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044年,狄青捅了范仲淹一刀,错了吗?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6-21 09:10

文/食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庆历四年(1044年)三月,时任泾原副都部署狄青面临一个重要抉择。

抉择源自一个命令,他的顶头上司枢密副使、陕西宣抚使韩琦和知渭州尹洙命令他将两个人抓捕归案,严刑伺候,随时准备处斩。

问题是,这两人是参知政事范仲淹的人。

狄青要是执行命令,就会得罪范仲淹,要是不执行,就会得罪韩琦。

范仲淹和韩琦既是对他有提携之恩的老上司,又都是执政的宰执,他哪个都不想得罪,哪个都得罪不起!

可是,时间紧迫,命令很急,必须要他做出选择,非韩即范,没有中间路线可选!

慢着,范仲淹和韩琦不是一起推行庆历新政的好兄弟吗?为什么会出这么一档子事?

原因很简单,范仲淹和韩琦闹内讧了。

两人爆发大内讧,源于一座城!

这城叫水洛城(今甘肃平凉庄浪县),位于秦凤路首府秦州和泾原路首府渭州之间,在好水川南边60多公里,是吐蕃、氐族、党项等诸蕃聚集区,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好水川之战后,此地引起大宋重视。

庆历二年(1042年)正月,范仲淹首次提出重修水洛城。

大宋朝廷就是否重修水洛城,展开辩论!

当时支持派以范仲淹为首,朝廷上为他发声的是他的小迷弟欧阳修,他们主张重筑扩修水洛城,以坚城为依托,进可攻退可守。

而反对派则以韩琦、尹洙为首,他们主张放弃水洛城,集中兵力收缩防御,重修水洛城,劳民伤财,分散兵力,得不偿失。

由于韩琦是秦凤路经略安抚边缘招讨使,这地归他管。

所以大宋朝廷同意了韩琦的请求,下令停止筑城。

结果不久,定川寨之战爆发,宋军惨败。

范仲淹马上主张重修水洛城,打通秦渭通道,在薄弱的秦渭通道之间修筑一个军事要寨!

这一次,韩琦没话说了!

大宋就重修水洛城达成一致,必须得修!

由谁来修?

这个重任交给了刘沪!

02

刘沪是皇亲国戚,他的曾姑奶奶是宋太祖的奶奶。

他祖父刘审琦是北宋开国功勋,为国殉难(刘审琦有个后裔就是明朝开国功臣刘伯温)。

他的父亲刘文质也是一员猛将,担任过麟州、庆州、秦州等州知州,打过吐蕃人,也打过契丹人。

重点来了,他的哥哥叫刘涣,是范仲淹的死党。

因为这层关系,刘沪成为范仲淹在抗夏前线的左膀右臂。

此时刘沪担任静边砦一把手,而静边砦就是水洛城北边最近的城寨!

要修水洛城,刘沪离得最近,于是他当仁不让的成为总工程师!

但是搞笑的是,水洛城这个时候既不在李元昊手里,也不在大宋手里,而是被当地的少数民族控制!

要修你也得夺回来吧!

刘沪也不着急,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他开始积极笼络这些少数民族首领,逐渐取得他们的信任!

庆历三年(1043年)十月,韩琦和范仲淹回京主持庆历新政,范仲淹的连襟郑戬担任陕西四路都总管兼经略安抚招讨使。

就是这个时候,在刘沪的精心安排下,蕃氐部族首领决定归附宋朝,水洛城回到了宋朝手中!

郑戬马上向朝廷请求重修水洛城!

这会朝廷是范仲淹当家,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马上同意。

郑戬当即再派著作佐郎董士廉(这哥们是文官,请注意这点)协助刘沪修城。

水洛城终于开始动工!

这样一来形成了范仲淹、欧阳修、郑戬、刘沪、董士廉等人的修城派。

有修城派就有反修派!韩琦马上联合文彦博、尹洙、狄青等人反对修城。

韩范两派开始打起了口水战,是的,你没看错,因为修城这破事,君子党分裂了,分成了两派!

03

要说韩琦这人真是坏得很啊,他知道打口水仗自己说不过范仲淹和欧阳修两大顶尖喷子!

他来了个釜底抽薪!

一天,韩琦若无其事,十分好意的给宋仁宗提了个醒:官家,西北战事已经停了,战时一些临时措施可以停了吧!比如郑戬那个陕西四路都总管兼经略安抚招讨使还有存在的必要吗?这玩意跟唐朝节度使可没多大区别!

有意思的是也不知道欧阳修吃错了什么药,他也来凑热闹,上疏道:“惟有夏竦往年所任,郑戬今天之权,失策最多!”

短短一句话,夏竦和郑戬都被他给批得一无是处(夏竦躺着也中枪)!

然后他又给罢免郑戬找了七条理由!说得头头是道!气势非凡!

欧阳修这么一搞,范仲淹为了避嫌,救都不敢救自己的连襟,直接气吐血!

宋仁宗没有任何犹豫,顺水推舟,撤销陕西四路都部署,郑戬改知永兴军,再也管不了水洛城的事,管事的换成了韩琦和知渭州尹洙。

两个反修派一上来,还有什么好说的?修城计划立刻叫停!

范仲淹又不傻,韩琦的小动作没有瞒过他的眼睛!他该怎么办呢?

其实范仲淹真的不好办!因为韩琦之前是他兄弟,因为他是光明正大的君子!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当好兄弟韩琦对他这个君子耍了小人手段,范仲淹也没办法了。

这不比跟李元昊斗,什么招都可以使。这是兄弟内斗,小兄弟打你一记黑拳,你要是也来记狠的,兄弟俩立马火并!

范仲淹为了避免和韩琦翻脸,只能克制自己,三番四次、正大光明的上书宋仁宗,继续修城。

于是,范仲淹和韩琦又打起了口水战,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

宋仁宗耳根子软的毛病又犯了。

三月十二日,他派遣盐铁副使、户部员外郎鱼周询,宫苑使周惟德、会同陕西都转运使程戡,去西北实地考察。

结果,三人走到半路,还没到水洛城呢,晴天一声霹雳!

一个耸人听闻的消息传来——水洛城出大事了!

04

原来,尹洙为了以防万一,特意派权瓦亭寨张忠取代刘沪,准备接管水洛城大权。

但是,刘沪和董士廉在尚未离任的郑戬支持下,拒不受命,并在蕃氐部族“请自备财力修城”的推动下,加快了施工进程。

这下事情大发了!

叫停命令可是宋仁宗亲自下的圣旨!刘沪这可是违抗圣旨。

韩琦、尹洙毫不客气,马上派遣泾原副都部署狄青率兵,将刘沪、董士廉抓捕归案,并投入德顺军监狱,严刑伺候,并准备以违抗军令和抗旨的将二人处斩。

狄青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接到了这个命令。

狄青很为难,想来想去,他决定站在韩琦这边。

于是,他捅了范仲淹一刀,将刘沪、董士廉抓捕入狱。

两人入狱后,刚归降的蕃氐部族受到惊扰纷纷造反,致使水洛城局面严重失控。

这下事情彻底捅破天了!

这时候,郑戬跳了出来,据理力争,上书朝廷,为两人辩解,并指特意指出尹洙和狄青的行为有图谋构陷之嫌。

双方开始相互攻讦。

宋仁宗马上命鱼周询、周惟德、程戡三人火速和蕃氐部族首领达成协议。

其实这些首领也不是真的想跟宋朝对着干,只是为刘沪抱不平,他们提出了两个条件,第一,允许继续修水洛城;第二,继续让刘沪主管水洛城。

事情太大,三人只好请示宋仁宗该怎么办。

宋仁宗全盘答应,下令尹洙将两人放出来。

这一放出来,又出事了。

05

狄青是个武将,下手没个分寸,刘沪和董士廉这会儿都快不成人形了。

尤其是刘沪,自入狱起,每天都戴着重枷,严刑拷打就更别提了。

要说刘沪也是真爷们,出狱之后,一声不吭,马上修城!最终在这年五月将水洛城修建成功。

可他也由此埋下病根,最终三年后因此而死!

虽说,这一切都是韩琦和尹洙背后指使,但是狄青也是帮凶,他是一把刀子!

其实问题不出在刘沪这,刘沪又是武将,又是功勋之后。在宋朝就是被文官打压的货,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他选择了忍气吞声。

但董士廉不是啊,他是文官!

自古以来刑不上士大夫,更何况,文官在大宋有多精贵就不用多说了。

消息传出,舆论一片哗然!

在大宋还有人敢对文官用刑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狄青捅了个天大的马蜂窝!

董士廉出狱后,越想越气,马上给宋仁宗上疏,先详细解释这事来龙去脉。

最后在奏章中他韩琦和尹洙的老底揭了出来。

他把之前韩琦指挥的好水川之战的真相捅给了宋仁宗!

官家,你还不知道吧,好水川大败,都说是任福自作主张,轻敌冒进,才中了李元昊的埋伏!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开战前,韩琦派人勘察过好水川,而且任福也是他给派出去的!韩琦才是罪魁祸首!

说完韩琦,说尹洙!

尹洙在好水川战败后做过两篇文章。

一篇叫《闵忠》,一篇叫《辩诬》,都是缅怀和为好水川将士正名的作品。

但董士廉不这么看,他对宋仁宗说,朝廷没追究任福的责任啊,他辩的哪门子诬?

这分明是欲擒故纵,往任福身上泼脏水!

而闵忠,只有皇帝才能去闵将士,他尹洙这是僭越,这是大不逆!

如果说王拱辰弹劾滕子京、张亢用的只是贪污的罪名,董士廉的上疏用的可是欺君、僭越这样的罪名!

王拱辰都没想到,原来还可以这么玩,真是长见识了。

这样一来,宋仁宗终于知道了好水川之战的真相!

可是他又能怎么样呢?他还能为了这个真相去追究韩琦的责任?宋仁宗只能当作没事发生。

于是,他强忍怒火,将董士廉的奏章压了下来,没做任何处置,犹如石沉大海,不了了之。

但可想而知,他心里有多腻歪!韩琦这帮都是些什么人啊!

06

宋仁宗这会头很疼,韩琦和范仲淹为了刘沪和董士廉的事已经吵翻天了。

韩琦和尹洙认为刘、董二人公然抗命,必须严惩!

韩琦精啊,这会他不管刘沪什么原因抗命,抗命就得严惩,他必须抓着刘董二人的痛脚不放。

范仲淹也不傻,指出刘沪守边“最有战功,国家且须爱惜,不可轻弃”。

这个时候,欧阳修出场了,他连上两疏《论水洛城事宜乞保全刘沪等劄子》《再论水洛城事乞保全刘沪劄子》。

首先充分肯定刘沪筑城的功劳;接着分析了解决水洛城事件的“三利三害”,和了把稀泥,指出“狄青、刘沪等皆是可惜之人,事体须要两全,利害最难处置”;最后提出了解决方案,刘、董功过相抵,释放出狱,尹洙迫反蕃族,必须调离。

欧阳修的上书,韩琦当然不满,抗命的事情就这么轻轻放过?尹洙何罪,竟然要离职?

双方依旧在扯皮!

其实这会水洛城都已经修好了,刘沪和董士廉也已经出狱了!可韩琦和范仲淹还要争。

一个说修城对,必须得修;一个说修城错,必须得打出去。

一个说刘沪事出有因,功可抵过;一个说刘沪罪无可恕,严惩不贷!

但经过长时间的争论,舆论越来越倾向于支持刘沪、董士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狄青对董士廉这个文官动刑了!

宋仁宗坐不住了,亲自出面,了结争论,首先他拍板,城都修好了,争论对错与否还有什么意义?

最终他权衡利弊,宣布刘沪无罪释放,但以不服从节制,将其降职为镇戎军西路都巡检,兼领水洛城兵马监押;而董士廉则罚铜八斤。

这个时候欧阳修又出来凑热闹,建议由狄青亲自给刘沪、董士廉传达诏书,意思是让狄青给刘沪道歉;同时让狄青成为刘沪的上司!

宋仁宗一听,这方法好。

于是最终结果就这样下发到泾原路!

韩琦和尹洙当场气得语无伦次,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刘沪抗旨不遵、聚众造反,竟然啥事都没有。

韩琦和尹洙坚决不同意这个判罚,他们三番五次上疏要求朝廷修改,对刘沪严惩不贷。

尹洙甚至私下严重警告威胁刘沪!小子你走着瞧,老子有你好看的!

闹到最后,连西夏人都知道尹洙、刘沪不和。

宋仁宗大怒,又下发诏书,尹洙改知庆州,刘沪再贬一级,各打五十大板!

然后宋仁宗打算由狄青接任尹洙位置。

这个时候,郑戬不干了,狄青一个贼配军都能做一路主帅?这绝对不行!

宋仁宗没办法,只好让前宰相之子、韩琦的同榜进士王素接任。

随着王素上任,水洛城事件宣告结束!

这次内讧,没有一个赢家,韩琦和范仲淹都输了,为日后庆历新政失败埋下了伏笔。

最大的输家是狄青!

他对文官用刑引起了公愤,大宋文官没有一个不恨他的,尤其是他后来担任枢密使之后,所有人视他为洪水猛兽。

狄青最后郁郁而终,和这一次事件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狄青这一刀,捅了范仲淹,却伤到了自己。

可是,狄青真的错了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