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葳蕤轩:厉行

subtitle
稍尽春风夜 2021-06-20 14:03

认识他时他妻美孩儿乖,身价几千万,早已财务自由。按说可以“躺平”了。可是,他还是持身甚严,每日里奔赴,半点不懈怠,甚至喜欢给自己“找事儿”。他说:小姑娘,你没被生活‘欺负’过,我被生活欺负得呀,我一个大男人想想就能淌下泪来——哪敢‘躺平’啊!到死都不敢。再有多少钱我都不敢歇着,没钱,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知他经历过数次创业失败,前妻刚生下孩子一个月就跟他离婚,因为不想跟他“一起背债”。父母跟他挤在一间十几平的斗室连养老钱都拿出来了,快七十的二老为了一个月三千块钱也出去打工,就为了儿子能尽快还完债,妹妹帮他带女儿。他在最黑的夜里哭天抢地,可是,声儿都不敢发出。他羞愧,羞愧至死,不知自己堂堂一个七尺男儿如何就到这般田地!

几年以后他东山再起,把父母安置进了别墅,又娶了贤惠的娇妻,女儿也长大,乖巧懂事。他也时来运转。上天把欺负他的那几年连本带息还给了他,他竟是养成厉行的性格,再也不歇着。

我看着,既唏嘘又感佩。

因为那么年纪清浅之时遇到了他,所以也习得一点厉行的性格,终生,我,也不敢歇着。

厉行,是我之本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