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赵玉令:因女儿不肯给弟弟买房而杀了女儿女婿,法庭上他流下眼泪

subtitle
汉宫寻飞燕 2021-06-21 17:1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段时间欢乐颂的热播掀起了一股浪潮,许多观众被剧中这四个性格迥异的女生所吸引,无论是情感天真活泼的邱莹莹,还是嫉恶如仇的曲筱绡,观众们总能在这五个女生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其中有一个角色特别能引起许多女性的共鸣,那就是自身略带悲情色彩的人物——那就是由蒋欣饰演樊胜美。樊胜美的悲情不仅体现在她失败的人生观,更可悲的是被原生家庭所压榨的困苦境地。

剧中她不仅从小被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深深折磨,甚至在长大后还要肩负起父母的赡养义务。更可悲的是,由于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她还要承担起哥哥嫂子的家庭需求。

也许我们会觉得,樊胜美这个形象只是电视编剧杜撰出来的虚拟人物,现实中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但其实在当今社会中,特别是还未开化的农村,如樊胜美这般,被迫成为“伏地魔”的悲惨女性,甚至比比皆是。

在充斥着重男轻女的前些年,曾发生过一起骇人听闻的父亲杀女儿一家案件,案件中的父亲竟然因为女儿不给自己的女儿买房而残忍地杀害了女儿一家。这件悲剧的起因还要全部归咎于这些不开化的“重男轻女”思想。

这位残忍的父亲名叫赵玉令,居住在山东烟台招远市贾庄子村,受害者名叫赵庆香,是赵玉令的亲生女儿。1972年,赵玉令生下了赵庆香,在那个贫寒的年代,家里没钱供她读书,可即使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她依然没有放弃学习的希望,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并且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南开大学。赵庆香是贾庄子村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

可女儿的成就并没有让赵玉令有多开心,因为在他的眼里,女儿不过是早晚都要嫁出去的外人,更令他伤心的,是他赵庆香的弟弟——他那患有癫痫病的儿子。在他眼里,这个儿子才能替赵家传宗接代,才是他的心头肉。

所以,即使赵庆香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研究生,并交往到了一个心仪的男友魏涛,还和男友一起获得了出国留学的名额时,赵玉令的心里也没有多高兴。

在他看来,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使命就是传宗接代,读研究生已经到头了。在他的思想里,根本就搞不懂为什么女儿要念书。他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快点工作挣钱,好养活他跟自己那患有癫痫的儿子。

但即使父亲百般阻难,赵庆香仍然坚持自己的理想。所以在魏涛一家人的资助下,赵庆香还是出了国。她和男友一边打工一边学习,从来没有要过家里一分钱,完全靠自力更生。

后来赵庆香和魏涛怀了孩子,原本以为即将孕育小生命的自己将要迎来新的人生阶段,可吸血鬼一般的父亲却将手无情地伸向了她的生活。原来赵玉令给赵庆泉安排了一桩婚事。

由于赵庆泉患有先天性癫痫病,所以赵玉令觉得,若想留住自己这个好不容易讨到的儿媳妇,就必须给赵庆泉建一栋房子。然而赵玉令自己又没有多少存款,所以他只好舔着脸跟自己的女儿女婿要钱。

一面是自己的父亲和同胞兄弟,一面是自己的男友,赵庆香实在不忍伸手向自己的丈夫要钱,只好一边挺着怀有身孕的肚子打工,一边把好不容易挣到的钱寄回老家给父亲。可寄回去的钱永远没有赵玉令伸手要得多,父亲和弟弟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无论自己怎么填都填不满。

赵庆香和魏涛后来在2002年回了国,那时的她已经产下一子。他们先去了魏涛的家,然后才回自己的老家看望赵玉令。原以为父女多年未见会是一番温馨的场景,可没想到的是,赵玉令一见了赵庆香便是一顿的冷嘲热讽。

他先是嫌弃赵庆香给自己寄回来的钱少,又说村里的人都去县里盖了房,要赵庆香再多挣点钱回来,给自己和儿子盖更大的房子。

赵庆香这几年挣的钱都送回了家里,哪还有多余的钱给赵玉令盖房子?所以这也是赵庆香第一次拒绝了赵玉令的请求。赵玉令哪里想到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女儿居然会拒绝自己?所以她恼羞成怒,跟自己的女儿女婿大吵了起来。

在他看来,女儿就是应该负担起自己和儿子的生活,赵庆香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她不能理解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拒绝自己,所以他自然是愤怒到了极点,甚至动起了杀心。傍晚,他趁女儿女婿熟睡之时,完全不顾血缘亲情,拿出斧头将两人活活砍死。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赵玉令自然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警方很快就将赵玉令追拿归案。俗话说“虎毒不食子”,赵玉令的恶性着实令人发指。在法庭上,赵玉令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在他看来,女儿赵庆香和姑爷魏涛给自己的儿子攒钱买房子就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他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女儿会拒绝自己。

也许是重男轻女的陋习根深蒂固,早已经腐蚀了他的思想。在他眼里,女儿的命根本不值一提,即便如此,他还是在法庭上流下了两滴眼泪。也许是良心尚未泯灭,也或许是垂死前的挣扎,我们无从得知他当时的情感变化,但只要大家的思想还未转变,这样的悲剧就还会重演。

即使在现在的农村,仍然会有许多悲惨的女孩被迫成为“扶弟魔”,父母嫁女儿只为收取高额的彩礼补贴儿子,丝毫没有考虑过女儿将来的幸福。在他们的眼里,女儿就是将来要泼出去的水,是赔钱货。他们又何曾考虑过未来女儿嫁到别人家中的处境?又何尝真的替女儿担心过?

别人都说,女儿才是父母的贴心小棉袄,可像樊胜美、赵庆香这样的悲剧女孩却比比皆是。初入职场的小王每个月都会收来父母的催债短信,十八线的女爱豆辛苦攒钱买下的房子却要写上弟弟的名字。张子枫最近新上映的电影《我的姐姐》中,更是将这样自私父母的形象体现得淋漓尽致。

女儿不是父母的失败品,更不是养儿子的提款机,时代在进步,越来越多的父母开始喜欢生养女儿,“女儿奴”现象愈来愈多,也代表着这个时代正在进步,或许当未来有一天,无论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做父母的都能感受到新生的喜悦之时,像这样的悲剧才会真正的消失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