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辽宁检察机关依法对华晨汽车原董事长祁玉民决定逮捕

subtitle
澎湃新闻 2021-06-19 12:19
原标题:辽宁检察机关依法对华晨汽车原董事长祁玉民决定逮捕

“辽宁检察”微信公众号6月19日消息,日前,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涉嫌受贿、挪用公款、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一案,由辽宁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辽宁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朝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日前,朝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对祁玉民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此前报道:

退休2年多后,千亿国企原董事长被开除党籍,曾经目标“世界500强”,如今破产重整

6月15日,据辽宁省纪委监委消息:日前,经辽宁省委批准,辽宁省纪委监委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退休两年多后被开除党籍

据辽宁省纪委监委通报,经查,祁玉民丧失理想信念,无视党纪国法,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违规配备、使用公务用车;违反议事规则违规决定重大问题,隐瞒不报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利用职权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借用管理和服务对象钱款,违规经商办企业,违规兼职取酬,搞钱色交易;对华晨集团虚报利润问题失职失责;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并索取、非法收受财物;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给他人进行营利活动;滥用职权造成国有公司严重损失,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祁玉民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挪用公款犯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甚至十九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等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祁玉民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去年12月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通告称,据辽宁省纪委监委消息,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据官方简历,祁玉民生于1959年1月,1982年从陕西机械学院毕业后进入大连重型机器厂工作,历任经济计划处副处长、处长等职,1995年任大重集团公司副总经理,1998年任大重集团公司总经理。

2000年,祁玉民出任大连重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次年任大连重工起重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2004年,祁玉民任大连市副市长。

2005年12月底,祁玉民调任至华晨集团出任党委书记、董事长。多年后祁玉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拿到调令,很突然、很悲壮、无知加无奈”。据悉,当时的华晨集团还处于仰融事件的余震中,中层流失经销商逃离,亏损严重。彼时到来的祁玉民,一度被视作“救火队长”。

祁玉民(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新官上任时,祁玉民先打响了降价发令枪,在售车型中华尊驰售价最高下调4万元,新车提前下线,搅动了整个车市。2006年,该华晨旗下汽车销量逾20万辆,同比增长71.4%,其中尊驰和骏捷销售5.8万辆,同比增长545%。尊驰轿车一度脱销,华晨一举成为汽车销售增长冠军,扭亏为盈。

之后,祁玉民通过华晨的资本运作团队在资本市场上套现,实现了对华晨资金的补充。据《证券日报》报道,祁玉民曾在企业十周年大会上接受专访时明确表示:“华晨汽车多年来的发展,大部分依靠自己融资,因此,资本市场的融资能力,以及华晨多年来在资本市场进行的多渠道筹措发展资金,是发展自主品牌关键支撑。”

祁玉民还通过与宝马的合作,让华晨获得了技术支持。

业内普遍认为,在与宝马的十几年合作中,华晨不仅可以躺着赚钱,还切实尝到了“用市场换技术”的甜头。不过,开发能力太弱的华晨始终无法消化宝马的技术,其自主板块销量也不断下滑,市场占有率不停缩小。

据新京报,2015年,华晨中华旗下小型SUV中华V3正式上市,当时祁玉民立下目标:中华V3将会是中国小型SUV市场一个格局的改变者;并一再表示,“我退休前,一定要让华晨进世界500强。”不过,中华V3并未实现祁玉民的寄托。2017年和2018年,中华V3的销量连年下滑,年销量分别为3.6万辆和1.25万辆,同比下滑52%和65.27%。

终于在2018年10月11日,在华晨宝马成立十五周年的庆典上,华晨集团和宝马集团联合宣布,华晨集团拟在2022年前向宝马集团出售华晨宝马25%的股权,交易价格为人民币290亿元,华晨宝马将成为首家由外方控股的合资整车企业。这让祁玉民饱受舆论争议。

祁玉民随后在做客央视时透露,宝马当时谈判的前提条件就是股比75%,什么都可以谈,股比不能谈。于是,华晨只好与对方协商了两条协定:第一,把合资企业的蛋糕做大,最起码要翻一番,“否则股比放开就没意义了”。此外,双方股东还要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三年半以后,华晨从50变到25了,但25获取的利益,一定是比现在50还大”。

2019年4月1日,从华晨集团退休时,祁玉民感慨称“过往清零,爱恨随意,希望华晨永远都好”。不过现在来看,祁玉民和华晨都与美好愿景背道而驰。

华晨集团去年破产重整

据启信宝,华晨集团股东为辽宁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和辽宁省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省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管理中心),两者分别持股80%和20%。东方金诚出具的债券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末,华晨集团拥有一、二级子公司34家,其中上市公司四家,分别为华晨中国(1114.HK)、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金杯汽车,600609)、上海申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申华控股,600653)和新晨中国动力控股有限公司(新晨动力,1148.HK)。

华晨集团官网显示,该公司拥有4家上市公司(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上海申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新晨中国动力控股有限公司),160余家全资、控股和参股公司。现有员工4.7万人,资产总额超过1900亿元。

去年华晨多次出现经营问题。自去年7月开始,华晨集团就陷入债务风波中,被曝背负千亿元负债,多笔股权被冻结。8月,大公国际和东方金诚先后将华晨集团及其多只债券列入评级观察名单。9月,东方金诚和大公国际均调低了华晨集团的主体信用评级,其中东方金诚调低至AA+,大公国际直接调低至AA。10月16日,东方金诚再次将华晨集团的主体信用评级调低至AA-。10月21日,大公国际将华晨集团主体信用评级调低至A+。

当年11月16日,华晨集团披露,公司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1.44亿元。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而后在11月20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对华晨集团提出的重整申请,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法院的裁定称,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但同时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对于驶至这一境地,据辽宁省国资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华晨集团长期经营管理不善,自主品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负债率居高不下。2018年以来,辽宁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努力帮助华晨集团解决现金流问题,但其债务问题积重难返。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华晨集团自主品牌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长期积累的债务问题爆发。据华晨集团今年半年报,集团层面负债总额523.76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110%,失去融资能力。为解决债务问题,有关方面成立了华晨集团银行债委会,力求债务和解,但未果。

就在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当天,证监会表示,已依法对华晨汽车集团开展专项检查,对华晨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决定对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对华晨集团有关债券涉及的中介机构进行同步核查,严肃查处有关违法违规行为。

责任编辑:俞昌宗_NBJ11145
18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