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史中出了名的薄情寡恩朝代,无论文臣武将,立大功者均被族灭

subtitle
不二书 2021-06-20 21:53

小伙伴们都知道,汉朝是个特别牛的朝代,但是汉朝有一点做的非常不好,那就是不怎么善待功臣。

这个不好的显象从汉朝初立便开了一个坏头,其实我们可以看到,汉朝从刘邦开始,大肆诛灭功臣,而从汉文帝到汉武帝,每一朝都有特别冤的大臣被族灭,比如说晁错、比如说周亚夫。

这篇文章来介绍武帝时期一位特别冤枉的大臣主父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主父偃是个山东人,早年家境并不好,但主父偃学习特别努力,当然,由于家境问题自然学不来儒术,因为学习儒术对家境要求特别高,毕竟动不动就讲究仪式感,吃穿住行都要道具配合,自然是非常费钱的。

没钱的主父偃只能学纵横术,这个纵横术学起来就比较务实,不需要费钱,只需要一根舌头,只要舌头在,一切都在!

纵横术在战国时期非常流行,只要学得好,那很可能就身背六国相印,直达诸子学说的巅峰。

但是,纵横术在战国流行是因为有纵横的条件,可是大汉朝已经统一了天下,不需要折腾求发展了,所以显得非常没用。

主父偃很快就意识到自己选错了专业,因为虽然自己懂得一身的纵横术,但却很难找到工作。

所以很快主父偃就换了一个专业,开始研究《春秋》、《易经,但是作为半路出家的人,主父偃深受同班同学的歧视,并且由于常年没有工作,他在家里面也遭到了白眼。

他爹就经常嫌弃他啃老,而他的兄弟也嫌弃他吃白食,所以主父偃只好出去周游天下,但一番游历虽然没有获得什么成就,可是八卦倒是听的不少。

游历着游历着,主父偃来到了长安,心血来潮的他给汉武帝上了个书,里面提出了八大律令和一项劝谏。

主父偃也是闲来无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反正没有被汉武帝看到也没有关系,自己也没有损失。

但很巧的是,汉武帝不止看了他的简历,还把他叫入皇宫亲自面谈。

主父偃早年学纵横术的,口才自然了得,所以把汉武帝聊的非常高兴,一脸的相见恨晚。

面谈过后直接给了主父偃郎中的官位,并且一年之内四次高升,一直升到了中大夫。

当然,主父偃这个人也的确有真本事,汉武帝时期著名的推恩令就是他搞出来的。

所谓的推恩令就是诸侯王们可以把王位传给自己的嫡长子,并且还可以把封地分封给自己的子孙,这其实就是为了将这些诸侯王们一一拆解,因为封地的土地是固定的,而诸侯王们的子孙数量是不可控的,有的生七八个,有的生十来个,所以一开始比较大的诸侯国慢慢一拆再拆最终从诸侯走向地主,再从地主走向平民,对于皇权而言这是一个良性发展。

就比如后世的刘备就是因为这套程序最终变成了平民。

除了推恩令,还有一个叫做酎金夺爵,也就是通过各种理由来削藩、剥夺诸侯们的封地。

在每年腊月的时候,朝中要祭拜汉高祖刘邦,这个祭拜自然要献上酎酒,供上黄金。

这黄金不止皇帝要出,诸侯们作为刘邦的子孙也得出,最开始诸侯们家大业大,这点黄金自然不在话下,可是后来封地越分越小,手里面的钱自然越来越少,拿出来的金子成色自然不对劲了。

汉武帝自然就抓住这个小辫子,以对祖宗不敬为由,废除了大大小小百十来号诸侯。

当初晁错削藩手段比较硬所以搞出了一个七国之乱,而推恩令和酎金夺爵这个手段明显就高明了许多,而这也是主父偃这种深谙纵横术的人才能想出来的阴招。

此后主父偃尝到了甜头,总之就是不要怂,往上冲,从立皇后到废诸侯,他总能为汉武帝想到办法。

而也正是因为想出了这些阴招,主父偃得到了汉武帝的重用,成为了当红炸子鸡。

主父偃得势之后很多人都来巴结他,有人送他房子有人送他黄金,还有甚者直接把妻女都送给了他。

而主父偃也是来者不拒,因为当初穷,哪怕他现在当了大官也不缺钱花,但还是要把钱装到大箱子里才有安全感。

但是,由于爆红的速度过于快,主父偃开始飘了。

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主父偃继续在不怂的路上越走越带劲。

有一次他上书给汉武帝,说河套这个地方是个剿灭匈奴的战略要地,当年秦朝的蒙恬就是以此为据点北逐匈奴的。

汉武帝一听果然很兴奋,因为他早就想干这件事了,于是立马开了个会,商讨到底要不要在河套搞一个据点。

但是,在这个会议上,公孙弘立马站出来表示反对。

这个公孙弘是老臣子,曾经干过中大夫这样的外交要职,到了汉武帝登基的时候搞了一个举贤良的活动,公孙弘当时已经六十多岁,结果输给了董仲舒。

但在十年之后,汉武帝又举行了举贤良活动,有人又把公孙弘的名字给报了上去。

公孙弘当时已经七十多岁,嘴里说着不去不去,难道又要去当董仲舒的陪衬?

当然,嘴里说着不要,但身体却非常诚实!

结果在对策之中,由于阅卷官认为公孙弘的观点老旧,并不出众,所以直接大手一挥给他了个倒数第一名。

但神奇的是,当汉武帝看了公孙弘写的文章之后却是大为赞赏,直接把公孙弘送到了第一名。

就是因为汉武帝的垂青,公孙弘时来运转,成为了汉武帝朝的当家红人。

这是公孙弘第二次发迹,曾经因为出使匈奴后给汉武帝做的报告惨不忍睹,为此吓得只好称病退休。

而现在公孙弘显然懂得了如何跟汉武帝打交道,他知道汉武帝要的不是抉择,而是看法。

所以每次讨论问题的时候,他从来不下判断决策,而是看汉武帝的态度提出看法,从而每次都能命中汉武帝的内心,汉武帝对此也非常满意,在一年内便把公孙弘提拔成了左内史。

那么在主父偃提出占据河套时,公孙弘这位善于揣摩帝王心的老臣子,为何破天荒反对一件明显汉武帝想要干的事情呢?

公孙弘反对的理由很简单,当年秦朝以三十万人在河套筑城,结果烂尾工程一个,并不值得搞!

这当然是表面理由,而私下的理由其实是不想主父偃搞这个大项目,因为再让主父偃搞下去,那朝堂之上就没有他这样的老臣子的一席之地了!

看到公孙弘反对,主父偃当下也急了,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来的一条计策,不能让这老头子给破坏了,于是立马据理力争。

两人争来争去争出了一个什么结果呢?

结果当然是汉武帝拍板建立朔方郡,开始深耕河套,因为想要北征匈奴,这里的确是战略要地。汉武帝也是个明白人,也有自己的思考。

但这件事虽然拍板决定下来了,可主父偃和公孙弘的仇怨也彻底结下了。

公孙弘这人史书上评价他是外宽内深,说直白点就是,我信你个鬼,这个糟老头坏得很!

也正是在这场朝堂之争后,公孙弘开始为主父偃准备死亡套餐!

没过多久,公孙弘就建议主父偃去齐国当国相,说这推恩令是主父偃搞出来的,那主父偃就去齐国推下恩。

汉武帝觉得也不错,而身在其中的主父偃也觉得有道理,再来就是他本就出生于齐国,所谓夫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另外他还想要回齐国解决一下自己的恩怨问题。

当年他在齐国的时候,想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齐王刘次昌,但当年主父偃是个苦哈哈,齐王当然不理他。

所以主父偃想回齐国去会会齐王,解决曾经丢脸的事情。

但是,当主父偃从长安出发的时候,一封密信传到了汉武帝面前。

这封信是赵王刘彭祖写来的,这位刘彭祖是汉武帝的老哥,出了名的整人大王,汉武帝派到他跟前当国相的就没有满两年的,全部都被刘彭祖以莫须有的罪名给整走了。

刘彭祖给汉武帝来信没有说别的,只是列了主父偃的两条罪状!

一是受贿,二是离间皇室宗亲!

这八竿子打不着的赵王刘彭祖为何要搞去齐国当国相的主父偃呢?

因为主父偃曾经在赵国混过,但是没有混出头,后来一个推恩令扳倒了燕国,现在出使齐国明眼人都知道是为了干什么,而干倒了齐国肯定就轮到赵国了,这是赵王刘彭祖可以想象到的。

赵王刘彭祖非常聪明,直接先下手为强。

汉武帝拿到这封密信之后也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把信件扣了起来,心里的想法可能是如果主父偃办好了齐国的差事还好说,如果办不好……。

当然,此时的主父偃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告了,他依旧意气风发朝着齐国而去。

到了齐国,主父偃先是找来了曾经的亲朋好友一顿好酒好肉款待,吃饱喝足后,主父偃拿出了五百金往地上一撒,直接说:捡走这些金子吧,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这就是著名的散金断交!

这其实也是一种飘的状态,主父偃就是在向他的亲朋好友宣布:爷现在发达了,以后万事不求人!

其实从主父偃搞了这么一出后,也能看出他此时到齐国会失败还是成功了!

因为刚入齐国就把亲朋好友全部得罪了,这明显是不明智的举动,因为此后不管他遇到什么艰难的情况,也再没有人帮他了。

入国相位后,主父偃开始想办法出曾经女儿被拒婚的恶气,他对齐王的行为非常痛恶。

而在来之前,其实也抓到了齐王的一些小辫子,因为齐王有不轨行为,和自己的姐姐关系不清不楚。

很快主父偃找到了一些证据,在结案之前还不忘给齐王施压,但没想到,齐王虽然是一方诸侯,但心里素质不咋地,被主父偃一吓,直接就自尽了!

一个诸侯被逼自尽,其余诸侯立马提心吊胆起来,所以一起跳出来指控主父偃逼死了齐王!

主父偃这下才醒悟过来,自己在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就已经走上了绝路。

但此时主父偃的生死在汉武帝手中,汉武帝其实并不想收拾掉主父偃,因为主父偃对他而言的确有用。

可没想到,随后公孙弘给汉武帝递了一把刀!

公孙弘对汉武帝说:

“齐王自杀,无后,国除为郡入汉,主父偃本首恶。陛下不诛偃,无以谢天下。”

意思是说,这齐王死后没有儿子,他一死齐国除国为郡,我们已经捡了个大便宜了,此时若没一点交代,那么其余诸侯们会怎么想?

这不可谓不是杀人诛心,也正是因为公孙弘这句话,汉武帝放弃了主父偃。

而当汉武帝下定决心放弃主父偃后,此前讨好主父偃的官员们也挑出来指控主父偃各种罪状,最终主父偃只能面对被诛连的下场。

有人说,主父偃做人太失败了,但其实,主父偃以纵横术成就高位,但最后的死局也是纵横家的宿命。论才智主父偃不可谓不是聪明人,但历史上大多数聪明人最终都倒了大霉,这其实就是因为没有看透历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