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找工作,难也不难

subtitle
唐戈 2021-06-18 22:09

过去尘埃落定,未来一筹莫展。

这是当下太多年轻人的写照。

想去的学校考不上,想住的房子买不起,想过的人生等不及……

见识过多少,就失去过多少,世界让人憧憬,也让人自卑。

每年毕业季到来,找工作都会成为热门话题。象牙塔高耸云端,出塔一步,便是噬人的深渊。多少年轻人被迫低下高傲的头颅,在社会上匍匐前行。众生皆苦,求职大不易。

然而,总有一些年轻人不甘躺平,试图向世界发出呐喊。

01.

刚毕业没多久,洪超就开口向父亲借钱。

中国每年有400万名专科毕业生,在正式参加工作之前,洪超从没想过这个身份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后来他知道了:家里寄来的麻花被当成午餐,晚上就勒紧裤腰带,饿得受不了再吃桶泡面,然而工资只有800块,有时候,连泡面都不一定吃得起。

“你要试着当个男人。”父亲拒绝了他。

洪超两眼发黑,不知怎么回答。在父子二人无言的对峙中,电话挂断。那晚,洪超没吃泡面,他把恨全咽进了肚子里。

为了证明给父亲看,他辞去机场的实习。他参加招聘会、上官网、发邮件,但无一例外全吃了闭门羹,很多人回复:“到时候我们会综合考虑的。”

被拒绝的多了,洪超发现,他们考虑的是本科,而不是专科,有的甚至直言“学历太低,不合适”。

同学劝他回机场:“你疯了?现在研究生都满地爬,咱们专科的有什么好争的,没那个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洪超很倔,没钱吃饭,他宁愿去做快递分拣的兼职,每日一结,累到直不起腰。他不敢回机场,他怕自己失去勇气。

干到第3天,BOSS直聘上突然有人主动联系他,问他愿不愿意做客服,月薪6000。面对这份救命稻草般的邀约,洪超没有选择余地,没多想,当场答应下来。

客服的工作同样不轻松,同期参加培训的一共有30人,培训师直言淘汰率高达70%。心中憋着一股劲,洪超每天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将话术脚本写在五颜六色的便签上,贴满工位,公司每天要求打满300个电话,他打500个,多出来的200个当做练习。

1个月后,洪超成了被留下来的10个人之一,3个月后,他已然是一名合格的客服,以前羞涩、木讷,如今能和陌生人畅聊30分钟,KPI也在部门名列前茅。

不久后,顶头上司离职,临走前,想提拔洪超。得知消息,同事们都半开玩笑地喊他“领导”,双喜临门,他成功交往了女朋友。爱情事业双丰收,跨越学历鸿沟,他只觉得扬眉吐气。

谁知部门经理放出消息:“他不行,要啥啥没有,怎么可以?”

升职的事没有下文。

洪超连夜买醉,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针对他,他不知道的是:“学历歧视”不光存在于求职环节,据不完全统计,在50.2%遭遇过学历歧视的打工人之中,专科生更容易被歧视,更难被升职,更会被灌输“社会规则”。

“不行”、“经验不足”、“难以胜任”,新上司经变着法子PUA他,后来新项目需要制作新话术脚本,洪超熬了好几个通宵整理出来,上司直接据为己有,拿过去为自己邀功。

钱没攒下来,职也没有升,被“社会规则”毒打,他一度患上抑郁症。

心理医生告诉他,这是社会给你上的一课,24岁时教会给你,总比40岁时教会给你的好。

妈妈进城看望他,他带妈妈住最好的酒店。妈妈欣喜不已,拍抖音向朋友“炫耀”,她不认得火锅店里放衣服的桶,以为是垃圾桶,走在四通八达的天桥上,迷茫、犹豫的神色在脸上轮番交替。

洪超握紧妈妈的手,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承认自己虚荣,但既然未曾见过诗和远方,虚荣一点又有什么错呢?

以前,他以为人是慢慢长大的,那天他发现不是,人其实是一瞬间长大的。

将妈妈送上车后,洪超决心再次辞职。

在工作这件事上,他似乎始终是一个被动者,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因为对学历自卑,又不敢主动出击。天上掉馅饼的事没有落到他头上,手机里头那几个招聘软件,要么没消息,要么就是给他推销售的工作。

主动出击才有机会,他开始盘点自身的优势和缺陷:缺乏管理能力,所以升不了职;大学时创业做过app,或许可以试试产品经理。

他又想起学的是空乘专业,身边有很多高颜值的同学,或许可以尝试往短视频方向发展……

他投了30多个短视频运营岗位,可没人愿意要他。

朋友提醒:短视频也有客服岗位。他一听有道理,在BOSS直聘上搜出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公司,再在里头寻觅客服岗位,这次很顺利,半个月之后,便成功入职快手。

这段经历给了洪超新的启发,工作究竟是什么?以前,他觉得工作是坎,自己体量不够就配不上,现在,他觉得工作这件事也讲机会,恰好有个缺人的地方,就没有那么高的所谓“门槛”了。而抓住这个机会,就上了一个台阶。

今年4月,洪超开始寻找“客服主管”的岗位,过程并不顺利,但他没有因此受到影响,“找到就是赚到,可以白嫖管理经验。”

不再是待价而沽的商品,而是可以自由选择的“人”,这是洪超对自己最直观的感受。

“专科生就比本科生差吗?”他以前一直在寻求答案,现在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大声说“不”。

端午节,他和许久未联系的父亲通了个电话,父子没有争执,而是像好哥们一样,聊往事,侃人生。

和父亲达成和解的同时,这个年仅23岁的专科生与自己也达成了和解。

02.

侠会东,河北经贸大学英语系毕业,2010年毕业去海外房产公司做销售。当时海外购房正热,行业一片红火。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起飞。”当时行业里的情况是,只要肯下功夫,业绩不会差,侠会东又不笨,自然赚得更多。最风光的时候,他大手一挥,在石家庄老家买了套房,当然,不是全款。

2018年,国内外汇政策缩紧,海外房产市场的黄金时代不再,投资额低至157亿美元,下降的幅度堪称腰斩。但具体到个人头上,影响并不大,侠会东分析,只是正常的行业周期,终有一天会回暖。

然而,2020年的新冠疫情来得太突然,对整个行业都是一次重大打击,侠会东呕心沥血搭建的新项目泡汤,团队成员走的走、散的散,房贷、房租、接踵而至,每月只有5000元的底薪,存款越来越少,往日风光反成重负。

中年危机提前到来,转型,成了他不得不考虑的事。据相关统计,在中国,中年危机较为公认的说法是35岁。这个岁数的职场人,职业道路基本定型,人脉、技能都难有转变。转型无异于豪赌,意味着从头开始,也意味着头破血流。不辞职说不定能迎来转机,但辞职却很可能变得一无所有。

这是绝大多数准中年人的难题,也是侠会东的难题,他不想一无所有,所以一开始,他更倾向于躺平,等待行情恢复的那天。

2020年下半年,由于手头拮据,二人搬到一间不到15平米的小房间里,阴暗、逼仄,连呼吸都似乎变得困难。

事实上,侠会东心里知道,转型才是唯一的出路,但离开了房地产行业,他又能做什么呢?行业日新月异,年轻人不断涌入,与其做“凤尾”,还不如守“鸡头”,等待一个慢性死亡的结局。

侠会东想把石家庄的房子卖掉,女友不肯,突然情绪崩溃,嘶吼着质问他:“你到底有没有为我们的将来考虑过?”

侠会东也趁机发泄情绪,那晚,二人吵架,撕扯,直到凌晨3点才作罢,背对背挤在小床上,看着一片狼藉的屋子,侠会东有些自嘲:吵完架,竟然连分房而睡的资格都没有。

他摸了摸日渐稀疏的头发,决定搏一搏。

他蹭了几场招聘会,也在官网上投递简历,但是几乎没得到什么反馈。因为英语底子好,他首选教育行业,但在同样没有执教经验的前提下,多数公司都倾向于选择刚毕业的年轻人。

在6号线地铁上,侠会东看到BOSS直聘的广告,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下载了一个,用了没几天,越用越气,去应用商店打差评,最后没忍住,干脆将软件卸载了。

因为后台经常给他推一些跨度很大的行业,芯片、云计算等等,“都是我看不懂的职位,这不是添乱吗?”

他不是没有尝试过类似的,之前朋友推荐他试试VR行业,他照做了,但是没几个老板愿意搭理他。

冷静几天后,求职路依然没什么转机,教育行业也很难找到合适的,他不争气地将软件下了回来,都已经这样了,再难,也得硬着头皮往前走。

他试着和几家云计算公司沟通,大概沟通了20家,其中有5家愿意给他面试机会,但由于专业知识匮乏,全都失败。但在几次失败的经历中,侠会东对云计算行业有了一定的了解,并对这个行业心生期待。

第6家公司名为云势数据,老板给他出了道很宽泛的题目,“谈一谈你对云计算的看法”。他用1天时间回忆之前面试的经验,一笔一画地记到纸上,又花了3天时间在网上搜寻资料,跑了几趟图书馆,翻找国外云计算的前沿信息,还去咨询技术岗位的前同事,最终制作出一份8页的ppt,将其打印出来,对着墙壁展开了不下20次练习。

但面试仍然非常不顺,短短15分钟时间里,他因为结巴而停顿了两次,因为他知道老板是技术出身,自己这点道行无异于班门弄斧。讲完PPT后,他也没多失落,只觉得自己肯定没戏,赶紧投入下一家面试。

出乎意料的是,两天后,他收到了云势数据发出的offer。老板还特意打电话告诉他,“你做的ppt只能打到70分,但你是跨行求职者,所以70分实际上等于90分,我不排斥你的背景,只要你肯学,我就愿意给你时间。”

作为万事亲力亲为的创业者,老板们最清楚用人的尺度。找工作,无非是“能力”与“岗位”匹配的过程,很多寻求转型的准中年人,完全可以通过学习胜任跨领域的工作,缺的,只是像侠会东这样的一个机会罢了。

在新工作中,侠会东很快恢复了状态,他参阅各种资料,深入了解客户需求,记下了厚厚的一摞笔记,在各大商圈来回穿梭,与客户沟通前要漱口3次,回到公司后还要抓紧和技术同事沟通……他从没有这么认真过。

一晃大半年过去,侠会东已经拿下十几家客户,月收入超过2万元。520当天,他将99朵玫瑰铺满房间,等待女友开门进来的那一刹那。

03.

找工作难,招人同样不是易事。

王涛,90后创业者,毕业没多久,就成为了社群流量平台群响联合创始人,公司规模虽然尚小,但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于是想在今年年初扩招一批人。

他们早早做好招聘准备,提高薪酬待遇,委托公司唯一的HR全权办理。HR尽心竭力,但还是招不到人。其实情况比这还严重,根本没多少人来面试,公司想发offer都发不出去。

王涛作为创始人,很纳闷,难道是因为规模小,吸引力不强,所以才招不到人了?

也许真的是这个原因。一组来自中国社科院的数据显示,53%以上的小微企业常年存在招工需求,79%的小微企业存在阶段性招工需求,但其中只有11.7%的小微企业招工需求得到满足。

王涛不甘心,大公司都是从小公司一步步爬上去的,凭什么他们就能招到人?

他速调整策略,决定亲自上阵,紧急成立招聘小组。他本可以不这么做:第一,他不是专业的HR,术业有专攻;第二,他手头的事很多,有耽误其他正事的风险;第三,公司属于初创期,招不到人其实是可以接受的。作为联合创始人之一,此举带来的压力可并不小。

但王涛坚持这么干,他觉得公司越小,反而越需要做好招聘,大公司流程、制度、资源健全,可以发挥更大的人效,而小公司则不一样,缺人所造成的坑,100%会导致工作效率低下,进而影响到整个公司的业绩。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招聘这事就得格外认真的做,把它当成所有人的业绩来做。

招聘小组包含简历军团,在周末筛选简历,成员做一天能拿200元,约来一个面试,多加50元,多约多得,没有上限。

他以BOSS直聘为例,要求大家重视并利用好面试前的沟通,无论HR、业务主管还是公司负责人,都得聊起来,一方面对人才表达尊重和诚意,另一方面更容易说清楚具体工作内容,防止无效沟通,提升整体的招聘效率。

筛选到合适的候选人后,他们还组建了面试军团,由高层领导带队中层领导,尊重求职者的同时,也让双方彼此能有更充分的了解。

面试的时候,送水缓解应聘者的紧张;面试后,公司礼貌赠送书籍,并将求职者送到门口。细节拉满。

不摆架子、求贤若渴,还能帮助公司宣传品牌,这样算下来,看似大张旗鼓的操作下,实际能省下来不止30万元。

招聘小组战果累累,第一周,约到40个人面试,随后3周,共收到300份简历,面试80多位求职者,成功招到了10位优秀员工。

提到自己的秘诀,王涛只说了两个字:诚心。在招聘这件事上,不要高高在上,而是得换位思考,主动了解求职者的想法。

“我们选择求职者,求职者也在挑选我们,所以我的建议是,老板,特别是小公司的老板,哪怕再忙,也一定要抽出时间来做这件事(招聘)。

王涛也有自己的疑惑,唯大厂论仍然泛滥,如何更好地向应聘者展示小企业的魅力?

答案在每家公司都不尽相同,但可以确定的是,尊重人才这件事,错不了。

04.

七普数据公布,人口增速放缓、老龄化趋势不可逆。人才争夺战愈演愈烈,在经历了内卷、躺平等一系列困境后,天平终于向年轻人倾斜。

有人晒出BOSS直聘上“奥特曼卡牌教练”的岗位截图,告诉人们“要相信有光”。有人彻夜搜索“剧本杀作者”,只因为和工作室老板趣味相投。有人试图成为喝奶茶喝到吐的店员,无他,喜欢奶茶耳。

而在天平的另一头,一位HR感叹道:“招了十几年人,我深感招聘不易,什么套路都用过了,最后发现,平等、真诚才是最好的套路。”

找工作怎会不难?毕竟是人生大事。

但对不愿躺平的年轻人来说,总有办法找到路。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