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宁波的地铁客流被遗落在哪里?

subtitle
养鱼致富经 2021-06-21 04:2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有一段时间经常坐3号线上班,因为不赶时间,又不愿给宁波的早高峰添堵,所以通常都是九点后乘坐。

那个时间点,感觉如同专列——实在太空了。

九点之前的3号线我坐过,人不少,尤其是和一号线交汇的樱花路站。但一过九点,仿佛水晶鞋的魔法失效,人流转瞬就消失了。和晚上九点半之后,宁波的各大购物中心一样。

这种空旷一直可以持续到晚高峰,期间,不仅是3号线,其他几条线路的客流也非常少,只是比3号线略好。

这和在杭州坐地铁完全是两种截然相反的体验。

地铁客流为什么这么少?需要先分析地铁客流来源,主要是以下三点:

常住人口、城际交通运输的吞吐量、三产发达程度

常住人口是地铁客流基本盘;城际交通运输吞吐反映的是城际商务通勤,以及部分的游客(旅游经济我没有单独算,因为大部分包含在城际交通枢纽吞吐中);三产中的部分产业(如现代服务业、娱乐业)不需要长时间呆在办公室,工作时间经常外出。

2

先看常住人口,尤其是被地铁高度覆盖的主城区人口。

不算临安、淳安、建德、桐庐,再苛刻点,富阳、萧山和钱塘只算一半人口,最后的数字也达880万!就地铁覆盖的人口而言,差不多是宁波的一倍左右。

去年曾有人和我争论说,杭州市区人口和宁波差不多。我当然知道他是错的,但当时数据不准确,现在真相大白,杭州市区人口远多于宁波。

第一项比较,杭州就显示出肉眼可见的优势。

第二项,交通运输吞吐量

2020年受疫情影响,宁波交通运输总量为7513.3万人次,同比下降34.4%;而杭州则达到1亿2128万,还是在同比下降40%的基础上实现的。

杭州比宁波多了4000多万,2019年则差不多在5000万左右。

杭州主要交通枢纽均通地铁,可吸走大批客流。在杭州东站坐过地铁的人应该都有体验,什么叫人潮汹涌。

因此差距对比同样强烈。

第三项,三产比重。

杭州是2.1:31.4:66.5;宁波则是2.7:45.9:51.4。第三产业杭州比宁波高出15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宁波高出14.5个百分点,一来一去,杭州第三产业优势非常明显。

二产将从业人员基本锁定在车间、工地;三产则宽泛些,办公室或其他场所都能看见三产人员。比如约见客户、演出、网红街拍、跑单、谈判等等。

三项因素中,第一第二自然占绝对要素,说到底,人口还是关键。

3

说到人口,还有一个蛮有意思的现象。

根据【泽平宏观】最近发布的数据,宁波人口吸引力全国可达第九(根据招聘网站的信息统计),但对应届毕业生的吸引力全国几乎排不到前20。

这个数据看似矛盾,其实很好解释——宁波争夺的是人才的第二落点。

【泽平宏观】的另一个数据印证了这点,杭州的人才外流,宁波仅次于上海,排在第二。

这个现象换个角度解读就是:杭州代表浙江向全国吸纳人口,其中消化不了的人口就流向省内的第二梯队城市,尤其是宁波。此外还有嘉兴、绍兴也排在前十。

这是浙江强大的原因,除了杭州,其他城市也有相当的魅力,所以才能消化大把的人口。另一些一城独大的省份就不具备这种能力。

从这个角度讲,杭甬双城确实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具有双核,甚至多核的省份才能真正的强大,比如广东、江苏。而浙江最具备双核中另一核潜力的,就是拥有世界级港口,且与杭州隔有产业侧重的宁波。

但对宁波来说,也需自强,尤其是加强三产比重。一二产再强大,终究受限于产能和需求极限,多了就会过剩,空间不大。只有三产才具有几乎没有天花板的成长空间。

以德国为例,虽然是世界数一数二的制造业强国,但2019年的第三产业比重依然达到70%,远高于宁波,比杭州还高。可以哪怕以制造业为龙头,宁波的三产比重,依然太低了。

这自然是短板,但乐观的讲,也是宁波可以突破的空间。有奋斗的目标未来才会有乐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