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清代奇案:叔叔身亡,复活当上老板,一桩连环奇案,害死五条人命

subtitle
千影历史传奇 2021-06-19 19:47

清朝光绪年间,广西灌阳县有一个叫野狼岭的地方,此地极为荒芜,遍地杂草丛生,时常有狼群出没。野狼岭距离县城有百余里,虽有不少沃土,却没有人敢去开垦。路过野狼岭的人,都要绕得远远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光绪十五年春(公元1889年),当地官府张布榜文,号召百姓到野狼岭开垦荒地,规定百姓不仅可以拥有开垦的土地,官府还对土地免税三年。开垦令一下,全县炸开了锅,成千上万的百姓涌到野狼岭开荒种地,他们烧掉野草砍掉树木,驱赶狼群打死猛虎,开始在野狼岭下安家落户。

县城中有一个叫王甲的人,40来岁年纪,他的老家原本在湖南永州府,后来到灌阳谋生靠帮地主和富人当佣工,日子过得非常苦。当得知县令发布开垦令后,他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于是跟随开垦大军到野狼岭垦荒。

不出三年时间,王甲返回了永州府。王甲回到永州时已经大变模样,再也不是当年的穷鬼了,他不仅衣着光鲜,还在城里开了一家酒楼。王甲的酒楼开在临街的地面,酒楼生意红火,很快他就成了当地有名的大老板。人们对王甲的华丽转身甚为惊讶,忙问他的发财致富之道。

王甲微微一笑,他说在野狼岭淘到了金子。王甲在野狼岭挖到金子的消息很快被人传了出来,不少人携家带口跑去灌阳挖金子。王甲发财的消息最让一个人感到惊心,那就是他的堂侄王小五。王小五家原本很有钱,父母去世后给他留了不少家当,结果他好吃懒做,吃喝嫖赌抽样样沾,好好的家给他败了个精光。

王小五坐吃山空后就干起了偷抢的勾当,可是强盗也不是那么好当的,他在偷东西时被人抓获打断了一条腿,从此就仗着一条断腿和一张赖皮脸干起了勒索人的生意,以此混口饭吃。王小五和王甲虽然是堂叔侄关系,但由于早年王小五家有钱,早就淡忘了这个穷叔叔,两家也没有什么往来。如今听说堂叔发财了,王小五赶紧前来想勒索点钱用。

王小五来到王甲的酒店门口,死乞白赖地一口一个叔叔,并让王甲给他几两银子花花。王甲早就对这个侄子深恶痛绝,当初他穷困潦倒的时候侄子不把他当人,对他直唤姓名还各种白眼和挖苦,如今见他发了财就前来投靠勒索,假扮孝子贤孙。王甲举起一根棍子把王小五打出了酒店,然后狠狠地骂了王小五一顿这才作罢。

王小五吃了这一顿殴打,又羞又气地回到了家里。王小五往床上一躺,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黄铜烟斗,这个烟斗是王甲的贴身之物。在王甲举棍子打他时,他趁机偷走了这个烟斗,他还以为是个金烟斗,结果是个黄铜的。

王小五暗叹倒霉,他拿起这个烟斗给自己弄了一锅烟抽起来,一边抽一边暗暗寻思,前几年王甲还是个穷得只剩下一条裤衩的光棍,如今却摇身一变成了大老板,难不成野狼岭真的有金子?可是回城的人很多,也没有听其他人说发现有金子啊。王小五觉得奇怪,打算亲自去野狼岭一探究竟。

王小五当掉了家里的八仙桌和一些器物,凑足了去灌阳的路费,他花了10多天时间才辗转到野狼岭。在野狼岭下的一个小镇上,王小五逢人就打听叔叔王甲的事情,这个小镇上居住的都是垦荒的百姓,一些商家到此开店做生意,小镇虽然规模不大,却也成了一点样子。在一个茶棚里,王小五遇到了一个汉子,汉子名叫张友德。张友德说他认识王甲,但他马上告诉了王小五一个惊人的消息:王甲早在三个多月前就已经病死了。

王小五闻言大惊,背后汗毛倒竖起来,冷汗住不住往下淌,王甲三个月前就死了,那他在永州见到的那个王甲是谁?那人分明就是王甲啊,难不成是活见鬼了?王小五是个油嘴滑舌的混混,最擅长的就是揣摩人心骗吃骗喝,他说自己不相信叔叔王甲已经死了,除非张友德拿出证据来。张友德见王小五大老远跑来寻找王甲,怀疑他不是王甲的亲人,于是让他先拿出证据来证明身份,王小五掏出了王甲的那个烟斗,张友德看了王甲的烟斗,相信了王小五。因为这个烟斗他们太熟悉了,烟斗的确是王甲的。但是几个月前王甲却不使用这个烟斗了,原来在王小五手里。

离开酒馆后,张友德和村民们将王小五带来一座小山脚下,那儿果然有一座新坟,墓碑上分明写着王甲之墓几个字。王小五见状,假装扑上去干嚎了几嗓子。王小五认为,坟墓之中必然有蹊跷。于是他要求把王甲的坟迁回去,也就是说他要挖开坟墓取走尸骨,免得叔叔做异乡的孤魂野鬼。张友德等人一听,顿时脸色唰地一下变白了,他们赶紧劝王小五不要迁坟,因为现在迁坟不吉利,还是就地掩埋算了。

张友德等人越是阻拦,王小五就越肯定里面有鬼,他从街上骗来两个人和他一起挖坟,很快就把王甲的棺材挖了出来。张友德等人前来阻止,王小五挥舞铁锹坐在棺材上,一边哭一边说谁敢过来他就和谁拼命。王小五是个不怕死的无赖,众人见他的架势都不敢上前,王小五用铁锹撬住棺材盖子,用力一掀就掀开了盖子。

王小五伸头往棺材里一瞧,顿时惊讶得目瞪口呆,只见棺材中果然有一具尸体,个头和王甲差不多,只是没有了脑袋。王小五见状,马上扑在棺材边上放声痛哭,王小五捶足顿胸,哭着说叔叔死得很惨,肯定是被人杀了。王小五哭罢,故意揪住张友德的衣领不放,要张友德把事情说清楚。

张友德无奈,只好告诉王小五,他的叔叔不是病死的,而是被人所杀,他们也不知道人头至今丢在何处,凶手也不知道是谁。到了此刻,张友德后悔了,当初就不该告诉王小五那么多事情,索性一了百了算了,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在王小五的追问下,张友德说出了实情:

原来,王甲来到野狼岭后,就在山下搭了一间草房住了下来。王甲性格比较活泼,来了没多久就和当地人混熟了。当地的人大多是从各地迁去的垦荒农户,也有一些做生意的商人。王甲与农户们保持着很好的关系,谁家杀鸡宰羊或者有什么好事,都会叫王甲去吃喝。

三个月前的一天,张友德家杀了一头猪,于是亲自来王甲的小房子里请他去吃杀猪饭。当张友德来到王甲的小屋门口,却见小屋从里面反锁着,门缝里却透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张友德赶紧叫来几个人帮忙一起撞开了大门。进入房间后,只见一具尸体躺在床上,房间里遍地是血,尸体头颅不知何时被人斩去,再看尸体的穿着,完全是王甲平日所穿的衣服。

众人见状大惊,随后有人提议报官,但马上有人反对,若抓不到凶手,众人必将被连累,官府肯定会严加拷掠,官司打下来也会被衙役们盘剥不少钱财。众人商议后认为,反正王甲家里没有什么亲人,光棍一条死了就死了,大伙儿凑点钱就把他埋了。

王小五听了张友德的话,立刻恍然大悟。王甲根本没死,这具尸体肯定是其他人的。王小五见张友德等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垦荒农民,一条毒计在他的心中产生了。他马上扯着嗓子哭喊道:“肯定是你们说谎,我叔叔定然是被你们杀了,我这就去报官,让你们吃官司!”

张友德等恐慌起来,连忙劝阻王小五不要去报官,报官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反倒是让官府得了便宜,既然王甲已经死了,又何必再去翻动这桩旧案,不如私了算了,这样省得大家都安心。王小五装作不依不饶的样子,心里却乐开了花。后来经过众人协商,王小五得到了50两银子的赔偿,又得到了一张友德请人代写的字据。

王小五拿了50两银子后,心满意足地回到了永州。他来到王甲的酒店找到了他,把王甲在野狼岭没死的事情说了出来,王小五威胁王甲,肯定是他杀了棺材里的那个人,抢走了他的银子到城里开酒店。如今把柄握在他的手里,看他如何收拾他。王小五说罢,出示了张友德的字据。王甲见到字据,顿时犹如五雷轰顶一般,他没想到王小五会来这一手。王甲见已经暴露,也没有隐瞒,说出了实情:

三个月前的一天,王甲正在野狼岭下的小屋里休息。此时已经临近傍晚,大雨哗哗的下了起来。在大雨之中,一个年轻的商人跑到了王甲的屋檐下,敲开了王甲小屋的门。此人叫王金富,他从湖南永州到灌阳来开商铺,今日仆人不知何故失约,没有按时来接他。由于突然天上下起大雨,王金富在情急之中跑到了王甲的小屋前避雨,并敲门进入了房中。

王甲把王金富迎入房中,二人寒暄一番后,王甲说自己也是永州人,而且也姓王。老乡见面格外亲热,于是二人便自认为兄弟,王甲弄来酒水饭菜招待王金富,又搬来炭火给王金富烤衣服。王金富脱下衣服,从腰上解下一个沉甸甸的白布腰带来。王金富在换衣服时将腰带抖落,里面丢出了一个大银元宝,足足有一百两之多。

坐在一边的王甲看呆了,这种大银元宝他一辈子也没见过。王金富见王甲看到银子发呆,笑他没有见过大世面,王金富说罢索性把腰带解开,里面还有银元宝十五个,金条三根和金首饰五六件 。这简直是一笔横财,王金富说他卖光了在灌阳城内外的商铺,现在准备返回永州老家买房置地,他到野狼岭是因为还有一桩心愿未了。

一年前他路过野狼岭,结识了一个垦农的女儿,于是今日来找那位女子要带她一起去永州。谁知王金富来到野狼岭时,那女子早在数月前就被家人强迫嫁去了远方,他只好含恨离开此地。到了傍晚时分,原本按照约定来接他的仆人没有出现,而且天又下起了大雨,他没有办法只好来到王甲的小屋躲雨。

王甲对王金富的爱情故事不感兴趣,他看着这耀眼的金银,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欢,他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就算他在这里干到死,也不可能挣到那么多钱的。王甲见钱眼开,心中闪出了一个恶念,他用酒把王金富灌醉,然后用菜刀砍下了他的脑袋。王甲砍下王金富的脑袋,把脑袋丢进了屋后的茅坑之中,搬来大石板盖住茅坑口,又把衣服和王金富对调,假装是自己被人杀死。

王甲做完这些之后,把门从里面锁上,带着金银爬窗户逃回了县城。王甲回到县城后,第二天又雇车逃去了永州。永州距离灌阳几百里,王甲认为没有人会知道他杀人劫财的事情,于是开始花钱开起了酒楼。后来,当张友德等人发现了屋内的尸体后,认为尸体是王甲的,于是就凑钱将尸体安埋。王甲以为这一切没人知晓,于是便安心地享受起好日子来,但没想到他的侄子竟然会跑去野狼岭查出了真相。

王小五听了王甲的讲述,心中更加得意不已,这一切都被他猜中了。王小五逼迫王甲,到底是想要钱还是想要命,如果是想要钱的话他就拿着张友德的字据去告状,县太爷看了字据,肯定会判王甲斩首的。若想要保命,就把酒店让给他,他答应为王甲保守秘密。

王甲听罢,明知道是王小五在讹诈他,但他却不敢不答应,毕竟这是人命关天的大案。王甲把酒楼转给了王小五,背着一个破包袱返回乡下老家,又重新过起了帮人当佣工的苦日子。王小五得了这家酒楼,也摇身一变当上了富翁,但他毕竟是个败家子,原本红红红火火的大酒楼,很快就被他吃喝嫖赌败了个精光。

王小五没钱花销之后,又跑回野狼岭去勒索张友德等人。由于张友德等人的把柄在王小五手上,所以众人也是敢怒不敢言。王小五索性将他们当成摇钱树,十天半个月就跑去要钱。王小五挨个给村民们要钱,要完这家要那家。村民们对他恨之入骨,却因为村民们都胆小怕事,且又不知道王甲没死,所以竟不敢把王小五怎么样。

有一天,王小五来张友德家里要钱,赶巧张友德上山垦荒去了,张友德的二女儿在邻村给地主家当丫环,正巧回到家中过中秋节。王小五见张友德的二女儿长得漂亮,又觉得张友德等人胆小怕事奈何不了他,于是竟然糟蹋了张友德的二女儿。张友德的二女儿觉得羞愤,最后上吊自杀。这一下真是捅到了村民们的痛处,村民们将王小五暴打一顿,又赶紧找来张友德一同把王小五送去了县衙报官。

县衙大堂之上,灌阳县令蒋盛提审了张友德和王小五等人,张小五反咬一口,说张友德等人杀了他的叔叔王甲。若不是张友德等人杀了王甲,他们为何要心甘情愿地任由他敲诈?而且当初张友德等人写的字据尚在,字据上写明了张友德等人给王小五多少钱一清二楚,却没有写是因为什么事情给王小五钱。

王小五又无耻地说,张友德等人为了堵住他的嘴,把二女儿许配给他,如今二女儿在张友德家里上吊自杀,肯定是被村民祸害所致,他去张友德家里寻找妻子,却被张友德的邻居当成了凶手暴打一顿,又将他告到了县衙。

蒋县令见了字据,又到现场查看了那具无头尸体的骸骨,又检验了张友德二女儿的尸体,认为王小五说得有理,于是对张友德等人反复拷掠,却不多加推敲这背后可能存在的疑点。张友德等人被冤,虽竭力喊冤也无济于事。蒋县令见众人不肯招,又想动用大刑。

就在此时,师爷张鹤翔赶紧劝阻了蒋县令,他告诉蒋县令此案疑点重重,很有可能是冤案。最大的疑点就是张友德等人当初见到尸体时,只看到尸体穿着的衣服是王甲的,并不能完全证明就是王甲。张师爷这一提醒,让蒋县令恍然大悟,他决定重新提审王小五。

一直到第10天,蒋县令才提审王小五,蒋县令怒问王小五为何以王甲假死诈骗张友德等人,王甲是否还未身亡?若不从实招来将大刑伺候。王小五自然一口咬死说叔叔王甲被人害死是真的,他说的一切都属实。蒋县令又问王小五,当初开棺验尸时是否见到尸体的头颅,王小五说不曾见到,蒋县令说既然不曾见到头颅,又如何肯定是王甲呢?王小五说他是推测的。

蒋县令又问王小五,张友德既然把女儿嫁给你,是否有什么凭据。王小五说没有凭据,蒋县令又问他的妻子是何时回张友德家里,王小五不假思索地说昨天下午回去的。蒋县令问到这里,突然怒拍惊堂木大声喝道:“大胆王小五,你欺瞒本官祸害张友德的女儿,导致她上吊自杀,又两面勒索害人,你还不肯认罪吗?”

王小五大呼冤枉,他说蒋县令这样说有什么证据?蒋县令说,永州距离灌阳何止百余里?一个下午的时间如何能到得了?必然是你从永州赶去张家要钱,见到张友德家的女儿貌美,故而糟蹋了她,导致她上吊身亡。王小五此时才知道他说错了话,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蒋县令说完,又让衙役从后堂叫出了一个中年人,王小五一见此人顿时吓得瘫软在地,此人正是王甲。

原来,自从张师爷提醒蒋县令此案有疑点之后,蒋县令便决定派人按照户籍地址去查王甲的下落。衙役们带着地址去永州寻找王甲,终于在乡下找到了正在田间锄草的王甲,于是将他带回了灌阳县衙,由于这个过程耽误了不少时间,于是拖到了第十天才升堂审理此案。蒋县令又故意激问王小五,结果王小五说错了话,也算是不打自招了。

在大堂之上,王甲与王小五、张友德等人对质,案情终于真相大白。在王甲的指认下,衙役们舀干了粪坑,从中找到了一颗头颅骨,那颗头颅骨就是王金富的。蒋县令又派人到永州查找王金富的家属,却不料又查出了另外一桩冤案来。事情是这样的:

三个多月前的那天傍晚,王金富去野狼岭找那个心仪的女子,他让仆人把马车停在镇上等他,他自己去村里寻找女子。结果女子已经被家人强迫嫁人了,王金富只好返回。后来王金富为避雨到了王甲的屋里,又因为露出大量钱财被王甲见财起意杀死,头颅割下丢进粪坑。按照约定,仆人到傍晚会驾车去村口接他。但当时大雨瓢泼,仆人在镇上等待时忍不住去小店里多喝了两杯,结果酩酊大醉睡过了头。当仆人驾车到村口时夜色已深,第二天仆人又在村口等待了半天,结果王金富还是没有出现。

后来仆人挨家挨户询问王金富的下落,当仆人询问到王甲时,王甲欺骗他说昨日傍晚见到一个年轻商人带着一个女子乘车出了村子,那人可能就是王金富。仆人听了王甲的话,赶紧驾车返回永州去复命。结果王金富并未回到家中,王家人认为是仆人害死了王金富,于是将他告上县衙。仆人说不清楚,最终被严刑拷打,关入大牢之中。仆人忍受不住监牢的苦,最终病死在了狱中。

蒋县令行文到了永州府,当地才通知了王金富的家属赶往灌阳县,这才知道王金富被王甲杀害的经过。王金富的家属来到灌阳县衙参与审案,并将王金富的尸骨运往永州安埋。

最后,蒋县令对此案进行判决,按照大清律例规定,王甲贪财害命,手段残忍,判处斩首。王小五欺诈王甲和张友德等人,又糟蹋张友德之女,导致张友德之女上吊自杀,其行为极为恶劣,判处斩首。张友德等人发现命案不报,纵容为恶者害人,虽然自己也是受害者被欺骗,但为警示判处每人杖责十大板,以儆效尤。案子判决之后,蒋县令把结案陈词上报,上司复核之后王甲、王小五叔侄被双双斩首示众。同时,永州府对仆人被冤一案进行了平反。

此案被称之为“灌阳奇案”,此案记录在多个史料之中。由于民间版本过多,因此在此案的细节上有诸多不同之处,不过案子的大体经过就是这样。此案曾轰动一时,王小五一个无赖搅动了两地官府,又诈骗了多人,还害死了张友德的女儿。王家叔侄皆是大恶之人,活该被判处斩首。此案先后造成王金富、仆人、王甲、王小五、张友德女儿五个人丧命,真是一桩离奇的连环冤案。王小五之所以得逞,主要是利用了当时交通不便、信息不畅,他在中间掌握了两方的把柄,故而两方都被他蒙在鼓里,他才能得逞为恶。

此案告诫后人:做人不可贪心害命,不可胡作非为。王甲原本是个热情的人,却因为见财起意杀王金富,引发了连环奇案;做人要有善良之心,王小五好吃懒做,且心肠狠毒,两边欺骗又祸害张友德之女,导致张友德之女上吊自杀,真是大恶之徒;做人要低调行事,王金富见到老乡,酒酣耳热之际,就拿出金银泄露隐私,这是非常致命的,且知人知面不知心,很多时候害人的,往往就是身边亲近的人。

此外,做人不能纵容恶人为恶,张友德等人太过善良,太过忍让,最终让无赖得逞,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教训极为惨痛;做人要懂得坚守本分,仆人不该贪杯误事,若他及时出现在村口,王金富也不会进入王甲家里,王金富不被杀他也不会被牵连害死;做人不可感情用事,王金富为一个女子携带重金进入村子,这原本就是一种很不理智的行为,也许他是带着这些钱去送给女子的家人,但他没想到人心险恶,最终害了自己的命。

这一桩离奇命案,至今看来,依然教训深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