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董元奔:辛丑年父亲节前夜写给父亲(随笔)

subtitle
稍尽春风夜 2021-06-20 14: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八十年前,我最幸运的爸爸。祖父要他读书,搬家就是为了读书,祖父给留在老家的伯父准备了一头耕牛。那时爸爸最喜欢读的是三国故事。

七十年前,我最懵懂的爸爸。他是苏北某高中第一届且年龄最小的学生和毕业生,伯父每月按祖父的要求用独轮车送去生活品。爸爸最欢读的是同学们不明白的微积分。

六十年前,我最光荣的爸爸。受了冤屈的祖父坚决要求我爸爸入党,祖父以老迈之躯带着伯父为爸爸建设新家园,也就是我后来出生的地方。爸爸最喜欢读的是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

五十年前,我最耀祖的爸爸。祖父和伯父一起老了,幼小的我有时候感觉祖父和伯父像兄弟俩,他们喜欢喝茶,自己种的;伯父的儿子饿了去找我“吃皇粮”的爸爸,烫破了贪吃的嘴。爸爸那时喜欢读领袖文选,爸爸把生活百科类的书籍交给祖父。

四十年前,我最敬业的爸爸。从来没听爸爸说累过,从来听到的都是他应酬酒桌上那爽朗的笑声,我学会了记日记,默默地记录爸爸的豪放。我记得爸爸这时期喜欢读邓选。

三十年前,我最复杂的爸爸。祖父、伯父先后走了,长大了的我才懂得祖父、伯父、爸爸的伤感。但是爸爸读的书却是《厚黑学》,现在我知道他读得太晚了,当然他是读着玩的。

二十年前,我最伤感的爸爸。堂姐们还有我长姐也走了,爸爸的眼泪淹没了长大了的我的眼睛,我不知怎样安慰爸爸。爸爸的眼睛坏了,只能看黑体字的标题,看过之后他老是忘。

十五年前,我最“闹事”的爸爸。爸爸t突然发现我的妈妈老了,他教妈妈学抽烟,他带妈妈去散步,但是妈妈不听他的,爸爸只好经常打电话“骚扰”我们。当然,世界之大,已经没有他可以看的书了,不过他却常常跟我说书。

十年来,我最听话的爸爸。爸爸做太爷爷了,他常跟聊我的爷爷,有时候也会跟我去给我爷爷扫墓,但是我只允许他远远地站在大路上。他有时候还要说书,说的都是幼教书,过时的,没人听,他会讨好我以便说下去。有时候爸爸想跟我喝两杯,我问为啥,他说怕我在外会喝醉,然后自己否定。而我常常端详爸爸,他太老了,老到只剩下皱纹里叠加的他的思想,他的爱和关怀。

——父亲节前夜写给我八十八岁的爸爸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