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女星徐婷:比“樊胜美”还惨,被家人当摇钱树,26岁全身溃烂离世

subtitle
史海记载Z 2021-06-18 20:11

男权制的形成并非是因为男性要比女性聪明,事实上,像采集、狩猎、缝制兽皮衣服、产生原始的审美和宗教等,在母系社会中便已经出现;但由于男性在体能等生理方面天然优于女性,比如同样个子、同样体重的男女相比,男性的力量往往在女性之上,而更强的体能则意味着更多的食物来源,部落战争中更多的生存机会,因此男性在社会中逐渐占据主导地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并且随着历史的发展,为了打压女性,不管是社会文化,还是宗教影响,都大量出现了对女性生存不利的言论,如《圣经·创世记》中,由于女人犯了吃智慧之果的原罪,上帝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

佛教的《大般涅槃经》则说:“一切女人皆是众恶之所住处……”

在古时候,女性所接受的思想、文化,就是“你该是这样,沦为男性的附庸,理所当然”。在我国,则普遍流传的是“三从四德”,“程朱理学”,鼓励女性从一而终,守妇道,但男性可三妻四妾。

当然,很多学问在一开始并非是这个意思,但发展至后来,就变味了,如“三从”一词最早是出现在《仪礼·丧服·子夏传》,着重点在于丧事,后来则成为了束缚女性的行为准则,封建礼教则认为女性未嫁之时听从父亲的,出嫁后听从丈夫的,丈夫死后听从儿子。

一方面说着“女子无才便是德”,女性不应该接受学问;一方面又称“妇人之见”,斥责女性目光短浅。

在这样的“挑毛病”中,“男尊女卑”的思想也根深蒂固的种植在了部分女性的心中,从而出现了女性“重男轻女”的情况并不比男性轻,甚至觉得女儿的出生给她带来了耻辱,女儿长大后则要为儿子服务,房子、票子都留给儿子,养老则要靠女儿等。

在电视剧《欢乐颂》中,“樊胜美”这个角色就是成长于重男轻女的贫寒家庭,兄长有手有脚,但被父母宠废了,也就成了趴在樊胜美身上的吸血鬼;樊胜美有句经典台词是:“作为一个30岁的女人,没有一分钱存款,哥哥结婚的房子首付是我出的,还贷也是我,连生孩子的钱都是我出的。”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出生于重男轻女家庭的女孩甚至比“樊胜美”还要惨,徐婷于1990年出生在安徽省的一个茶商家庭,在家中排行第三。由于父母一心要个男娃,徐婷的母亲接连生下6个女儿后依然在生,最终如愿得了一个男娃,之后,这个儿子就靠着姐姐们了。

这不禁让笔者想到了莫言的作品《丰乳肥臀》,虽然小说热情的讴歌了母亲的伟大、朴素与无私,但这位母亲有八个女儿,分别是来弟、招弟、领弟、想弟、盼弟、念弟、求弟和玉女,最终迎来了一个男娃——金童,而金童虽然人聪明,高智商,但什么事都不会做。

2009年,徐婷以安徽省第一名的表演成绩考上了四川传媒学院表演系,对此,她的家人非常不满,因为在父母看来,女儿应该早点嫁出去,好补贴家用,为了生儿子,他们家还有一笔债要还。不过徐婷对表演十分感兴趣,大学学费、生活费都是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

但由于父母、亲人的反对声越来越激烈,徐婷在大学还没读完的情况下带着300块就开启了北漂的生活,住在地下室,经常有上顿没下顿,但家从来都不是徐婷的避风港。实际上,徐婷也一直是在乐观积极的生活,对此很少有抱怨。

后来徐婷出名了,她的家人也就把她当成了摇钱树,还债、给弟弟交学费、给弟弟买房等都成了徐婷的任务,五年拍了几十部戏赚得钱全都给家里了。然而年纪轻轻的徐婷却被诊断出了急性淋巴癌,徐婷活不久了,想出去旅游过完最后的日子,但其父母并不会让徐婷放弃治疗,还说卖肾给要给徐婷治病。

不过徐婷的父母又听信了其他人的话,盲目对徐婷使用偏方,导致病情恶化,徐婷26岁离世前就已经是全身溃烂,可以说是比“樊胜美”还没,这么一看,倒也能够理解,徐婷为什么在得知自己患癌后会感到一丝轻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