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卖中国全球最高价疯狂收割中国病人,外资药企今天为何不嚣张了?

subtitle
华商韬略 2021-06-21 18:06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特色成长计划】签约账号【华商韬略】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 | 华商韬略 莫莉

古人以“不为五斗米折腰”为文人风骨。这样的风骨,饱读诗书的戴建业却要不起。

有一次,有人当面质问戴建业,为什么为了钱到处走穴?哪里还有文人学者的风骨、风范?

戴建业无奈道出实情:我夫人得了肺癌,一盒靶向药51000元,只能吃一个月。这是我几个月的工资,你知道吗?别跟我谈文人风骨!

戴建业为救妻子放下傲气,四处赚钱,令人不禁想起那句古话“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

从价格上看,这种逼得戴建业丢下“文人风骨”的药,应该是阿斯利康的第三代肺癌靶向药泰瑞沙(奥希替尼),2017年进入中国市场时定价51000元。

戴建业是幸运的,还可以靠走穴赚钱买药。为了活命,很多贫穷的患者也只能铤而走险吃印度仿制药。这才有了《我不是药神》那句刺痛国人的台词: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此前,因为国产药不争气,进口药进中国的价格往往漫天要价,甚至是全球最高。即便是已过了专利保护期的药,在中国市场依然降幅很小,甚至不降价。但到了其他国家,这些药的价格却比中国便宜许多。

比如《我不是药神》里的“格列宁”,其原型为诺华的“格列卫”(伊马替尼)。该药2013年就已过专利保护期了,但到了2018年,单瓶价格还维持在23000元到25800元之间,约为同期美国售价的1.7倍,澳大利亚价格的2倍多,香港售价的1.38倍。

类似的产品,还有治疗乳腺癌的赫赛汀等很多救命药。当时,这批药在中国几乎没有对手,都是“躺赢”。

现在,情况大逆转了。

2018年5月31日,国家医保局正式成立,当年10月就开展了第一批国家谈判,17种抗癌药大降价。戴建业夫人用的泰瑞沙从51000元/盒降到15300元/盒,降价幅度70%!医保报销后个人只需要支付4000多元。

2020年3月份,中国本土的同类创新药,江苏豪森的阿美替尼获批上市,对泰瑞沙市场形成了威胁。

这也给国家医保局谈判提供了新的筹码。在当年的医保谈判中,泰瑞沙价格进一步降低到5580元,加上医保支付,个人负担的部分只有1600多元,不到印度仿制药价格的一半!可惜,戴建业的夫人没有等到这一天。

通过国家谈判降价,包括全球最火的免疫抑制剂(PD-1)在内的数百种药物,平均降价50%以上,很多产品的成交价都比周边国家或地区的价格都低。

天价抗癌药降到了平民价,既有国家医保局超强的议价能力,也离不开中国药企实力增强。国产“吉非替尼”(肺癌一代靶向药)、“赫赛汀”等纷纷上市,逼得进口产品价格大跳水。

中国在从制药大国向制药强国迈进。中国患者用药再也不必仰人鼻息!从这个意义上讲,国家有力量,文人才能有风骨、普通人才能更有尊严。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