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寒门学子陈慧祥:哈工大毕业赴美留学,6年后却在实验室自缢身亡

subtitle
清诺晗 2021-06-21 17:1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9年6月14日美国佛罗里达的华人留学生圈子里一条消息引起了轩然大波。就在当日早晨八点左右,留美博士陈慧祥被当地警方发现吊死在了自己的实验室里。经过现场勘查和摸排走访,警方排除他杀可能,确立这起案件系陈慧祥自缢身亡。

然而这位死者的履历并不平凡,他生前已是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在读博士。就业前景一片大好,在未来前途无量的时候,为什么他会选择以这种痛苦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呢?

据此学校展开了一系列调查工作。首先发现的就是陈慧祥生前定好时间发送给家人,女友的遗书,遗书中有信息表明,他自己被华人导师逼迫发表一篇存在严重问题的论文,他因此问题多次向导师申请撤稿,但屡次遭到拒绝,最终觉得无望而自杀。

难道区区一篇论文就让陈慧祥选择了以这样极端方式而结束自己的生命?他生前的诉求除了不帮忙的直系导师外,就无他人可以求助了吗?

为了了解这一切背后的真相,人们开始收集关于陈慧祥生前与身边同学以及家人的各方面信息,希望从中能够清晰事情原委。

陈慧祥出生山东临沂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只是镇上中学的老师,家庭条件除了保证基本的温饱和就学外并不算富裕,但从小受父母知识文化观念的熏陶,陈慧祥自小就在学习方面表现出了不俗的天赋,高考成功考上吉林大学,并于2011年本科毕业,之后又进入哈尔滨工业大学进行深造。

2013年硕士毕业,他优秀的履历以及专业成绩受到许多外国名校的认可,并愿意为其提供奖学金,陈慧祥再三权衡之下,因为考虑到自己与美国的佛罗里达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教授李涛的研究方向较为一致,而且这位教授的科研经费也较为充足,便选择了前往就读。

就在这里他与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华人导师李涛教授见面了。与李涛刚接触开始,李涛教授确实对陈慧祥的学习给予了一些指导;因为每个月1400美元的奖学金就是陈慧祥在这异国他乡赖以生存的全部经济来源,所以在生活方面,教授也给了陈慧祥一些关照和安排。

只是在陈慧祥六年的博士中,这位教授给他布置的许多任务已是超出他职责范畴很多的。由于经济原因,在这些课业的巨大压力中陈慧祥一直未敢提出质疑,直到那篇“不合格论文”的出现,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8年,陈慧祥临近毕业的前一年,他向ISCA(计算机体系结构国际研讨会)投稿了一篇关于人工智能加速器的论文,论文由李涛担任指导老师,陈慧祥是第一作者。

根据ISCA官网中的时间规定,投稿者需要在去年的12月3号提交论文摘要,12月7号完成初稿。今年1月底,会议公布第一轮的入选结果,3月中旬正式公布中选论文,5月底定稿。

陈慧祥定时发送给实验室同学的遗书

然而就在这紧要关头,陈慧祥通过进一步的实验验证却发现这篇论文存在了很大的问题,很多理论根本不成立,没有实验数据支撑这篇论文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

于是他找到导师陈涛,提出希望能撤下这篇论文,但遭到了拒绝,此后陈慧祥因为这件事多次找到导师协商,但都未果,甚至还遭遇了导师李涛的威胁“不许破坏我的名誉,否则我会弄死你。”

甚至因为陈慧祥对学术的较真精神,导师还曾对他说过“如果撤销论文,你的6年博士生涯将全部荒废,你将被开除!”

可以想象到,在听到这句话后陈慧祥的内心是多么无奈和悲哀的。他当初满怀对学术的热情,对未来的憧憬远赴异乡求学,即使生活条件再艰苦,经济条件再拮据,他都尽其所能地去生活、去学习、去工作,去为他认为值得的学术生涯奉献所有的汗水与青春。即使在导师布置超常任务的高压下他也毫无怨言,竭尽全力挺了过来。

而如今这个他曾经敬仰,选择信任的导师却为了一己私欲说出如此让人不齿的话。他不仅辜负了自己的信任,更损毁了自己极力维护的学术纯粹,要知道如果连科研结果这种最真实,最纯粹的东西都遭到了玷污与毁灭,或许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是真的,是值得为之奋斗的了。

并且此次留学来自家乡的父母亲人都对其寄予了厚望,本不算富裕的家庭一直支撑自己的学业追求,如果和导师对抗撤掉论文,那他之前的所有隐忍,所受的所有苦难与折磨,所付出的6年青春都将无疾而终。

可是如果他违背本心将这一篇充满学术漏洞的论文送上“神坛”,那他这些年学习,付出,信仰的又算是什么?作为一个博士生,他尽全力维护着学术界的一方净土

就在这两难的困境中,他的情绪也走到了崩溃的边缘。2019年6月13日,他失踪了一整天,等到次日清晨人们再发现他时,他已经是一具冰冷的躯壳了。

悲剧发生后,陈慧祥所在的学校,美国计算机协会(ACM)和电器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都就此事相继展开了调查。

他的多年密友向采访记者表示,在自己眼里他一直是一位非常优秀和善良的人。

而陈慧祥的导师李涛在接受采访时,仅仅表示陈慧祥的死是一个“令人非常伤心的悲剧”,但他表示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对此事不做任何回应与评论。

直到2021年2月8日,联合调查团队官方公布了调查结果:“一些人故意违反会议的同行评审程序,联合起来肆意操纵论文的评价体系,以共同支持某一篇文章。调查委员会决定对涉及违反反程序的所有人采取不同程度的惩罚措施,其中一位被判处最严重的惩罚是:禁止在任何美国计算机协会期刊上发表文献,禁止担任何评审、编辑或项目委员会的职务,而且这项禁止将持续生效15年。

这项处罚是有史以来,AMC发布的最严重的处罚决定,ACM的主席也就调查结果致电陈慧祥的父母。但是官方并没有明确指出接受这项最严重处罚的人是不是就是导师陈涛。

但让人心寒的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导师李涛和应承担相关连带责任的学校的态度,虽然李涛现在已被停职,但是学校仍允许李涛继续领取 153238美元的年薪,每学年工作9个月。对此该校校长或者陈慧祥所就读的学院院长并未就此事给出公众及陈慧祥的家人任何答复。

人们在为陈慧祥的遭遇与不幸感到惋惜之时,也带来了一个巨大疑问:在当今的学术教育界,导师就能利用权力只手遮天,掌握学生学术生涯的“生杀大权”吗?

事实上,这种现象已不是属于某一个国家或某一个时段的偶然或个例了,2009年06级北京大学新闻系研究生贾昊跳楼自杀;2017年12月,被导师禁止出国深造的西安交大博士杨宝德被发现溺水身亡;2018年3月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陶崇园不堪导师长期压榨,跳楼自杀; 2019年12月13日同济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陆经纬从实验楼纵身跃下……

不公平和压迫一直存在,但结局一定不是唯一的,希望各位广大的莘莘学子能拿起法律的武器,用你们的知识才学武装自己,以正确的方法来对待生命中的不公正,或许事情会有不同的结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