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村中蛇妖

subtitle
赛半仙聊斋 2021-06-22 08:30

明朝正德年间,连江县的乡下住着一个叫骆勤的人,以种地为生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还常被村里人占便宜。

妻子怒其不争开始和村里的无赖搅在一起,本是想以此宣泄心中的不满,久而久之觉得别有一番韵味。

有一次妻子正跟姘夫在家中行苟且之事战至半酣,骆勤推门而入,看到此景气不打一处来,随即关上门离开,他选择原谅妻子,不希望妻子因此抬不起头。

妻子非但不感恩还觉得骆勤太过懦弱干脆和姘夫远走高飞。

村里的妇人很快都知道了这件事,背地里都嘲笑骆勤,表面上却向他示好,企图占他便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一日,骆勤扛着锄头来到地里,看到有一条大蛇正趴在地里一动不动,从它隆起的腹部可以看出它刚进完食。

骆勤只要一锄头下去,大蛇和它腹中的猎物就都是骆勤的了,大蛇碗口粗细足够骆勤吃一阵子,可骆勤并没打算杀死大蛇,而是向后退了几步,担心吓到大蛇。

骆勤的田地就在山脚,时常有野猪下山祸害庄稼,骆勤毫无对策。

大蛇应该是刚吞食了一只祸害粮食的野猪,骆勤这才决定不伤害大蛇,它也算是帮了骆勤的忙。

过了一会儿一头肥硕的野猪出现在附近,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当它看到地里的大蛇后,便疯狂地攻击大蛇。

骆勤看到大蛇无法逃走也无法应付野猪,再这么下去怕是要被野猪拱死,骆勤便拿着锄头向野猪打去。

野猪大怒转头攻击骆勤,骆勤奋力挥打将野猪赶走,自己也受了点伤。

他简单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势,继续在一旁蹲守,担心野猪再回来伤到大蛇。

骆勤一直守至日落,大蛇仍无离去的样子,骆勤便在田埂上打盹。

半个时辰后,大蛇爬到骆勤身边,抬着头对着他吐着信子,然后离开。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野猪下山来祸害骆勤的庄稼。

数月之后,一个外乡女子来到村口,希望村里有好人愿意收留她,女子年轻貌美,村里未成亲的男子将她团团围住纷纷示好,女子一一答谢,当她看到骆勤时主动走到他面前,求骆勤收留。

骆勤没想太多点头答应,从那天开始女子就在骆勤家生活。

女子名叫小昭,不但年轻貌美还做得一手好菜,每日午时都会把做好的菜送到地里和骆勤共食。

村里的男人既羡慕又嫉妒,还有人口出恶言说小昭是另有所图。

结果还没几日,小昭就主动要求嫁给骆勤,骆勤觉得自己五大三粗又穷困潦倒害怕耽误了小昭,不同意和她成亲。

奈何小昭穷追猛打,骆勤这才同意成亲。

两人成亲之后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非常幸福。

转眼到了丰收的时候,骆勤的庄稼由于没有受到野猪的祸害长得比往年都好,已经好些年没有收获如此丰硕的成果了,骆勤很是高兴。

他推着板车装好从地里收下来的粮食,兴冲冲地往家赶,想要和小昭分享心中的喜悦,结果还没到家就被村里的妇人拦了下来。

她们也非常高兴骆勤能有如此好的收成,纷纷向骆勤哭穷索要粮食,等到骆勤回家满满一车粮食只剩下小半车。

小昭看到骆勤只收回这么一点粮食觉得奇怪,骆勤解释是因为村里的妇人们需要帮助,他把粮食送了些给她们。

小昭心中有数,不再言语。

骆勤看出小昭心中不悦,想着下次谁找他要粮食都绝不再给,他在村里闲逛想看看别家的收成。

他逛到李大婶家院外,看到李大婶正在拿土豆喂猪,骆勤非常气愤就在刚才李大婶还以她的小孙子要喝土豆粥为由,找他要了很多土豆,骆勤还专挑了些大个的土豆送给李大婶。

骆勤越想越气,上前跟李大婶理论。

李大婶一开始还撒谎骗骆勤,后来干脆撒起泼来,对骆勤又打又骂,还大哭起来,好像是骆勤在欺负她。

李大婶的丈夫从屋里出来,李大婶忙上前哭诉,结果李大婶瘦弱的丈夫上前给了骆勤一拳,骆勤不想小事化大只能含恨离去。

骆勤吃了亏不敢跟小昭说,但小昭一眼就看出骆勤还受了委屈,小昭怒从心头起,表面上却像什么也不知道。

当天夜里,趁着骆勤熟睡,小昭悄悄离开家。

第二天一早,李大婶的哭声在院子里响起,原来她家的大肥猪在昨天夜里突然失踪了。

从那天开始,但凡占过骆勤便宜的妇人,家里不是丢鸡就是丢猪。

有一天夜里,有个村民半夜跑肚无意中看见一条大蛇正缠着王大娘家的大肥猪,然后一口将大肥猪吞进肚子里。

次日一早,村里所有人都知道是一条大蛇在偷吃牲畜。

村里人发现村里就小昭一个外乡人,而且丢过牲畜的人都是占过骆勤便宜的人,觉得这蛇妖可能跟小昭有关。

趁着骆勤下地干活,村里人拿着雄黄来到骆勤家中,小昭一闻到雄黄味顿时觉得全身无力,很快便瘫倒在地。

这时,骆勤突然觉得心中局促不安,感觉有事发生,便扛着锄头回家,看到一群人围在他家院子外。

李大婶看到骆勤回来上去又打又骂,说骆勤养了一只蛇妖祸害村邻。

接着一群妇人都围了上来对骆勤指指点点,看到自己的丈夫被别的女人欺负,小昭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惜她全身无力无法起身。

李大婶将一瓶雄黄酒拿给骆勤,让她喂给小昭喝下去,骆勤接过酒壶走到小昭身边,看到小昭一脸虚弱的样子,骆勤很是心疼。

小昭则意味深长地看着骆勤,骆勤读懂了小昭的眼神,这是小昭临行前的嘱托。

骆勤看着手中的雄黄酒,又看着已经举起锄头的村民,一旦小昭现了原形将会被这些人无情地打死。

骆勤将雄黄酒重重摔在地上,拿起院子里的柴刀,怒视着眼前的村民喊道:“谁敢动我妻子试试,拿着你们的雄黄赶紧滚出我家院子。”

老实的骆勤怒了,这是他第一次生气,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骆勤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所有人都被骆勤震住,不敢再逼他。

这时村长梁伯走了出来,梁伯是个好人时常帮助骆勤,为了万无一失村民们把梁伯也请了来。

梁伯缓缓走到骆勤身边,拿走他手上的柴刀说道:“小昭是你的妻子,但她可能给村子带来了灾难,我们可以不处置她,但最好是让她离开村子。”

梁伯的话骆勤无法拒绝,他流下眼泪看着虚弱的妻子陷入沉思,片刻之后骆勤做出了决定,他要离开村子,带着小昭一起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村子,只为能和小昭在一起。

骆勤说完扶起小昭,将她背在身上向村口走去,这次离开骆勤再也没有回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