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兵回忆:部队赴大巴山施工,供销社有位18岁姑娘,酒窝很美丽

subtitle
战旗红 2021-06-20 10:50

作者:章月祥

部队是个大熔炉,更是一所百炼成钢的大学校,只不过军人的“毕业”是退役。一日为兵,终生是兵。离开部队愈久,愈加怀念在军营的生活。

一段尘封了48年、赴红军之乡大巴山通江县执行国防施工的往事,至今历历在目。时光在星空中飘逝,记忆渐行渐远,有些经历的片段总在脑海中闪现,有时它的声音尽管是那样的微弱,但时时强烈得难以平静。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打开的是珍贵,抖落的是尘埃。

1973年10月12日,根据总部关于《尽快完成西安、通江、重庆地下电缆建设任务》的指示。成都军区命令13军38师114团和37师111团,分担开赴到川陕交界的大巴山脉执行国防电缆埋设施工任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文作者章月祥军旅照

11月6日这一天清晨,吃过早饭,天还没有亮,军号在营区吹响,我们团和配属的师舟桥连登上了解放牌军车,每车以排为建制乘坐,把背包在车厢里从左到右摆成四排,每两排的战士持枪对面而坐,腿相互交叉,依营的战斗序列一辆辆驰出营区。我们从遂宁、潼南出发,沿途经南充、营山、平昌、仪陇等地一线,干部战士精神高昂,军歌嘹亮向红军之乡通江县挺进。

沿途,渐见既苍凉又苍茫的风光,房屋矮小破旧,道旁土地贫瘠,是那种原生态的景象。道路也坑洼不平,都是尘土和小碎石。车轮滚滚,尘土飞扬,为保持车辆队形,不停地变换速度,放眼眺望,一辆辆草绿色军车雄赳赳,像巨龙蜿蜒伸展在盘山越岭,横卧在大山的沟壑,横穿半山腰公路,气势磅礴,非常壮观。

我们乘上军车,摩托化行军开往施工地

路途上,还遇到一个惊心动魄的事,在翻越一座山顶的时候,我们的军车一辆辆开上去了,其中有一辆车因为山坡坡度太高,不知怎么回事,车开不上去。司机急忙刹车,然而车不但没停止,还往后打滑,那可是窄窄的山路,左面是山壁,右边是深达百米的山涧,车上的战士们马上下车,在后面拼命推,才把军车推过了山顶,真是虚惊一场啊!

经过三天的摩托化行军,我们大部队终于在11月9日全部到达各工区驻地,我们八连第一个工区驻扎在通江铁溪区南边三公里的河滩上。清澈见底的河水,那浪花晶莹剔透,河水欢快地唱着,跳跃着倾泻而下,给我们带来无尽的快乐。在河滩上,我们以排为建制搭建帐篷,一座座帐篷就成了我们在大巴山麓的军营,“不识巴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充满了与天斗、与地斗的豪情壮志。

驻地附近有座小桥,河道不宽,桥梁跨度也不太大,小桥是从铁溪方向通往通江县城唯一的公路。这里地处大巴山脉崇山峻岭,连绵起伏,高耸入云,层峦叠嶂,壑幽林密,云雾飘绕,我平生第一次见到大巴山的伟岸。气候也非常寒冷,冰封地冻,寒风刺骨,比我们家乡上海冷得多哦!我们在帐篷外站岗放哨,眉毛就会结冰,真正体验到风餐露宿的野战生活了。

我们第二个工区驻地是一个通信兵站,从公路走进兵站,是一条长长的峡谷,两面是陡峭的石壁,兵站峭壁根部有一个又大又深的山洞,只见不断有进进出出的通讯兵在里边工作,是个非常绝密的军事要地。

艰苦紧张的施工现场

我们团施工条件极为艰苦,大巴山地区群山连绵起伏,山高坡陡谷深,气候潮湿多变,悬崖绝壁林立,江河水流湍急,土薄石多质地坚硬,整条线路几乎全是坚硬的青石地带。我们全团施工总长度100多公里,每人每天可挖的土石方,是1.3米长、0.5米宽、1.5米深的缆沟。

我们每天天蒙蒙亮,吃了早饭,值班员哨子吹响就集合出发,然后到工地施工,中午半小时吃饭时间,再继续干,如果这一天完不成定额的任务,吃了晚饭还继续再干。我们班在班长姚洽通、副班长阿达平措的带领下,发扬团结精神,互帮互助。我是班里体力最差的兵,战友们处处照顾帮助我这个没干过劳累活的上海学生兵,全班按时保质保量完成了定额任务。关键时刻体现团结协作、顽强拼搏、牺牲奉献的精神,是我们军人品格的写照。

施工线路上,全是花岗岩石。在挖沟中,每天听惯了钢钎、铁锤和石头的碰撞声、打眼放炮声,可谓震耳欲聋。虽然上级配了不少的钻岩机,也只能保障少数连队使用,我们一点一点地炸,一锹一锹地清渣,没日没夜地干,吃大苦耐大劳,干部战士手上都打起了血泡,泡破了就流血。

遇到田坝实施过河,大雪纷飞中,战士们冒着零下三四度的严寒,穿着背心和短裤,在1.5米深的水中堵激流、战顽石。在山高坡陡的悬崖绝壁上作业,腰系绳索,悬空打眼放炮。特别是挖空沟、放电缆是一件细活,千万马虎不得。由于铜轴电缆十分娇贵,不能打弯,更不能漏气,在山地铺设放线,必须排成长队人工接力,将电缆托起来,往开挖好的沟铺放下去,保证电缆不受损坏。

战友们在山上铺放电缆线

战士们腰缠绳索,在半山腰打炮眼

干部战士以泰山压顶腰不弯的英雄气概,在大巴山南麓的通江两岸,战斗了5个多月。我们担负的国防施工是重要军事设施,它首起北京,尾接昆明,是北京与大西南边陲连接的神经,有着重大的意义。完成这一任务,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艰苦的施工,每日与大山为伍,与寂寞为伴,虽苦犹甜,也犹乐,没乐也找乐!记得我们离驻地不远的铁溪镇,镇上供销社商店有个漂亮的女营业员,18岁左右,明亮的大眼睛,身材苗条,亭亭玉立,脸上两个酒窝是美丽的风景,皮肤细腻而白晳,飘散着迷人的香气,仿佛冰山美艳的雪莲在巴山的孤峰绽放。有的战士隔三差五,没事找事到镇上欣赏美丽姑娘这一风景。战友们在一起聊天,谈论的话题经常是她,真是深山出俊鸟,正如炮排长李淮所说:“可惜她选错了出生的地方!”这位美丽的姑娘,我们虽然可望不可及,但我们很感谢她,让我们这些年轻的战士们在艰苦的施工中多了一些乐趣,虽然她根本不知道这些。几十年过去了,往事如烟云,却像一坛陈年老酒那样,盛满了故事的醇香。

1974年3月20日,我们114团在时间紧、任务重、环境艰苦、条件差的情况下,圆满完成了上级下达的国防施工任务。大巴山是值得我们参加国防施工的干部战士怀念的地。离别久了,心怀想念,那里留下了我们青春的脚步,洒下了晶莹的汗水,同时也是对我们意志品质的极大磨炼,成为我们永远的精神财富。

人生最好的历练,莫过于军旅!

【供销社资料照】

【供销社资料照】

【本文作者章月祥军旅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