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正部级领导撰文披露:某些基层官员是如何跑官的……

subtitle
滕州新热点 2021-06-20 08:42

这是几年前的事了。有一次,一位基层的负责同志找我说,要求见领导同志,让我通报一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他很年轻,显得非常干练,对我们非常客气,和蔼中也透着一份领导人物的庄重。我听说他担负着领导几十万人的吃喝拉撒睡的艰巨任务,不由得从心底感到佩服,觉得我们同是年轻人,但人家锻炼得相当成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问他有什么事需要我向领导同志转达,他说有当地的重要工作需要当面向领导同志汇报,具体内容没说,我也不好细问。我让:他稍候,转身进了领导同志的办公室,说明了情况。领导同志说:“有老同志打电话来引荐过了,让他来吧。”

我越发觉得这个干部不简单,工作做在我的前面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第一次求见领导同志,并不是有什么重要工作要汇报,而是根据其他负责同志的引荐,来看看领导同志,接上关系,续上渊源,开辟“绿色通道”。

领导同志也很客气地接见他,问了问他的工作情况,提了提原则要求,作了点一般性的鼓励。这样,他在工作以外结识了领导同志,加深了领导对他的印象,为他今后的联系敲开了方便之门,显然是达到了他预期的目的。

自那以后,他经常来找我们秘书,说是乘办事之机,顺便来看看我们,和我们聊聊天,联络联络感情,并说欢迎我们随同领导同志去他们那里检查工作。我们知道,他来的目的主要是想看看领导。领导同志心里也明白,所以有时见一见,有时也不见。但不管怎么说,来往次数多了,算是和我们混熟了。

人一熟,什么话就说了,有一次他告诉我们,他们那里选举,他连选连任,得了全票。他喜形于色,我们也为他高兴,认为他真的是不简单,让人佩服。

后来,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领导同志。领导同志沉吟了一会,反过来问我:“他是这么说的吗?”

我回答:“他是这么说的呀!”

领导同志又像问我,又像问自己:“他怎么能这么说呢?”

我摸了摸脑袋,变成了丈二和尚。

领导同志看见我一脸木然的样子,就解释说,他已经知道那里的选举情况了,除了几张废票之外,还有一定数量的弃权票,那位负责人得的并不是全票。

这一说我倒是明白了,弃权票不是赞成票,从本质上说是反对票。这怎么能说是全票呢?难道有什么新的规定吗?

后来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他说到这个问题,问基层是怎么理解的。他倒是坦然地说:弃权票就是他放弃了自己的权利,不表态,自然剔除在外,可以略而不计。其他人都投了我的赞成票,为什么不能理解为“全票”呢?

我知道,他是玩了个概念游戏。实际上,选举时少个几票、十几票很正常,特别是主要负责人,做工作很难有十全十美的,也很难有不得罪人的,大家都能理解。有什么必要偷换概念,非要把自己说成是全票呢?这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别人呢?因此我对这个人的精明有了新的看法。

后来,有些老秘书告诉我,这个人有两大毛病。一是喜欢拉大旗作虎皮,在领导机关到处游走,拉关系找靠山。二是他走到哪在哪闹矛盾,班子不团结。那些弃权票,十之八九是班子内部或者班子周围的人投的。

有一次,我把听到的这些情况反映给领导同志,领导同志心中有数地说,这些情况他已经了解过了,这样的同志属于能干事但不安分的那种类型。这种类型的干部数量不多,但能量不小。可能是需要提醒我们这些秘书人员注意把关的吧,领导同志耐心地说到这类干部的几个特点,让我们注意掌握。

一是找关系往上贴,贴近领导干部,贴近领导机关,贴近领导身边的人员。

一切能扯上的关系,他们都想办法利用,什么老乡、校友、远亲、近邻,等等,能攀的都攀上,一回生、两回熟,熟人好说话、熟人好办事。

贴上了领导就出门炫耀,到处说和某某领导是某某关系,甚至开会作报告也口必提某某领导,把他所了解的领导身边的小事,也加以夸张,证明自己后台硬,抬高自己、吓唬别人。

领导同志让我们把握这个特点,就知道什么该联系、什么不该联系,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能信、什么不能信。

二是使劲地吹工作成绩。

这些干部一般说来有工作能力,能干事,精力充沛,有干劲,也能干出一定的工作成绩。但是,他们往往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而是为了邀功而工作。

所有成绩,包括他自己干的和别人干的,都是他显示那个地方地位和作用的砝码,他可以在大会小会上汇报工作、介绍经验、表态发言,说起话来慷慨激昂,铿锵有力,显得决心很大、信心很足、办法很多、经验很丰富,很有宣传鼓动作用,乍听起来,很能得到上级领导的青睐和肯定。

但时间一长,就知道这是作秀的一种方法,虚张声势,夸大成绩,炫耀个人,邀功请赏。

三是秘密地打小报告。

这些同志缺乏协调意识和协调办法,把工作关系都看成是人事关系,又把人事关系都看成利害关系,成天盘算谁挡了自己的路,自己又挡了谁的路,容易拉拉扯扯,使小手段做工作。在班子内外经常形成小帮派,带头搞非组织活动。时间一长,班子成员互相不信任,彼此留一手。

个性好的同志忍气吞声,不闻不问,思想游离,明哲保身。个性强的同志看不惯,忍不住,拍案而起,吵吵闹闹。有的人以为不正派对不正派,你拉小帮派,我也搞小团体,你排挤我,我也打击你,把个领导班子搞得分崩离析、尽人皆知。

闹到混不下去的时候,他们就跑到领导同志这里来打小报告,反映别人的问题,甚至用挑拨离间的手段,想左右领导同志对干部的看法,希望借领导之手排除异己。而他们自己,则在领导同志面前表忠心,愿意效犬马之劳。

其实,领导同志越看越清楚,他们用江湖手段把基层班子的矛盾带到上面来,反而使他们的低素质暴露无遗。

四是看人下菜碟。

这些人心术不正,知道个人力量有限,他们总想在上层“找靠山”“竖天线”。他们善辨风向,看见谁在台上、谁影响大、谁有权,他们就千方百计投靠谁,甚至通过各种渠道,想把“天线”竖到更高的地方去。

可以肯定,这样的干部在下面是把权力用足用活的,他们与廉洁的要求是无缘的,所以在上面他们也想用种种方法打开缺口。

当然,这些人是聪明绝顶的,他们不会让人抓住行贿受贿的把柄,而是“看人下菜碟”,摸着石头过河。

他们会用试探的方法,对喜欢物的用物,对喜欢钱的用钱,对不好钱物的就用赞美,给领导同志唱赞歌,把领导同志分管的事情说得天花乱坠,以此表明自己是大大的忠臣。

对那些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刀枪不入”的领导同志,他们就敬而远之,怨而恨之,甚至戳而捣之。这种人上下游走,时时不安分。

五是伸手要官,这一条,对这些同志来说,是铁的定律。

他们太把官当回事了。没当官时想当小官,当了小官想当大官,当了大官想当有权的官,当了有权的官还想再升官。一心想提拔,是他们的终生目的。

他们待人接物、上下活动、日常生活,包括做工作和做出有成绩的工作,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早提拔、快提拔、多提拔。他们求见领导同志,主要内容就是三大件:一表忠心,二吹工作,三要提拔,提拔是永恒的话题。

伸手要官,对许多干部来说是非常忌讳的事,但他们说起来脸都不红,就跟家常小莱一样,习以为常。有时被领导同志批评了,他们就改变策略,把要官说成是“暴露思想”,请领导同志“指点指点”“教育教育”“帮助帮助”。怪不得有些领导同志谈到这些干部便摇头不已:孺子不可教也!

领导同志说这些干部自作聪明,最终办不了什么大事。因为他们太看重自己,太精于算计,自以为表现得很阳光,实际上是自欺欺人,吃亏在于不老实。

林肯曾经说过这么一段精彩的话:“你可以在某一时刻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时刻欺骗某一些人,但你永远也不可能在所有的时刻欺骗所有的人。欺骗就像未感光的胶片一样,只要见一点儿光就会全部作废。”

我们秘书觉得领导同志看得很透彻,分析得很中肯。这些干部,后来有的受到教育收敛了、改正了,维持了正常的工作局面,知过能改,当然还是好干部。也有少数人私欲膨胀,把组织的教育和同志的劝告当作耳边风,一意孤行,结果犯了错误,跌了下去。也有极个别人不思悔改,大搞权钱交易,行贿受贿,最终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给世人留下许多深刻的教训。

“四书”之一的《大学》,在古代是作为科举考试必读书的,其中有专门告诫人们不要自欺欺人的论述,过去是为官者当作座右铭的。只可惜现在有些领导者早已把这些中华宝典遗忘了,正如上面所说到的那些人。

如果重温一下《大学》里的这些论述,也许对那些人不无补益。这些论述的大意是:

人千万不要欺骗自己啊!你要像远离臭气那样,要像喜欢美好女子那样,一切都表现得真心实意。

如果你是个君子,你就会独善其身,非常重视自己的操守。你如果是个小人,你就会干许多坏事,而且会一边加以掩盖,一边还自吹自擂!

其实,你这点小聪明早被别人看穿了,就像看清了你的心肝五脏一样,你掩盖有什么用呢?你内心的肮脏是一定会表现到行动上来的,你是不可能像品德高尚的人那样独善其身的。你没听见曾子说过嘛?有十只眼睛盯着你,有十只手在指着你,那是多么可怕啊!

所以说,人有钱只能装饰自己的屋子。人有道德,才能修身养性,才能一辈子心安理得、处之泰然。

所以,你是愿意做君子,还是愿意做小人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1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