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男女之间没有友谊,只有离别后的忧伤与悲切

subtitle
稍尽春风夜 2021-06-20 13:58

单位来了个新同事,一个周身散发成熟魅力的少妇,约三十二三岁年纪,高鼻,深目,樱唇,肤如凝脂。

她的容貌与俄罗斯女子相似,只是个头矮,生得小巧玲珑的。

她家距他家不远,通勤车将他们接送到市内,他们就坐公交车回家。

下车时,她在前面走,他与她隔段距离,随她前行,她偶尔回头,看看他,又复前行。

他们不熟识,看她如此,他也就不与她打招呼,到了公交停车点,她在东首站立,看她的手机,他在西首站着,看街上经过的行人。

车进站,她还兀自看她的手机,他近到她身边道:“车来了,还不上车?”她抬头,嫣然一笑,很迷人的样子,她道:“唉呀!阅读一篇文章,看的太投入,差点坐不上车,谢谢你。”

车上没有坐,她扶栏而立,他站在她身侧,她有时会侧头看他,他也正在看她,两人目光相接,她微微一笑,道:“你好!”他回道:“你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问道:“还没请教您的尊姓大名。”他道:“王涛,你呢?”她道:“雪梅。”

他随口吟道:“梅花欢喜漫天雪,这名字真美!”她笑,很开心的样子,道:“爷爷为我起的名字。听妈妈说,我出生那日,正值冬月,漫天大雪飘舞,爷爷见了我,高兴的象孩子,随口吟了这句话,呵呵笑道:‘就叫雪梅吧,梅花欺霜侮雪。’这就是我名字的来历。”

他道:“我的名字可没有来历,卦摊上一个大师给起的,说是用这个名字,将来富贵不可见谅,哪有一点富贵啊?还不是早八晚五,二点一线?”

他对她道:“听同事说,咱俩顺路,对了你家在哪住啊?”她回道:“枫林雅筑,你呢?”我道:“与你所住的小区很近,在东海紫晶宫小区。”

熟识了,话语也就多了,天南海北的闲聊。也许是缘份,后来她成了我工作中的搭当,两个人要相互配合,去完成工作。

两个人在单位形影不离,一起上班,一起下班。男女在一起久了,就会产生情素,看对方的眼神都不一样,单位的人看透不说透,暗地里称他们为神雕侠侣。

公司组织旅游,两个人留连忘返,当回到当初下车的地方,车已经开走。他开始抱怨道:“这些人也太粗心,两个大活了没上车不知道?”

她道:“下午三点到这里集合,是咱们不守时,又怨的了谁?这深山密林,到了晚上不被吓死,也会被野兽吃掉,还是快些下山吧!”

两人沿着公路前行,约莫走了一小时光景,日落西山,他放眼四顾,看准远处公路的位置,道:“从林中穿过,既不绕远,也省时间。”二人用手拔开树的枝叶,要穿过丛林到对面的公路。

走了好久,树木越来越密,他脑中一个念头划过:“不好,走错方向了。”忙回头往回行走,怎么也找不到初时的路。

她被他拉着手前行,他的手温暖而有力,她心中涌过一丝甜蜜,心道:“他就这样牵着自己的手多好。”

他回头,脸上满是焦虑,急道:“不好了,在林中迷路了。”她心中一惊,随即恢复平静。

她是乐观派,深信车到山前必有路,心中虽惶恐,也不忘开玩笑道:“听天由命吧,大不了被大灰狼吃掉。”

夜色降临,幸亏有月,月光透过树木的间隙,洒在草地上,雾气缭绕,如烟似纱,宛如仙境,她笑道:“你看,我是不是仙女啊?”他道:“你真美!”望着空中欲满还亏的月,道:“就象月中的嫦娥。”

她格格娇笑,道:“你道是会说话,嘴巴象抹了蜜。我是嫦娥,你就是猪八戒。”

他道:“我可不敢当猪八戒,猪八戒的前世为天篷元帅,只因调戏嫦娥,才被贬下界,成了猪身。

你是嫦娥,我敬你还来不及,又怎敢调戏?”她道:“其实你调戏人家,人家可高兴着呢!也不用被贬下凡变猪。”

他道:“为什么?”她笑道:“因为你就是猪啊!”他不依,伸手呵她氧,她转身就逃,笑道:“追我啊!追我啊!”

他道:“追到你便怎样?”她道:“你想怎样便怎样!”

他追到她,伸手揽着她腰肢,欲拥她入怀,她推开他,道:“这荒邻野外的,闹什么闹,碰到狗熊可乖乖不得,快走吧!”

夜色渐浓,隐隐有枭叫传来,入耳凄凄戚戚的,让人每根毛孔都能竖起来。凉风习习,吹得树叶哗哗做响,让人心声恐惧。

二人逶迤前行,传过一个山岰,西南角有一处灯火闪烁,宛如镶嵌在天空中的星,她手指灯火的方向喜极而泣,道:“那里有人家,我们得救了!”他道:“是啊,恶狼要饿肚子了,它吃不到我们了。”

走的近了,只见远处是一大片玉米地,时值仲秋,玉米棒子将熟未熟,沉甸甸的压得玉米杆低垂下了腰。

青纱障掩映着屋檐的一角,几个转折,到了门前,院中是三间红砖瓦房,他正欲上前叩门,一声犬吠传来,一条大黄狗两只前爪搭在墙头,目露凶光的狂吠。

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大黄回来。”房门开启,门帘挑处,走出一个中年男子,约四十岁上下,生得又瘦又高,身穿蓝色跨篮背心,男子见一男一女立在院墙外,忙打开大门,道:“恕我眼拙,二位是哪个村的,我怎么没见过你们?”

他道:“我们是来这里游玩的,迷了路,夜已深,能否借宿一晚?”那男子上下打量一下二人,道:“游玩?这穷乡僻壤的有什么好玩的?”

她从包子取出工作证,递到那男子面前,道:“大哥,我们是好人,单位组织郊游,返回时大概没清点人数,车就开走了。

我忙打电话,没网,真倒霉。”

那男子接过工作证看了看,笑道:“看你们面善,不象坏人,你与他有夫妻相,两口子吧?”

她桃面泛红,心道:“这人性子直,乱点鸳鸯谱,也不拂他意。”说道:“是的。”

那男子将他俩让进屋,道,“二位请坐,我去厨房做饭去。”约半个小时,他从厨房走来,盛了两碗米饭,放在桌上,又端上两盘菜,一小盆鸡蛋汤来。

二人吃过饭,被安排在西屋。他见她坐在炕上,昏黄的灯光映在她面上,更加妩媚动人,近到她身边,与她并肩而坐,道:“这位大哥说我们是夫妻呢!”她侧过头道:“他乱说,有求于人又不能反驳,只能默认了。”

他道:“要是我们真是夫妻多好!”她道:“有什么好?”他道:“可以洞房花烛夜呀!”她嗔道:“滚,净想美事,男人都一个德行。”

他看她生气的样子更美,忍不住去吻她,她迎合着他,她忽然道:“你也这样吻嫂子吗?”这句话如一盆冷水,浇得他全无兴致。

二人合衣而卧,到了天明,与那男子告辞,做车回家。

后来,她离开了他。男女之间没有友谊,要么做夫妻,要么成为陌路人。

既然得到得不到都只有一种结果,又何必自寻烦恼?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