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古老洛阳,千年石窟:夜游龙门不害怕吗?不阴森吗?

subtitle
苏丹卿 2021-06-20 19:51

有网友问我,夜游龙门不害怕吗?不阴森吗?

说实话,我挺好奇这样的疑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对精美的艺术,面对夜色下的朦胧,或月夜,或雨夜,或星辰灿烂,不论是哪一种夜,都该感到美好不是吗?

或许,这就是人的大不同吧。

用另一个网友的一句话说:“我一直都觉得古时龙门的佛龛也是点着长明灯的,泛舟伊水,夜过龙门,一定是壮观之极。”

否则大诗人白居易也不会在晚年放着洛阳的园林不住,而跑来龙门香山定居,并发出这样的一句感慨:“洛都四郊,山水之胜,龙门首焉”。

四月下旬的一场雨夜,龙门石窟给我的洛阳之旅带来了难忘的回忆,也为下一次的洛阳之行留下伏笔。

白天的伊水看着有些普通,但有了历史的这一层滤镜,凝视水波的心境也就变得丰富起来,这条撑起了河洛文化的一翼厚重的伊水仍是缓缓流淌。

大禹开凿了龙门山,鱼跃龙门的传说就发生在这里;2300多年前的一场伊阙之战,白起一战成名,2300多年前后,伊阙依然雄伟……在这里,龙门伊水并非只是简单的自然风光,它还要藏着太多古老的文化,千百年来,见证着龙门石窟的沧桑与辉煌。

洛阳之行,龙门石窟是非常重要的一站。从下午走到暮色苍茫,哪怕是下起了雨,也未曾使我脚步匆忙慌乱。

雨夜游龙门,不仅安静而且游人稀少,一边听雨一边赏石窟艺术,古都洛阳的千年时光仿佛于顷刻间浓缩我心堂,一座石刻艺术宝库和世界文化遗产就镶嵌在伊河两岸的西山和东山之上,就呈现在我的眼前。

夜幕降临,华灯初放,顿时佛光山色,令人恍若梦幻之中,一窟一世界,“一朝步入画卷,一日梦回千年”。

从北魏到清末, 眼前的这10万余尊造像既是惊艳世界的石刻艺术,也是经历了1400多年历史画卷。

当柔和的灯光照亮了所有佛龛,当我在雨夜中面对一个个佛龛,忍不住屏息凝神,细细品悟,体验着石窟文化的厚重与深邃。

大小不一的石窟,神态各异的雕像,在暖黄色灯光的衬托下更加富有魅力。尤其是那高大的卢舍那大佛,相传是武则天是以自己的仪态容貌所造。

它与迦叶、普贤菩萨,阿难、文殊菩萨,以及天王和力士构成了龙门石窟规模最大、最是精华的佛龛。不仅是近观还是远望,卢舍那大佛的微笑,是如此温和、慈祥。

卢舍那大佛开凿于唐贞观23年(公元650年),也就是唐高宗即位后的第一年,建造历时三年零九个月。

据《大卢舍那像龛记》记载,为修大佛“皇后武氏助施脂粉钱二万贯”,武则天还亲自主持了卢舍那大佛的开光仪式,在当时极为轰动,其遗址至今尚存于伊水东岸(擂鼓台)。

随着夜色愈发低沉,暖黄色的灯光愈发显著,卢舍那大佛将佛国世界充满了祥和色彩的理想意境表达得淋漓尽致。

因而,当我看到网友们的一些“感到害怕、阴森”的留言时,不由得心生困惑。

四月下旬,洛阳牡丹还未凋零,卢舍那大佛前的数十盆牡丹花开得正大气、富贵,即便身在风雨中也不飘摇。

我试图蹲下身子,透过牡丹去瞻仰大佛,霎那间,高贵、典雅、庄重的气息扑面而来。

它仿佛端坐在祥云之上,面含微笑,一双秀目凝视尘世,满眼充满了慈爱,被外国游客誉为“东方蒙娜丽莎”、“世界最美雕刻”。

实际上,这里的每一块石头都在讲述着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每一尊造像都曾拥有一段辉煌灿烂的历史。

而今,龙门石窟穿越千年时光,正焕发出新的容颜,在人们热切期盼的眼神里,演绎着洛阳曾经的荣耀和今生的光华。

当我出了“西山石窟”游览路线,于对岸候车的时候,发现不少游客在雨中欣赏夜色中的石窟艺术,尤其是卢舍那大佛,实在壮观又震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