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对话错换人生28年案姚策养母许敏:人生没有选择也不能重来

subtitle
南方都市报 2021-06-20 08:49

“错换人生28年”案的当事人姚策离世三个月后,他的养母许敏与生母杜新枝互提控告。也许是预感到了这一切,在事件最初引发关注的2020年4月,许敏曾向南都记者表示,“我们人生的轨道全部改变,整个家庭再也合不拢了。”

2021年5月,许敏与家人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在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开庭后即中止,因原告方追加杜新枝为被告而择期再次开庭。6月,杜新枝向警方递交材料,控告许敏及其代理律师在网络散布“偷换人生”等不实信息。

对此,南都记者再次采访了许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许敏、姚师兵与亲生儿子郭威一家。

【对话许敏】

谈争议

南都:杜新枝近日发表长文,对你们提出的疑点作出了解释。

许敏: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所有单位、各方面的同事,还有家庭信息都是能调查取证的。目前也已有调查组跟我联系,我也会明确地告诉他们。我在(事发医院)淮河医院的亲戚不是妇产科的,从来没有参与过妇产科的诊疗,我的嫂子自始至终根本就不是淮河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也不是医院的任何职工。她是一个会计,在工厂里做事,她当时确实有来照顾我,因为我是我家最小的女孩,我们家人对我都是很宠爱的。

(图片来源网络)

南都:上个月你们追加杜新枝为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责任纠纷案的被告,开庭日期因此延后。现在时间确定了吗?

许敏:我们等待法院通知,以传票为准。马上就要开庭审判,在庄严和神圣的法庭上,才能知道到底哪个真、哪个假。

我觉得时间会证明一切,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谈纠葛

南都:有说法认为,你们后续的官司跟房产分配有关。

许敏:现在两家已经找到亲生骨肉,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家庭。

去年姚策就主动提出来,他说把这个房子还给我们,因为他也知道,我跟我爱人工作一辈子,把学区房卖了,(用了)所有的钱,包括我老母亲当时借我们的钱,我们去贷款买房。我和爱人用购房资格买了这个万达的房子,根本没有其他房产,我们是老无所居老无所依,姚策他都知道的,他很感恩的。

他在做直播的时候也说,要把房子还给我们,让我们老有所居,是不是?现在每个人有没有房产,一查就可以查到,并不是说(可以)造谣的。这个(写姚策名字的)商品房是2014年买的,那时姚策刚刚大学毕业。河南那边(的房产)是2012年底买、2013年交付,写的是(杜新枝的丈夫)郭希宽的名字,跟(许敏的亲生儿子)郭威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吧?我们一家六口,没有任何房产。

按照伦理道德,按照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家庭的观念,谁是谁的,就要分得清楚。房子的问题本来是家里人讨论的事情,但去年七、八月份,不知道谁录了我的音,(把)这个房子(的事情)就放到了(公众视野中)。

后来我们就说,孩子要治病,不急。我们也是无怨无悔的,包括为他治病,我们借了很多钱,现在我也欠了几十万,这都是有据可查的。我们一点点攒,节衣缩食,省吃俭用。

(图片来源网络)

南都:你曾在电话里说“要见面,先把房子的事情解决了”?

许敏:那两天正好是在办房子手续,姚策说身体不好,催我们家人赶紧办。我们就联系了九江市房产局特事特办,我们家的情况(九江市房产局)全体人员都知道,说搞视频连线一下就行了。我们想,不用麻烦跑到杭州去了,只要视频连线(就可以)。但他们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们自己有房子,熊磊陪嫁100多万,也有房。反而我跟姚爸两个人工作了一辈子,卖了50万的学区房来买这个房子,包括姚策结婚、创业,还信用卡贷款,我们把钱全部花完了,这是我们一生的痛。那个房子我卖了53万,(放到)现在能卖160万。当时因为姚策结婚(要买新房),我就(卖了原来的房子)赶紧请了装修公司,装修(新房的)整体厨房、卫浴,包括桌椅板凳,一针一线,全是我跟姚爸(指许敏的丈夫姚师兵)去买的。

因为当时我们想终于有新房子了。我们家没有一套房是电梯房,(新房子)是三居室,我爸妈年龄大,我们想可以跟我爸妈、姚策住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谈网暴

南都:最近杜新枝向警方递交材料,控告你诽谤她调换孩子,此外她也发声明指出自己受到网络暴力。

许敏:我6月2日下班之后看到了有关报道,在微博写了一些想法。(“28年互换,三代错付人生,心疼“养子”早逝,心酸亲子28年历程,家庭支离破碎,夜夜辗转反侧,去追讨真相,有错吗?那么多的疑点,合理质疑:非人为不会抱错!这也有错?!”)

南都:姚策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希望家人不要去看网络言论,回归到日常的生活来。你怎么看?

许敏:信息都是公开透明的,姚爸对电脑是一窍不通,你看我的微博,我跟很多爱心人士(都说),“谢谢你们,我没时间看。我眼睛不行,觉得很疲劳。”我也不喜欢网络,我这么大年纪了,尽量想一些比较积极向上的东西,是不是?网络充斥很多不明事理的,颠覆人性认知的语言。(比如)我跟姚爸两人从来也没有失信,(有人)一天到晚编造说我们失信上黑名单。

本来我们这个家已经受这么大的伤害了,就算不同情,你(也)不应该辱骂攻击、诋毁诽谤啊。我不知道(那些网友)他们有没有家庭父母和子女,有没有同事和朋友?我不知道为什么网络充斥着那种歪曲诋毁的语言。

我一直让姚策不要看手机,安安静静地去治疗,他也劝我不要看手机,我不知道他做没做到,其实我做到了。包括你刚才说水军的事情,其实我在九江市的派出所都有让网警备案。

网络上说我未婚先育,说我们不敢写姚爸的名字或者怎么样,现在我们几家人都把这种说法当成笑话,因为我跟姚爸1990年就结婚了,而且我们是晚婚晚育,我24岁、姚爸28岁时郭威出生。我们的身份证号码,住址、电话号码,不知道被谁别有用心地挂到网上去了。这都是有迹可查的,对不对?

我相信谁要触犯了法律的底线,肯定会得到严惩。

谈付出

南都:姚策去世前你们最终没有相见,是什么原因?

许敏:是这样子的,姚策去年底把我拉黑了以后,我基本上都不看微信了,也找不到他。他们说什么委托过谁来找我,我想,虽然微信(联系不上),但电话还是可以打通。对不对?

那段时间我们家人都在打电话问候,包括姥姥、阿姨、舅舅都很牵挂,姚爸也打电话给他们,但都没有任何人接电话,我们也很揪心牵挂,就买了火车票,后来他们说不在杭州,不在杭州在哪里呢?我就到处找,但是找不到。

南都:你后悔对姚策的付出吗?

许敏:上天可能是对每个人有考验。你看我从小学、初中、高中上大学真的很顺,和姚爸是初恋,我们两个相识相恋有上天安排的感觉,一起结婚成家,一切都顺理成章,(直到这事发生)。其实我也剖析了自己心里的最深处,我觉得人生真的是没有选择,而且也不能重来。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 林子沛 实习生 何夏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83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