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1929年日本间谍拍摄的黄山老照片,看今日有何变化?

subtitle
图游华夏网 2021-06-18 19:23

引子

九十多年前,日本情报人员以旅游的名义,广泛搜集中国的地理情报,在1929年,他们来到皖南,登上黄山,拍摄了较为早期的黄山老照片,图游华夏网根据这些旧影,与今日的黄山实景对照解读,与喜爱历史老照片的读者朋友们共同回顾。

一、行程分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觊觎中国已久的日本人,上个世纪初,就派出了谍报人员,前往中国各地展开情报调查,为其后侵略中国做准备,为掩盖其真实目的,日本人将所拍的照片,从1924年开始,每月出版成旅游画册《亚东印画》与《亚细亚大观》,本文均选取其中的黄山照片,第六十八回《黄山》篇载明了摄影者为岛崎役治。

我们在1929年8月份的《浙江省政府公报》找到民国外交部特派浙江交涉署的一封训令,对驻芜日领事发出护照以商人身份的岛崎役治准备从安徽前往浙江游历,向浙江各县提出近来外国人有夹带军火、测绘地图等不良企图,除了保护他们之外,更要严加防范。

从这段资料可以看出,日本谍报人员每到一地,游览名胜也是一种掩护,当然在担负秘密调查使命的同时,能够欣赏中国的风光,对岛崎役治来说,更是锦上添花。

他不仅拍摄了黄山之行的照片,随后还写了一篇《黄山探胜行》一文,可能是篇幅所限,只记述了从芜湖前往黄山的行程,登上黄山之后,次日下山未见文字记录,我们根据他拍摄的照片与文字,大致判断了游览顺序,并依据笔者拍摄过的新图进行对比解读。

二、图片解读

1、岛崎役制一行到达芜湖后,沿着青弋江逆流而上,途径安徽泾县时,早晨的霞光漫天,青绿的稻田,远处的村落,粉墙黛瓦的皖南民居,景色极美,清风徐徐之际,让岛崎役制对接下来的黄山美景更加期待。

2、岛崎在游记中提到,快到太平县之前,两岸青山不断,约有三十华里的路程,都在山水画廊之间前行,岸边稻田青青,山上松树葱郁,樵夫、背夫在栈道上前行,岸边偶有年轻的女子走过,他观察到她们的肤色都很白皙,一切都是淳朴自然的美景。发源于黄山的二十四条河,其中有一条就是照片中的穰溪,这是一处较大的渡船口,来自黄山附近森林的木材,大多在这里编成木排,一路沿江运到芜湖。

3、下午四时左右,岛崎一行到达甘棠镇(原为太平县驻地,现为黄山区政府驻地),入住条件最好的万和旅馆,他了解到当时的镇上人口有1500多人,是油纸伞的主要制作地,因盛产米、蚕、茶,此地的农民生活较为富裕,十四日早上6点半,他们开始出发前往黄山,一路南行,沿途水田、松林、桑地不断,古桥随处可见,溪流穿过山间,松涛阵阵,夹杂着蝉鸣,渐入黄山脚下,岸边的村落,炊烟袅绕,岛崎又提及旁边寺里的僧人诵经之声传来,至于这是何处则有待黄山的读者朋友们考证了。

4、根据岛崎从甘棠镇出发的记载,笔者判断他们登上黄山,大概率是走北路的松谷庵步道,上方照片拍摄的是登山道起点,一座茶馆,名为“迪成茶亭”,修建在一座石桥前,岛崎提及那时正是三伏天,大树的浓荫之下,山风飒飒,非常凉爽,从而并未感受到酷暑的难耐。

5、这张照片拍摄地点没有注明,阳光甚烈,很难辨别地点。岛崎回忆经过一番攀爬,来到了幽静的松谷庵,主持看到客人前来,很是欢迎,请入观音阁内,用著名的黄山云雾茶招待他们,一番谈论之后,辞别寺僧,再沿着东南方向登山。

6、此处的山峰高耸,形似宝塔,左侧还有一个仙人飘然而立,岛崎在图片注释中提到这里的景点名为石门峰,他对仙人的造型印象深刻,认为是大自然巨匠的杰作,从照片中,还可以看到山水的溪流从石间流过,汩汩淙淙之声不绝于耳。

7、沿途杂草丛生,道路险峻,中途耗时较多,整个下午几乎都在登山途中,这是岛崎途中拍摄的几座山峰,具体是何处还望知晓的读者朋友们告知。

8、日落时分,阳光照在险峻的奇峰之上,参差的光影,在岩石的立面下,明暗交错,黄山松则透出迷人的亮光。这里是何处,仍未知晓,下午六时许,岛崎一行终于登上北海附近,狮子庵的僧人看到有人来访,很是欢欣,当夜住在寺内,吃完饭后,僧人仍然与岛崎一行畅聊,直到他们疲困之极才放过。

9、第二天早上,岛崎登上狮子峰,开始了山上的拍摄,下方的建筑正是狮子庵,以其位于狮子峰之下而得名,其历史最早记载为明朝时期,五台山的僧人一乘,来到黄山狮子峰下修行,此后的清康熙年间才建成寺庵,图中可以看到正在扩建。

笔者2017年7月间,无意中拍摄的北海宾馆照片,位置大致与第9图相似,只是更高一些,左侧的建筑群为北海宾馆,右侧的松林之间,隐隐可见的建筑是狮子林宾馆,即原图的狮子庵所在。

10、岛崎站着狮子峰附近,往东方拍摄,根据他对此图的注释,前方的几座山峰是四仙峰,从近处的松林来看,长得很大的黄山松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极可能是雷击引起火灾的缘故。

笔者2017年7月站在清凉台上,往东拍摄的照片,视角总体相仿。

11、黄山著名的景点猴子观海,岛崎也没有放过,拍摄了这张较早的景象,夏天的黄山,早上的晨雾混沌一片,下方的太平县几乎在朦胧之中无法辨清。有趣的是,岛崎并不知晓是一个石猴,他是这样描绘此景的:一座如石桌的山峰,上面孤零零立着一块岩石,俯瞰着下方的群峰

笔者于2018年5月拍摄的猴子观海,石猴未变,其左下山峰的几棵松树,经过近90年的生长,却也未见明显的茂盛。

12、岛崎站着狮子峰的高处,往西方的群峰拍摄,雾气弥漫,山峰的顶处已然隐没,右侧的花岗岩上,大大小小的黄山松,绝处而生。

笔者2017年7月拍摄的远景,放大细观,和第12图位置相同,画面中间的建筑为狮子林宾馆。

13、莲花峰东侧的登山道,应是莲花沟蹬道,岛崎写道:岩块削立九百仞,黄山诸峰奇中奇的莲花峰,以其登山道的险峻而著称。

14、岛崎一行登山莲花峰顶,当他环顾四周,认为所有的形容词都无法描述此刻的壮观,对面的天都峰高高屹立,下方为玉屏峰,文殊院依稀可见。

15、由于莲花峰与天都峰每五年轮换开放,笔者近些年几次前往黄山,并未能登上莲花峰,仅找到一张2017年11月在莲花峰侧面某处拍摄的天都峰,左边建筑为玉屏楼宾馆。

16、岛崎走下莲花峰,来到了莲花、天都两峰之间的文殊院(今日的玉屏楼宾馆),明朝万历年间由普门大师修建,据说他因梦感应而至黄山,连续创建了文殊院和慈光寺,左侧巨岩形似大象。

笔者2018年5月,特地找到相同的位置,拍下这张相隔近九十载的对比照片,由于文殊院在1952年被毁,1955年建成玉屏楼宾馆,几棵松树显见粗壮。

17、从玉屏楼下山,岛崎来到了慈光寺,此处原为明朝嘉靖年间玄阳道人修建的"朱砂庵",后被转让给普门大师改建成慈光寺,被明万历皇帝敕匾为“护国慈光寺”,此后香火鼎盛,清朝时期遇火多次重修,如今成为慈光阁(黄山博物馆)。

18、下山之后,岛崎一行来到了汤口镇,他站着河中间的桥上,拍摄了黄山之行的最后一张照片,溪流中堆满了岩石,两岸的徽州民居,粉墙黛瓦,在巍峨的黄山之下,景色依然壮美。

笔者2017年11月找到同样的位置,两岸的民居早就成了楼房,山依旧,水依旧,房不在,在岛崎拍摄的片中百姓早已消逝。

结语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上溯到公元1616年徐霞客来黄山所发出的感慨,已经406个春秋过去。

同样以谍报人员来黄山的岛崎役治,无意中给黄山留下了珍贵的照片,已经92年过去。

时光悠悠,前人、今人、乃至后人,皆如黄山的云,千变万化,消散无形,唯有黄山的峰,始终在那,亘古不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9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