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无处可逃!骇人数据背后 藏着中国未来十年的最大秘密!

subtitle
叶檀财经 2021-06-21 14: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顾天杰

不是找工作 而是找未来

最近发生了一件怪事。

48岁的高学历外企高管龚先生,失业两年,写信给上海市市长,求助找工作。

他的太太也面临这个问题,之前还响应号召生了二胎。按照目前退休政策,他至少要再干十几年,才能领退休金,现在靠着偶尔的咨询费和失业金勉强度日。

上有老,下有两个孩子,一个高中一个幼儿园。

中年失业、创业失败、响应二孩、延迟退休、大龄职场男,任何一个话题单独拎出来,都能刷爆朋友圈。

实际上,龚先生所在的松江就业促进中心,已经给他推荐了四个岗位,他也只干了一个月就离职了。

作为普通人,有时候的愿望真的很简单:有一份工作,并且能长期做下去。

现实却很残酷,别说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很多打工人只能养家糊口。

2020年5月,总理说中国有6亿人月收入也就1000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

2021年之后的疫情复苏时代,找工作还是头等大事,市场上却出现另一个奇怪的现象:

一边很多求职者在哭诉,薪资职位不匹配,找不到好公司。另一边大中小企业都在抱怨,招工难、缺人才,未来不能发展下去。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官方数据显示,中国有超过3000万家小微企业,7000万个个体工商户,贡献全国50%以上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技术创新成果,以及80%以上的劳动力就业。

服务好广阔的小微企业,让求职者和企业主能够平等地对话,约等于解决了当下中国人最关心找工作问题,间接推进了中国的整体产业转型升级。

自1997年以来的中国互联网在线招聘史,不仅反映了当代求职者需求的变化,也是改革开放后产业变迁的投影。

读懂中国人如何在网上找工作,才能读懂中国的未来。

模仿与超越

国信证券研究数据显示:

2019年中国人力资源市场规模为4874亿人民币。 其中线上招聘、校招和猎头合计1619亿。人力资源外包服务,包括灵活用工、劳务派遣等,合计2113亿。其他人力资源服务,包括内部培训、人力资源信息系统等,合计1142亿。

大部分蓝领群体找工作基本都在线下,线上主要以白领和大学生为主,更高端的金领更多靠内推和猎头。

24年前中国在线招聘的起点是模仿外国巨头,是纯粹的Copy To China模式。

三个门户网站掀起了中国在线招聘第一股浪潮,分别是智联招聘、中华英才网和前程无忧。

对于招聘双方来说,最大的痛点就是一句话:

求职者和企业主之间的信息不对称。

求职者天然处于劣势地位,为了一份工作,可以像48岁的事业高管一样,把自己的姿态放到最低,并且努力包装和加工简历,甚至吹嘘过往工作经验和项目经历,期望获得招聘官的认可。

将三维立体的人,压缩到二维平面上的一张简历上去,本身就是不太合适的。第一代门户网站招聘平台,营收利润主要来源就是向企业收费,售卖广告位、付费下载简历。

这么做在中国互联网处于萌芽期的时候,的确效果拔群,直接一波起飞让这三家公司吃到了巨大的红利,成功登陆美股上市。

唯一的缺点在于,在线招聘网站从基因上就天然地更靠近大公司、国企央企,几乎是为它们量身定制的。

大部分简历和优质人才都会集中到广告投放最多、曝光量最广的大企业手里,候选人也几乎只能看到排名靠前的这些公司。

就和你在淘宝网站上买东西,几乎不可能每次都连续翻10页,一个个点开看商品详细信息一样。

这种模式也导致招聘链条极其漫长,筛选简历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沟通效率没有提高,大量简历投放后石沉大海。

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几乎没人投简历。

三大招聘门户网站在撞上中国高等教育扩招、企业扩张和资本助推后,顺利上市,之后却逐渐走了下坡路。

简单的复制黏贴无法解决本土问题,打工人需要一种新的模式,资本市场也想要一个新的故事。

招聘平台就像一个无形的手,在平衡着劳动力市场,如何保持本色,服务好供需双方,又能维持平衡,是一种两难。

一位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的70后年轻人,在体制内呆了11年后,2014年创建了一个在线招聘平台,叫做BOSS直聘。

他叫赵鹏,想法很简单:

不管市场认不认,在线招聘行当里只有推荐,是唯一可行的技术路线。

当移动互联网的滚滚洪流取代了桌面互联网,移动端网页和APP成为当红炸子鸡的时候,在线招聘的新时代大幕已然拉开,核心逻辑随之改变。

BOSS直聘直面、并且尝试解决前辈无法解决的问题:

依靠推荐机制,把最合适的求职者,匹配给最合适的公司,尽量减少中间成本。

至此在线招聘进入新时代,从海量筛选转为智能匹配。

早年间BOSS直聘甚至没有搜索入口,不能投简历,必须双方开门见山,直接聊天,直到多年后才有了搜索框。

赵鹏创业的时候,字节跳动成立不足3年,张一鸣四处融资,美团还没有上市,互联网业界里,“算法决定论”还不是主流,毅然决然地选择智能推荐和匹配机制,风险很高。

如今,字节跳动2020年营收超过2366亿,同比增长111%,全球月活跃用户19亿,在150个国家和地区运营,全球员工超过11万人。

美团经历千团大战之后顺利上市,并且决定将最关键的费率计算,进行公开化、透明化。

BOSS直聘以追赶者的身份,出现在了行业里。

破旧与立新

早年间赵鹏和团队以为,只要一味地满足企业客户,就一定能找准方向。

他们在产品上线几个月的时候,邀请一位知名大厂CTO体验,大佬说有太多不相干的求职者来打招呼了,体验非常差,建议先允许BOSS出三道题,答出来才能开聊。

技术团队迅速进行了更新,却发现平台上的招聘成功案例急剧下降,匹配成功率降到历史最低点。

他们非常痛苦地复盘后发现:

求职者和BOSS是权利义务对等的双方,人工划分强弱地位,是破坏游戏规则的行为,会将用户体验降到冰点。

后来赵鹏转向智能匹配,并且不断提升精确度,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数据显示,2015年10月,BOSS直聘的日活量与半年前相比涨了20倍;到了2016年8月底时,BOSS直聘的注册求职者数量达到了1065万,注册BOSS人数为181万,每日在线职位数为183万。

接下来还有两个问题:

一、如何让更多的白领、学生使用BOSS直聘? 二、如何确定是这家公司,给你发了这个职位?

根据腾讯新闻的采访,他单独成立了一个火蚁团队,在20多个城市线下扫查了10万家企业,希望未来能每年扫查400到500万家。

想解决第一个问题,一则反复洗脑的广告,就足够了。

一句简洁直白的广告词,一个超级流量传播渠道,猛砸几亿元广告费,聚拢上百万活跃用户,听起来像是叶茂中会做的事儿,却被赵鹏掌握了终极密码。

几乎所有人,都听过那句深入人心的广告词:

找工作,我要跟老板谈!

很魔性,很无聊,很洗脑,越到后期越令人反感。

求职者真的能直接找到老板谈么?

未必,创业公司老板居多,大部分时候也有HR和部门主管,但重点是BOSS直聘依靠最传统、最直接的洗脑广告投放,获取了数亿用户。

尝到甜头之后,BOSS直聘陆续在2019到2021年,签约汪可盈、盖尔加朵、刘涛和沈腾等明星成为公司代言人。

招聘本身是非常刚需,并且低频的需求。

为了在用户面前刷存在感,长期投放广告是唯一可行的方式,也是导致BOSS直聘广告营销费用高居不下的元凶。

在它实现自我造血之前,只能不断地洗脑用户了。

招聘 社会的缩影

在线招聘的小小江湖,就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

2021年6月11日BOSS直聘登陆美股资本市场,首日开盘33.5美元,相比发行价上大涨76%,截止6月20日市值为151.98亿。

(BOSS直聘股价冲高回落)

6月15日,BOSS直聘研究院发布了《2021应届生就业趋势报告》。

数据显示,截至5月,2021年应届生招聘规模同比增幅达到52.5%。随着经济持续复苏,大中小型企业的应届生招聘同比增幅均超过40%,万人以上规模的大型企业应届生需求量同比增幅达到59.6%。

尝试努力解决当代大学生就业的BOSS直聘发现,90、95和00后新一代,正在用行动,去验证逃离北上广的可能性。

(逃离北上广 不再是口号)

2021年校招岗位有62%来自一线和新一线城市,较去年轻微下降。其中,一线城市校招岗位占比25%,同比下降4%,新一线城市校招岗位占比37%,同比增长4%,成为应届生就业吸纳的主力军。

智联招聘数据显示,2016到2020年人才净流入排名依次为:

杭州1.22%,排名第一 上海1.01%,排名第二 南京0.9%,排名第三 广州0.57%,排名第四

最悲剧的是北京,净流入率为-1.9%。然后是成都,数据为-0.37%,后劲不足。杭州连续多年位列人才净流入榜首,并且维持了稳定增长。

2021年,Z世代应届生最关注的前五个行业分别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批发和零售,教育,租赁和商业服务,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

(应届生越来越关注服务业)

不知不觉中,蓝领的在线招聘需求也崛起了。

有报告估算,2025年中国蓝领招聘市场总规模,将达到1284亿,五年复合增长率为41.4%。

在线招聘行业从广撒网式的粗放发展模式,过渡到了精细化的智能匹配,AI和技术重塑了这个古老的行业,把人和人重新连接,将有才华的人,推送到更大的舞台上去。

理想的状态可能是:

你是公务员,我是创业者,他是大厂员工,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 END --

作者:顾天杰编辑:苏苏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