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何被嫌弃的P-39在苏联却大受欢迎?优异性能和强大火力成就东线低空传奇

subtitle
燃烧的岛群 2021-06-21 09:45

前两天写了第67战斗机中队P-39/P-400的故事,该中队被P-39/P-400坑惨了,没有合适的供氧设备,再加上飞机高空性能下降,飞行员只能在低空看着日军轰炸机干瞪眼,仅有的几次出击也大败而归,转入对地攻击后才找回自信。

不少粉丝跟堂主说:“苏联人很满意P-39啊,取得了很大的战果,怎么不说说P-39在苏联的故事?”为了更立体地展现P-39,也为了回应广大粉丝的呼声,堂主决定再写一篇苏联人使用P-39的文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苏联版的P-39,通过租借法案被提供给苏联,注意舱门涂着近卫军标志。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为何P-39不被英美飞行员喜欢。该机装备的是1200马力的艾利森V-1710发动机,在4500米的高度可以飞出605km/h的速度,但由于缺少增压器,飞行高度超过5200米性能会严重下降。

贝尔的P-39是首个采用发动机中置布局的战斗机,机头可以设计得更加细长,也有空间布置前三点起落架,飞行员视界更好,地面滑跑操纵性优秀,而且机翼也可以设计得较小,提高了空速,但同时会增大翼载影响爬升率和高空机动性。

▲早期美国陆航的P-39,艾利森V-1710V-12发动机安装在座舱后,机鼻可以设计得比较细长,有利于减小阻力。

中置的发动机还会导致飞机难以从尾旋中改出,缺乏经验的飞行员很容易进入。为了保证流线型的机身,驾驶舱空间并不大,飞行员容易疲劳,而且汽车式侧开舱门不便于逃生。另外中置发动机结构复杂,维护简直是地勤大爷的噩梦。

由于以上种种缺点,导致P-39不受飞行员和地勤大爷的喜欢,被一脚踢去当靶机,甚至还编了一首俚歌:“三十九,三十九,发动机装背后,翻来翻去打筋斗,刨出一个大窟窿——嗨,嗨!不要给我三十九!”

▲飞翔在佛罗里达州戴尔马布里陆航基地上空的P-39,1942年该基地损失了21架P-39,该机对新手并不友好。

当然也有不少美国飞行员在熟悉了P-39之后,开始欣赏它的特性。荣誉勋章获得者威廉·肖莫中校这样评价道:“P-39在4500米以下是强大的,没有什么飞机能够抓住它。”

肖莫驾驶过P-39、P-40、F-6D(P-51侦查版)和P-51D,他继续补充道:“我甚至敢驾驶P-39在低空迎战P-38,只要保持580km/h或者更高的速度,敌人就拿你没办法,但是千万不能和零战盘旋格斗。”

▲新几内亚地区的P-39在老飞行员手里还是可以取得一些战果的。

肖莫特别欣赏那门威力巨大的37mm轴炮,可以在12秒内发射出30发炮弹。飞行员在熟悉轴炮射击后对付日军的驳船特别有效,几炮就可以解决一艘,飞行员经常抱怨备弹太少了。

虽然P-39适合对地攻击,但美军战斗机稍微改装一下都可以执行此项任务,因此P-39表现并不突出。P-39在英美军中的地位很尴尬,于是大量P-39被打包送到了苏联。

▲P-39的37mm轴炮,深受苏联飞行员和美国PT鱼雷艇水手的喜爱,对付德国飞机和日本大发动艇有奇效。

东线战场是二战中最残酷的战场,耗尽了第三帝国最后一滴血,也让苏联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卫国战争初期苏联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苏军必须让每一颗子弹、每一辆坦克和每一架飞机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根据租借法案,一共有4423到4750架P-39被运往苏联,约占该机总产量的一半。大多数P-39先被送到伊朗,然后由苏联飞行员驾机返回,或者直接从北冰洋航线运往苏联。

▲被拆散运输的P-39在摩尔曼斯克港口卸货。

第一批P-39于1941年12月底到1942年1月初从英国运往苏联。此时苏联战机损失巨大,直接照单全收,这批P-39装备的是英国西斯潘诺20mm机炮、4挺7.7mm机枪和两挺12.7mm机枪。

尽管早有耳闻,但在苏联飞行员试飞P-39之后,惊喜地发现该机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糟糕,而且他们意识到,低空的P-39完全不逊色于德国战斗机, “娇气”的英美飞行员口中的缺陷在苏联飞行员看来都不是问题。

▲美国地勤大爷正在维护P-39的发动机,注意在驾驶舱后面,虽然经常被吐槽维护困难,但这对苏联地勤大爷并不算什么。

苏联陆续收到了几种型号的P-39,大多数是Q型,使用的是艾利森发动机,装备了37mm轴炮和4挺12.7mm机枪。后来苏联人移除了机翼上的机枪,只保留了轴炮和机头的两挺机枪,这也是苏军战斗机的经典枪炮布局。有趣的是,为了省事,苏联人把美军机徽的白色五角星直接涂成红色了事

一些西方学者错误地认为:“苏联人把 P-39当作飞行的37mm炮,完全可以攻击德军坦克,但苏联指挥官却很少让它执行此任务,没有很好地利用这款飞机。”事实上苏联的P-39没有37mm穿甲弹,使用高爆弹摧毁不了装甲目标。

虽然P-39不能打装甲目标,但是争夺制空权、压制火炮和防空炮、骚扰德军补给线却很在行。全金属机身的P-39抗打击能力也远强于金木混合结构的雅克和拉系列战机,操纵性也更优秀。

▲“飞蛇”的机海,大量P-39被送到了苏联,成为苏联空军的重要力量。

P-39的侧开舱门不利于飞行员逃生,特别是飞机进入左螺旋时,飞行员可能会撞上机尾。驾驶舱外使用了大量螺钉,这些螺钉最初被橡胶覆盖,但是橡胶干燥脱落,就会露出锋利的螺纹,极易刮伤逃生的飞行员。

为了防止射击时重心后移,弹壳不会被抛出机外,而是被收集在前机身下部,着陆后地勤大爷会回收。机翼上的机枪由加热器加热,防止在寒冷的冬天被冻住,当然有的飞行员会拆下机翼机枪减重,机鼻的枪炮够用了。

▲正在装填弹药、维护P-39的苏联地勤大爷,高端战机当然得配备优秀的地勤大爷。

每架P-39都配备了无线电和导航设备,而且在夜间和恶劣天气下也能正常使用。苏联飞行员大喜过望,之前只有队长才有资格配备无线电,通讯能力非常低下,使用P-39将大大提高空战效率。

苏联飞行员很快就爱上了机动优良、装备精良的P-39。东线空战主要在低空进行,飞行员根本不会飞到4500米以上,P-39高空性能不佳不会有丝毫影响。在低空P-39的速度也不弱于BF-109和FW-190,那门37mm大炮特别合苏联人的胃口,单发就可以拆一架敌机。

▲P-39一般在低空活动,避免了糟糕的高空性能,对地攻击性能也不错。

苏联飞行员的大无畏牺牲精神值得后人尊敬,驾驶受伤的飞机与敌机同归于尽在卫国战争中屡见不鲜,给德国飞行员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震撼。

随着战争的进行,苏联逐渐缓过神来,全国的战争潜力已经调动起来,全军上下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新飞机的性能已经迎头赶上,飞行员素质有了很大的提升。

飞行员结合P-39的飞行特性改进了战术,著名王牌波克雷什金起到了重要作用。他总结出来的高度、速度、机动、火力特别实用,而且提议将3机编队改成8机编队,两架为一组,每组高度相差两百多米,从太阳方向发起梯次攻击。

▲波克雷什金的100号P-39,注意机身草草涂装的红星,蓝底圆本来涂着美国机徽。

这套战术在库班空战中大获成功,每个双机编队首先攻击敌人的长机,德国轰炸机经常会随意投下炸弹,惊慌失措地往回逃。自此波克雷什金的8机编队战术向全军推广。

在自由狩猎任务中,波克雷什金会驾驶P-39高速飞入作战区域后,爬升抢占高度优势,评估德机能量情况,找准目标后俯冲攻击,然后爬升继续游猎。这与德军的BZ战术不谋而合,很考验飞行员对飞机能量的掌握能力。

▲波克雷什金和他的P-39,伞包放在旁边,注意汽车式侧开舱门,不利于飞行员逃生,但很多苏维埃战士选择跟敌人同归于尽。

P-39的机炮和机枪的射击按钮是分开的,机炮按钮在操纵杆顶部,用拇指操作,机枪按钮在操纵杆背后,用食指操作。波克雷什金让地勤大爷将机枪机炮的射击按钮合为一个,一根手指能解决的问题绝不用两根手指。

波克雷什金驾驶改装后的P-39直接把一架德国轰炸机打得凌空爆炸,很快中队里所有的P-39都做把射击按钮合二为一,交战时直接齐射,火力大幅增加。

在战争中波克雷什金击落了59架德机,还有6个集体战果,其中有48架是用P-39取得的。所有使用P-39的单位都被授予了“近卫”的荣誉称号,只有精锐飞行员才有资格驾驶P-39。

▲得胜归来的波克雷什金正在接受战友祝贺,背后的P-39机鼻涂满了代表战果的红星。

在著名的库班空战中,装备P-39的第16战斗机近卫飞行团于1943年4月9日到30日出击289架次,宣称击落81架德机,自身损失18架P-39和11名飞行员,所幸及时补充了19架崭新的P-39。

第45战斗机飞行团也加入了战斗,装备的同样是P-39战斗机。飞行员们在战斗中学习技术,增进对P-39的了解,掌握其飞行特性。

该团在1943年4月取得了较为突出的战果,巴巴克中校击落了14架敌机,格林卡中校和库德亚中士也分别击落6架敌机。虽然蒙受了一些损失,但库班空战结束后有4名飞行员获得了“苏联英雄”称号,每人击落了超过十架德机。

▲格林卡中校的P-39K-1-BE。

德国人的创新能力也很强,随着战争的进行,苏联飞行员遇见了两机连在一起的槲寄生飞行器。一名P-39飞行员在地面导航站的引导下,发现了一架JU-88轰炸机上面还连着一架BF-109战斗机,两架飞机的引擎都在工作。

P-39飞行员立即发动了攻击,笨重的德机毫无还手之力,坠毁在下面的森林里。地面的苏军报告说爆炸形成了一个直径9米深4.5米的大坑,爆炸半径200米内的树木折断,飞机残骸飞到了两公里外。

跳伞被俘的德军飞行员供述,JU-88上携带了一吨炸弹,即使上面的战斗机飞行员被击毙,下面的JU-88还可以继续飞行直到坠毁。得知情报后的苏联飞行员会首先攻击上面的战斗机,而不是冒着引爆炸弹的风险攻击下面的JU-88。

▲德国的槲寄生飞机,下面的JU-88携带了一吨炸弹,直接攻击有引爆的风险,只能攻击上面的BF-109战斗机。

本来非常适合用37mm轴炮对付JU-88,但为了安全飞行员不得不收起使用轴炮的欲望。这方面英军有血的教训,在拦截V-1导弹时英军飞行员曾用机炮射击,装药850公斤的V-1被打爆时也顺便带走了后面的英军飞机。

P-39战斗机一直在苏军中服役,到战争结束一共部署了1178架P-39,共装备了8个航空兵师和25个飞行团。战后的P-39仍然在苏军中发挥余热,直到50年代才逐步退役,并不像英美飞行员那样嫌弃“飞蛇”。

▲P-39深受苏联飞行员的喜爱,注意该机机鼻涂了5颗红星。

当然也有不少美国飞行员为P-39正名,突破音障第一人查克·耶格尔曾说:“大多数关于P-39的谣言来自从未驾驶过该机的飞行员。”他驾驶P-39战斗机超过500个小时。

曾驾驶P-39取得6个战果的查理·法莱塔回忆道:“它是一架伟大的飞机,我们驾驶P-39在新几内亚作战,它为阻止日军南下澳大利亚立下了汗马功劳。”

▲熟悉P-39的老飞行员对其也有正面评价,肯定了它在太平洋的贡献。图中的P-39遭遇了一架零战,抛掉副油箱准备迎战。

决定战争最重要的因素是人,P-39更适合东线战场,满足了苏军的使用要求,苏联飞行员在熟悉了该机的特性后能够很好地加以利用,给德军造成了很大的损失,造就了众多王牌飞行员,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本文翻译整理自Phil Zimmer的文章The P-39 Airacobra,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

(为了您能够及时地收到战史堂的推文,可顺手点击“赞”和“在看”,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