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集惊动央视,这档“国产慢综艺”怎么能火2个月?

subtitle
Sir电影 2021-06-21 18:11

一档“国产慢综艺”火了整整两个月。

Sir也悄悄追了两个月,越追越奇怪。

说它是顶流吧,还真是——

N次热搜,每次更新还会惊动央视,甚至外媒,请各大专家逐帧研究、讨论。

你说它简陋吧,也真简陋——

没明星,没台词,没剧本,每次就更新几个镜头。

开播两个月了,到现在节目名字都没定下来

什么节目那么怪?

别急。

Sir说出来,你一定追过。

可它的前世今生,你却未必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出逃

说是“慢综艺”,其实就是拍一群网红走路。

对,走路,不是旅游。

怎么走?

从西双版纳向北走,目的地未定,走累了再回来。

一走就是一年多,至今溜达距离超过400公里。

第一次引爆网络,是几位嘉宾深夜进城压马路被偷拍。

姿态“嚣张”,网友惊呆。

于是,一档全新户外节目从此开启。

持续两个月,全民围观——

“象”往的生活。

甚至做到了“文化输出”,火到海外。

最真情实感的要属日本,每天找专家分析大象目的地。

演播室内还专门放置一个等大的“象”形立牌,妥妥明星待遇。

没办法,谁叫这帮嘉宾天生自带“综艺感”

出糗瞬间,有。

兴致来了,豪饮200斤不是事。

不喝酒喝水吧,这节约用水的意识也不到位。

△ 来源微博@央视网

走着走着,双双踩沟里。

爆笑趣事,有。

就不说那些被频频“光顾”的村民们。

一头小象想要和小猪玩耍,一不小心,就把人家都拆了。

△ 猪:我当时害怕极了

而这场大象迁徙中的最大受害者,竟然是村口大黄。

以及贯穿“节目”全程的谜团。

这群大象到底是要去哪儿?

说实话,这不比那些找一堆艺人比尬的慢综艺精彩?

比如最近一次刷屏。

航拍机拍到名场面:

野象群们围成一圈躺着睡觉,嘴角似乎还带着笑。

网友们一边被这画面治愈,一边仿佛get到了新的知识点。

原来大象可以躺着睡觉!

事实上。

他们的秘密,多的是你不知道。

两个多月来,我们持续被灌输:大象真萌,真暖,真有趣……

而Sir今天就要聊聊——

“象往的生活”,番外篇。

“戳穿”这群顶流网红的真面目。

比如,大象其实跟人类很像;

再比如,大象,并不想跟所有人类亲近。

02

你知道的大象

大象和人类有很多相通的地方。

有着差不多的生命长度:大象寿命,平均70-100岁。

有着同样艰难的生命孕育:雌象每五年才能怀孕一次,怀胎22个月,将近两年。

我们还有着相似的成长历程:

学习。

都知道大象的鼻子柔软又灵敏,相当于人类的手。

人家也不是生下来就会。

小象学会驾驭自己的鼻子,大概需要6个月的时间。在这之前,笨拙得仿佛不会使用筷子的小孩儿。

学喝水,总是半个脸都埋进去。

学蹚水,总是半天下不去脚。

△ 《大象女王》

学跨障碍。

要是紧急赶路,家长没时间管,就得学会灵活运用自己的小短腿。

等家长想起来,回过头看。

傻儿子总是被卡在中间……

最“奇葩”,学吃土。

技术活。

大象平常需要从盐渍土里汲取所需的盐分,既考验鼻子和脚的协调能力,还要控制呼吸。

一个不小心吸多了,还得轻轻踩住鼻子防止打喷嚏。

怎么这么多要学!

小象跟人类幼崽一样,也有不耐烦、不听话的时候。

学累了,看到什么都想逗一逗、蹭一蹭。

诶,那边有鸟!

一个冲刺,故意过去耍个威风。

诶,那边有鸽子!

象鼻甩甩,一通耍流氓。

等等,这不是我最爱的蜣螂兄吗!

哎呀,正辛辛苦苦推着我的粪球呀。

走过路过,那不得打个招呼——

△ 蜣螂:满脸写着脏话

实在没人,也要想办法自得其乐。

用鼻子扫水。

或者自己踩着个轮胎啪塔啪塔地走。

△ 图源抖音@无穷小亮的科普日常

还有网友最好奇的一个知识点——

大象原来会躺着睡觉?

会,但很少。

大象家庭观念极重。

它们是母系族群,雌象一生待在象群,雄象长到十三岁左右就会离开,和其他雄象组成零零散散的小团体。

所以你看到的每一群大象都是一家人,包括妈妈和阿姨,以及幼年小象。

为保护老弱,成年大象会围成一圈,把老、幼夹在中间。

连睡觉也是站着。

云南野象躺着睡,说明它们当时很有安全感。

03

你不知道的大象

都说大象“通人性”。

其实,大象的灵性,甚至高于“人性”

象鼻是他们的工具,也是他们的“触角”。

我喜欢你,就用鼻子蹭蹭你。

微博上有这样一则新闻:

一头小象掉在土坑里爬不出来,人们开挖掘机帮了一手,画外还有人在“嘿嘿”地加油助威。

最后,小象终于爬出来。

然后,回头,用鼻子蹭蹭挖掘机。

△ 图源海客新闻

人类救他,他就喜欢人类。

河里有人游泳,大象误当成落水者,奋力营救。

喜欢人类,他就相信人类会永远救他。

非洲一头大象被人打伤中弹,它却没有逃,而是站在马路上,向过路的人求助。

大象的记忆力远超人类,控制情感的海马体占总脑容量比超过人类50%。

更牢固的记忆,更丰富的情感,也意味着更深刻的感受。

比如,死亡。

还记得上面那个刚学着用鼻子、学吃土的小象吗?

因为饥饿和劳累,它没来得及长大,倒在迁徙路上。小象死的时候,妈妈在旁边站都站不稳,发出低沉的哀嚎。

大象是极少会举行葬礼的动物之一。

当象群发现有病重或死去的同伴时,就会围在TA周围,用象鼻依依不舍地抚摸。

流泪,嚎叫,像人类般放声痛哭。

不止。

象群会把叶子和泥土盖在死去同伴身上,为它修建一个巨大“坟墓”。

静静地“守灵”好几天,不忍离去。

还不止。

甚至路上遇到已经成为白骨的同类,也会进行类似“葬礼”,挨个用象鼻抚摸白骨,集体吊唁。

再比如,痛苦。

巴基斯坦马加扎尔动物园的亚洲象Kaavan,一头三十多岁的亚洲公象,曾被媒体们称为“世界上最孤独的大象”

从小在环境堪忧的动物园中独自生活,天天被要求驮着人拍照,因此年幼时的Kaavan性格变得焦躁。

后来另一头雌象出现,成了Kaavan的妻子,日子有好转。

但脏乱差的环境让妻子感染病死,Kaavan直接患上抑郁症。

之后,他常年保持以下姿势——

要么在沉默中灭亡,要么在沉默中爆发。

1994年,美国都在报道一头“发狂的大象”,泰克。

泰克是一头马戏团的大象,需要完成日常的马戏团任务,踩圆球、钻圈等。

而对于大象的训练方式,就一个字,痛。

驯兽师用火烧过的铁棍抽打泰克的腿,用鞭子抽打泰克的脑袋,铁钩剜肉,让它挨饿受冻。

统治、屈服以及疼痛

组成了完整的驯兽程序

用痛和恐惧来刺激条件反射。

泰克如此被训练21年。

突然一天,泰克进行表演时,突然“发狂”:

先踩死驯兽师,再踩死美容师,最终导致13人死亡。

然后冲出铁笼,跑向街道。

一路狂奔,头都没有回。

身中至少86枪,获得30分钟的自由,它终于缓缓倒下。

而这就是泰克的一生。

04

你不敢想的大象

有一个词是Sir通过这次云南野象北迁才了解到的。

“人象冲突”。

不要辜负大象的灵性,但也不要忘了它的兽性。

任何大型的动物,狠起来都猛如虎。

大象是温和的食草动物,几乎不会有攻击行为,但不代表就不会伤人。

每年都有大象踩死驯养员的意外事故报道。

不过野象伤人,案例还很少。

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人类过度开发土地,野象的栖息地被持续压缩,越来越多的大象跑到田间吃庄稼。

然后就免不了和当地人起冲突。

从1997年起,每年就有15-20起野象伤人的事件,平均每年导致3人死亡。

2011-2017年间,云南因野象袭击人类事件而受伤的159人,死亡的32人。(数据来源:澎湃新闻《世界大象日丨西双版纳人象冲突调研回顾》)

主要原因,还是人太大意了

勐海县林业局副局长周云华曾说:

“100米以内,大象若要攻击你,如果没有武器,基本无救;200米以内,成功逃脱的人堪比刘翔。”

笑归笑,这真不是玩笑。

人家看着敦厚、笨重。

但也能以每小时24千米的速度快速行走四五百米的距离。

狭路相逢,跑过你的小短腿,绰绰有余。

大象的体型也绝非虚胖。

象鼻随便碰一下,车的保险杠就被碰凹了。

云南几乎每年都会有野象伤人的事件发生。

通常是野象误入农地,而村民们没有及时发现不小心走近,或是试图驱赶,然后就发生悲剧。

甚至半年内就发生多起。

而且大象的族群意识极强。

如果其中一头感觉自己受到了威胁,其他个体都会立马起反应。

所以视频中,大象们并排压马路看起来霸气十足。

其实旁边还有紧急疏通的交警、消防队员们。

△ 图源微博@时间视频

Sir必须提醒:

如果在野外发现大象,一定要及时避让,安全距离起码200米。

不要随意上前围观、拍照、驱赶。

05

“象”往的生活

对大象来说,迁徙是常态。

它们有季节性迁徙和漫游的习惯。

主要为了寻水、寻食物、回家。

野外生存的象群,要面临自然危机。

遇上干旱天气,族群头领就要及时带着象群迁徙。目的地和路线,是靠着祖祖辈辈的头领传下来的。

这是一场漫长且随机性极大的跋涉。

有草的地方,不一定有水。有水的地方,也不一定有草。

如果遇上持续的旱灾,随时都可能倒在路上。

相比起来,在自然保护区的象群,环境没有那么恶劣。

它们要面临的问题,是

中国的野生亚洲象数量目前约300多头,都生活在云南的西双版纳地区。

这次出逃的“断鼻家族”,随随便便就已经占了5%。

而云南的亚洲象栖息地被人类大面积侵占,大的保护区被农田和路网分割为几个狭小的子保护区。

野象不得不经常往返迁徙。

所以这些北迁的象群,一开始并没有引起太大关注。

因为经常会有大象从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溜达”到普洱市的另一个保护区,只是这回不知道为什么走过头了。

有一点可以肯定:

象群每一次出发,只是为了活下去。

它们不得已要穿过农田,取食农作物,容易和人类发生冲突。

大象是受害者,人同样也因此成为受害者。

为了减缓人象冲突,帮助当地居民,政府和当地的机构每年都会花费巨额的资金去建造防象围栏、预警系统,赔偿受损的居民。

1991-2016年间,云南因野象肇事就造成了3.27亿元经济损失。

这次事件中,人们对于大象们拆家、抢食、被投喂津津乐道。

不过背后,也是实实在在的损失。

四十天,损失就近680万。

为引导野象改变路线,远离人烟,还要进行适当的投喂,每一次都要花上不小的精力和人力。

结局如何,谁也不知道。

看到野象群倒地睡觉,让Sir在治愈之外,更担心。

有人保驾护航,随时随地任意取食,肆意嬉闹的状态,已经让大象们感受到了幸福和安全。

这或许是它们“向往的生活”。

但。

它们向往的家,又在何处?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超有钱婆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