老兵吧 2021-06-22 06:45

曾是一名西藏高原汽车兵

马玉荣

再次见到原西藏军区汽车16团老政委杨啟纯时,他已是一位八十二岁高龄的老人。

杨政委87年从西藏军区汽车第十六团团政委位置转业至今已有34年了。今年6月17日,在成都市青羊区忠烈祠西街会府小院战友小型聚会上,我再一次见到了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参加聚会的均是曾在汽车团十连呆过的在蓉老兵。有后来当过团长的刘恒、副团长曾斌、副政委叶玉祥等。

时光苍桑,青春易逝,曾经的兵哥已是双鬓如霜的大爷。作为稍年轻一些的“老兵”的我,也被他们邀请过来。话题自然还是离不开当年、离不开兄弟、离不开团队。开心一笑,百年少,总是讲不完,道不尽,仿佛就是昨天。这群显得像小孩的老兵们。你一言,我一句,仍是滔滔不绝,没完没了。趣事、乐事、苦事烦心事倒了个够。大家脸上,总是堆积着笑容。

杨老政委头发、眉毛已全白,高高清瘦的样子未变。炯炯目光很有神,声音仍是那么宏亮,一点不显老,还能看出当年的霸气。

他已不认识我了,在他面前,我是新兵。在田长寿老兵介绍后,他点点头。说:“我知道你的名字"。我向老政委和各位老兵一一问好后,又回到他身边,双手递过我新出版的散文集《兵车西行》,他说:“这个书名好”!连说了三次好,好,好!尔后又轻轻地反问我,“兵车西行”是什么意思?我回答:我们汽车团在祖国的最西端,又是在西线执行运输任务。沒等我没说完,他抢过话题:“兵车西行出自唐诗,意义厚重!”再一个“好"字。我笑答:“是的”。我看得出,他虽上了年纪,思维敏捷,仍不失当年气质,豪迈霸气十足。他不但是一位能力超强的老者,更是一位典型的老知识分子的睿智。

不一会,他随手从橙子上取过一个褪了色的黄布包,小心翼翼地从包里掏出一叠厚厚的本子,像似本子,又像是一片一片条子。本子封面已泛黄,又很陈旧,看得出是用了很多年份。本子用了一个老式铁匣子夹着,有点像过去账房先生用的账本。他不停翻,像要找什么?我凑近一看,里面夹了不少纸片以及他书写的对联照片,有的还裹了塑,他轻轻取出一张,递给我看。我知道,他一直坚持书法,而且书法功底。了得,我连连说:“好字,好书法"。其实我也不懂书法。他自豪地说,他两个孙子在他影响下,书法非常好,均获过省、全国大奖,而且学习成绩也好,一个在川大读研究生,一个在上大学。我想,也许是老政委言传身教吧。

在旁的王老兵告诉我,他每次聚会总是带着这个黄包,里面装着杂七杂八他舍不得离手的宝贝,已有十多年了。

看得出,杨政委是个爱好书法,生活简朴的老人,听说有好多单位请他楹联墨宝。

我是84年到汽车团的,那时他是团政委。在汽车团,老兵多,我只能算新兵一个。全团几千人在一个大院,偶尔会看到他。后来我是团里新闻报道员,在团里也算一个“人物”,他应该认识我的。

杨啟纯政委真的是一名资格老兵,地地道道的老兵,他入伍时,我还没出生。

57年他考入成都航空技术学校,60年毕业时入伍到西藏军区汽车第十六团,参军后第二年就入了党,第四年提干。前后在汽车团干了24年,从战士成长为团政委。

62年中印自卫反击战,他那时还是战士,已掌握了驾驶技术,可以单独驾车随车队送物资到前线。听到隆隆的炮声,他一点也不害怕,正值20来岁,血气方刚,胆大心细,将任务完成。西藏再险的路他也跑过,他常说:“十六团的兵,没不敢开的车。”一次,他随连队送战备物资到错那麻麻沟前线,那时还没修曲水大桥,车队要过羊八井翻越麻江山,再在尼木轮渡过河后,弯弯拐拐一天才能到山南。由于路况差,几乎是搓板路,去返一趟要七八天,而且还要开夜车,几乎没什么可吃,均是压缩干粮,没开水喝,只能找干净的河水,而且还不能乱喝,否则会要命。生活苦不堪言。可他和老兵们一样,从不言苦言累。那时他年轻力壮,力气非常大,投掷手榴弹可达70多米,而且有文化,又聪明的,各种枪支弹药都会摆弄。返回时,有时要拉烈士遗体回山南烈士陵园,他说,牺牲的都是年轻人,一点也不害怕,他是出了名的杨大胆。

64年底,由于他工作出色,能力强,他被直接提升为排长,从此, 他既是一名技术超群的汽车兵,也是一位智慧能力超人的领兵人。

20多年,不论是战士还是干部,方向盘从没离过手,他的绝招是:胆大心细,靠技术。在西藏边防开车如钢丝绳上耍把戏,必须练就一身绝活。

后来,他当上了汽车团政委,他说他最得意的是,那时汽车团在编8个营(4600)人,车辆上千台,在西藏说起汽车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自治区、拉萨市领导都知道汽车团在边疆稳定西藏建设做出的巨大贡献。特别是在当时,上级下发资金短缺的情况下,全靠自筹资金几百万修建起了拉萨乃至西藏最大最好的俱乐部,可容3000多人,除了我们汽车团再无第二家。还有是修建布达拉宫广场,团队免费义务出动车辆援助几千台次帮助拉材料,运沙石,短短几个月,就把广场建好了。

87年,杨啟纯转业至四川省交通设计院直至退休。他说,回想起部队生活,仿佛是昨天,格外亲切。2011年,汽车团成立60周年,他受邀请再次回到汽车团,看到曾经工作过二十多年的团队,如同回到了家里。走走看看,格外亲切,他并亲自书下:“建团六十年进藏六十年奋斗六十年雪域高原书壮志;立铁马三千驰万里边疆物流千万吨业绩卓越建奇功。”这幅楹联。

一位老兵,一位老人,一位长者,在他身上,我仍能看到他的兵心,仍能聆听到他当年的豪言壮语。他说:“我曾是一名西藏高原的汽车兵!这是我一生的骄傲!”

(注:本文插图均由作者提供)

作者简介:

马玉荣 拉萨市自主择业军转干部,业余时间喜欢咬文嚼。

作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