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安徽女子怀孕5个月,婚礼前2天男方突然悔婚:父亲重病,她要一百万

subtitle
新闻晚高峰 2021-06-21 22:15

小情侣相恋一年半,女方怀孕5个月,肚子已经显怀,订婚宴都已办过,然而婚礼的前两天,男方却突然毁了婚。此时终止妊娠,女方身体会受到很大的伤害;可若将孩子生下来,非婚子女的日子,也不好过……悔婚的男方表示,家庭条件有限,女方父母的要求他实在无法满足,很寒心。

难道彩礼已经成了感情的“试金石”吗?在金钱面前,感情真的一文不值吗?这其中是否有什么隐情呢?

领证前夕

男方突然悔婚

来自安徽的小玲(化名),有一个相恋一年半的重庆男友,五个多月前,小玲检查出怀了孕,双方便决定先领证,然后6月11日在重庆举办婚礼,毕竟肚子越来越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就在领证前夕,男方突然提出分手。小玲懵了,自己挺着大肚子,订婚酒也喝过了,这让她如何面对家人亲属?

小玲啜泣着:“我现在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相处了一年半,还有一个正在孕育的小生命,按理说,如果早有分手打算,订婚酒时男方就该拒绝,在此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男方说,家里人本来是很高兴的,为了筹备婚礼,糖烟酒买了一堆。眼看着婚礼马上到来,女方却经常因为一点琐事,或满足不了条件,就威胁不结婚,这种伤人的话,怎么能随便挂在嘴边呢?他感觉很心寒。

小玲说,男方从始至终都没去安徽老家看望过她的家人,礼节方面一点都没做到,且彩礼要的也不多,八万八千元,男方只愿意给五万。

男方解释道,他父亲身患癌症,家里条件不好,他承担着家中所有的经济支出。女方家里说,婚礼要遵循安徽风俗,不仅要彩礼,还有五金和四大件。

此外,女方母亲表示,婚礼要举办两场,一场在重庆,另一场则要去安徽。如果达不到她的要求,婚就不结了。女方的种种要求让他感觉压力山大,所以就提出了分手。

女方索要赔偿

男方无力承担

既然不能结婚,孩子被生下也不会幸福,毕竟非婚子女仍要背负着他人的目光。可小玲心中有所担心,毕竟胎儿已经五个多月了,做手术会不会对她的身体产生无法挽回的影响呢?她还年轻,以后的生活又由谁来保障?

于是,小玲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在承担她就医费用的同时,还要补偿她100万。

婚礼的要求都无法满足,更不用提这一百万的补偿了,男方表示,就是把他卖了也不值这么多钱。

小玲表示,索赔一百万的事情确实有,但她说的是气话,但五六十万的补偿应该有,如果手术影响以后生育,她要用钱治病。

男方的态度比较明确,感情破裂,已经无法继续交往。摆在小玲的面前有两个选择,一是终止妊娠,他会承担所有费用,也会给一些补偿;第二,就是将孩子生下来,养育孩子的过程中,他也会尽到该尽的责任。

目前,双方仍然处在僵持阶段。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