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豆瓣8.4分,争议为什么这么多?听听导演怎么说

subtitle
博客天下 2021-06-21 18:4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希望这个节目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宝藏综艺,或者是他们的人生综艺,是一个90分的东西。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它可能不及格。但我不希望它是大多数人的70分。”

作者丨屈露露

编辑丨孤鸽

《恰好是少年》昨晚放出了“番外篇”,观众心心念念的“剧本杀”情节终于播出了。

4月,这档以董子健、刘昊然、王俊凯三人友情为主线,展现他们旅途生活的真人秀,成为2021年的“全民爬墙”综艺,屡屡登上热搜,豆瓣评分也稳稳落在了8.4分。

一个网友看完节目后,甚至评价道,“中国竟然也能有这样的综艺。”中途,节目曾停更两周,微博评论区就炸开了锅,很多人在询问到底什么时候开播。

节目中,几个大男生在包间里吃饭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手里的动画片;董子健为了庆祝生日带着几个人浩浩荡荡地钻进了彩票屋,玩刮刮乐并中了奖;董子健对着镜头自娱自乐开直播......

《恰好是少年》在市面上几乎找不到样本,如果用一个词去形容,就是“原生态”。不讲究形而上的花活儿,全是靠真东西绑住观众。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的评论声音都向好,网友的质疑声也不断涌起。

比如,导演组“无干预”的状态,让节目变成了一个专业版的Vlog;节目中没有冲突,略显平淡;有人质疑是剪辑节奏不好;错失丁真也让一部分网友失望……

对于这些意见,导演胡明在接受《博客天下》采访时说,早在拍摄之前,他们已做好了被骂的准备。

但他做节目比较坚守的标准是,自己手里出去的东西一定要有表达,它或许是故事,或者是某种情绪,这些东西是其他节目里看不到的。

他希望这档节目于他们、于观众来说,不仅停留在一档综艺上面,更是一次特殊的生活体验。

以下是胡明的自述:

他们仨给了我预期之外的东西

我是感知派的综艺导演,什么是感知派?周迅曾经在节目中讲她的表演,是从生活中感受表演,她就是感知派。我是一个敏感的人,很多情绪都来自对生活的感知,《恰好是少年》也是如此。

有一段时间,我打开社交媒体,看到热搜上好像每个人都在围观争论。谁又发表了什么偏激言论、谁又在跟谁吵架……真的,这个世界太繁杂了。

这些东西真的能给人带来什么信息吗?我保持怀疑。为什么它们可以博人眼球,可以成为热搜?它让我产生一种错觉,我就像是看热闹的人:外面邻居吵架了,我出去看个热闹。

所以,我想做一点正向的东西,它能有信息量、是美好的,这是我对《恰好是少年》最大的需求。就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董子健、刘昊然、王俊凯,他们是这个节目成立的根本。

一开始大家的状态就是很放松的,董子健想去云南,刘昊然想去川藏线,王俊凯说想去海南。我就觉得这个事情好,又可以看山又可以看海,那就都去呗。

我想的比较简单,这个节目的关键是遵循本心,他们一定得认真旅行,且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们提供了大框架,我们再进行一些规划,导演组花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踩点。

录制之前,我希望董子健、刘昊然、王俊凯他们仨的状态是真实的,就像你我身边的朋友一样。素材到手之后,我被吓到了,“我的天哪,怎么这么真实?”

刘昊然拿着一个电动剃须刀在镜头前剃胡子,王俊凯穿秋裤……我有想过他们真实,但没有想过他们如此真实。

录制第一天,我们安排在一个温泉的民宿,我原先担心他们不会去泡,后来想怎么着也会穿着衣服泡吧,只要能穿衣服去泡一下也行。结果,他们仨光着膀子去泡了。

看素材会更明显,你能够把每个人看得很清楚,我相信观众看完第六期后的感受也是一样,看到乐队出现在面前的那些开心,是溢出屏幕的开心。

他们给到我的所有情绪都是足够真实的,这件事是我最想要的,也是最让我意外的。

因为要真实,整个节目的保密措施很高,很少有路透。我不喜欢保安把他们围起来,也不喜欢画面里出现路人或者粉丝们拿手机拍摄。

节目的理念是真实旅行,一开始执行的方向也是这样。

就连导演组自己都不知道他们会去哪里,干些什么事,更不可能有节目日程表,大家都是临时(待命)。跟着他们仨的车只有2辆,能够随时知道路程的只有我。

更别说拍摄手段了,如果去人群多的地方,我们都用小型设备隐秘拍摄,没有人能get到我们是在录节目,就算看到,也以为我们是在拍一个抖音或者拍一个Vlog,他们仨衣服都很日常。

我会根据不同的拍摄场地选择不同设备。在人不是很密集的海滩上,就用小稳定器一起拍摄。去鱼子西露营,人流是可控制的,大设备就被派上了。

我们在路上的素材大多都是小设备拍摄,并且尽量不打光,即使画面噪点高,也能接受。董子健过生日那天,他们一行人钻到彩票屋里买彩票,那是用一个索尼的小设备拍摄的。

他们给了我预期外的东西,这是我之前所没想到的,我原先担心他们有包袱。

每一件事儿都是这场旅途中的天意

在旅途当中,遇到志同道合的新朋友,大家彼此成为很好的伙伴,对他们的人生来说,是新的体验,这是《恰好是少年》想要探讨的。

当朋友的朋友最后也变成了我的朋友,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金大川一开始是董子健和刘昊然的朋友,去鱼子西露营的时候,他们邀请金大川过来,但到了后期,王俊凯和金大川之间也玩得非常好。

邀请朋友做飞行嘉宾这件事,在录制前就和他们仨说过,他们可以邀请朋友加入这场旅行。他们在车上就聊过,谁会来、谁有档期,都会去问各自的朋友。

如果去到当地,有朋友恰好在那拍戏,他们还说能不能去探班,不过后来为剧组考虑,就作罢了。

现在加入的彭昱畅、尹昉,就是他们在旅途当中给出的人选。当时在车上他们就聊这次去云南还会遇到谁,董子健就说,“彭彭”。

刘昊然和尹昉、彭昱畅三个人合作过《一点就到家》,几个人私底下关系非常好,而我们团队也一直在做《向往的生活》,跟彭昱畅也挺熟的,就邀请一起来玩。

关于三个人去找丁真的事,其实还有很多素材,但是因为各方面原因没有放出来。

我看到网上很多人在骂节目组,说你们为什么不协调好丁真,说刘昊然那么喜欢他,你们为什么不安排,让他们可以看到。

我觉得这就是《恰好是少年》与其他节目最大的不一样。正常做节目,导演组都会去安排好流程,他们一定会见到丁真。为什么我们没做成?我更希望他们自己去达成,这才是更重要的。

这不是节目组提前安排好的会见,彼此都知道……如果节目组给他们安排好去见一个人,那这不是真实的旅途。遇见丁真,是他们旅途中很偶然的一件事。

包括我们节目中所有来的人都是“随缘”,能遇到就遇到,遇不到就算了。

另外有一点是,大家希望这次遇见是平等的,这也是他们三个人和我理念很契合的部分。

他们期待见到新朋友的情境是,我是因为喜欢你,我想要认识你,而并不是因为我是谁,我在拍一个节目,我要你来。不是要消耗你和消费你。

他们都不想有这样的感受。所以在路上一直说,怎么样以更合适的方式去见丁真,最后三个人商量好,说去看一下丁真的直播现场。

当天晚上,丁真一直在附近直播,但是那天天色很晚了,他们晚些时候又要去稻城亚丁,12月份道路上都是冰,连夜开车不太安全。因为大家不想在理塘过夜,担心王俊凯的高反变严重。再加上丁真直播现场人非常多,还要考虑安全因素。

基于各方面的原因,这件事没有达成,这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没有谁说心不舒服。《恰好是少年》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就像去看日照金山一样,能看到就看到,这些事情都是天意。

我觉得这也是真人秀最美妙的地方,大家可以去谋划这件事,但至于最后能不能做到,或者能做到多少程度,要靠命。如果所有的东西都是安排,其实很没意思。

导演组录的时候其实也抱着很大的期待。当一个东西没有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时候,我希望大家能理解,因为没有人比节目组更希望能完成这件事。

剧本杀环节亦是如此。一个东西没有出现,并不代表着它不会以更好的方式出现,我希望大家先能抱着一颗善意的心去看这件事。

我比任何人都希望这个节目好,它没有出现,一定是有它的原因。一个事情没有结束之前,先不要去评判它。

专业版的Vlog,有什么不好吗?

最近我一直有个感受,就是人们大多时候对综艺的需求很简单,比如获得一些快乐、打发一下时间。人们可以花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看一场电影,但鲜少很正式地花一个多小时看综艺节目。

有天我发了个朋友圈,说我希望大家看综艺,看到的不仅仅是快乐,我希望是喜悦。

快乐就像挠你的胳肢窝一样,我挠你一下,你就可以获得。但喜悦不一样,就像你今天晚上睡得很好,早上起来就很喜悦,它很难传递给更多的人,因为喜悦是情绪的产物。

我希望大家看完《恰好是少年》之后,得到的不是被挠了一下胳肢窝的“快乐”,而是看完整期节目之后,我很舒服,我很喜悦,这就是我做这个节目的初心。

但做节目的人首先要取悦自己,你自己喜欢并认同它,才有可能取悦到别人。拍摄《恰好是少年》之前,我觉得它的评论一定是两极分化的走向,喜欢它的人会很喜欢,不喜欢的会觉得它很无聊,做节目前我已经做好了被骂的准备。

有人说这个节目是专业版的vlog。我想说,专业版的vlog有什么不好吗?它一定是不好的事吗?

我并不是说我们节目好或者不好,每个人有自己的判断。一个新东西出现的时候,一定会损失掉某些东西,但这才会让作品不同。

我做节目有自己比较坚守的标准,那就是手里出去的东西一定要有表达,它或许是故事,或者是某种情绪,这些东西是其他节目里看不到的。

《恰好是少年》最好的观看效果就是没有快进,没有倍速。大家看完一个长内容之后,与它产生了情感共振,获得了某种情绪,这件事对我来说更重要一些。

因为有了这些共识,团队在节目素材选择上要有取舍。

《恰好是少年》是所有嘉宾都录制完节目后,才开始的剪辑工作,在内容布局和故事脉络上有全局考虑。每一期有一个新表达,是这一期的重点,看完8期素材之后,已经做好了提前的主题划分,这是和其他节目在操作上不一样的地方。

如果把所有内容都均等地呈现给观众,节目不会有轻重,我不太喜欢“没有选择”。

什么是“没有选择”?就是我把所有的素材都堆上来,然后你们自己选一个看呗,想看什么就看,不想看就跳过,我会觉得(做这个事情)特别没有成就感。

导演组也并不是没有干预,第六期采用拉幕布的方式就是导演组的干预,如果完全不干预它,就没有这一场livehouse。

第六期王俊凯在船头直播,刘昊然和董子健在玩水上项目。导演组做的干预是,让驾驶员载着他们去船头玩,这样三个人的互动就有了。

就像现在,大家能get到第五期的呈现方式,因为相对之前,它更直接和简单,第五集想要表达的是“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一起陪我幼稚的人该多无趣”。

但如果每一集都是一样的模式呈现给观众,大家去玩一个项目、一个游戏,我觉得节目是没有灵魂的。不能说一个东西好,我就只做这一个东西,海鲜很好吃,如果每一期都吃海鲜,你也会吃腻。

有时候看网上骂剪辑人员的评论,我觉得对他们挺不好意思的,我真的(把他们)折磨得挺惨的。他们花了剪两个项目的时间来剪这一个项目,从12月份进后期一直到现在,半年的时间在剪辑《恰好是少年》。

一般完成一个节目,对他们来说,周期也就是三、四个月。如果不是出于对节目的认同,他们也不可能做到这样。有的动画设计我已经通过了,但他们还会跑过来跟我说,我还有一些新想法,你看这样改会不会更好。

所以,这不是剪辑带来的问题,如果大家觉得有问题,那是因为导演组的工作还还没有做得足够好,还可以更好。我希望这个节目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宝藏综艺,或者是他们的人生综艺,是一个90分的东西。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它可能不及格。

但我不希望它是大多数人的70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