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国人最爱四大“水刊”盘点!影响因子不跌反涨?

subtitle
ISE学术前沿 2021-06-18 17:2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面两期梅斯医学影响因子预测专栏中我们预测了,和(Cell,Nature,Science)、PNAS。

本期我们一起来看看我们深受国人追捧的开放获取(OA)大刊Medcine,Scientific Reports,Plos One,NatCommun。

开放获取 (英语:Open Access,OA) 是一种通过在线为同行评审的学术研究提供不受限制的访问的做法。是指不限制经过同行评审的学术研究的在线访问。开放获取主要针对学术期刊文章,但也在提供越来越多的论文、书籍章节和学术专着。开放获取分两种程度:“免费”开放获取,即免费在线访问,和“自由”开放获取,即免费在线访问外加一些额外的使用权。

虽然据科睿唯安(Clarivate Analytics)最新发表声明称,2021年JCR计算方法将有所变化,将把在线发表内容引入2021年 JCR(2020年数据)中,采取分阶段、前瞻性的方法来调和出版机构加入的时间差异。以2020年为分界线,此前各年使用最终发表年份,此后各年则使用在线发表的发表年份。

科睿唯安指出,基于过去三年Web of Science™对在线发表内容的不断收录,利用包含了近530万篇源刊论文(517,000个索引为Early Access)的数据集以及2060万条引文(近360万条引用于或链接到Early Access论文),科睿唯安建模分析了以各种方法将Early Access内容纳入期刊绩效所产生的结果。

我们今天采用的预测方法仍然是传统的根据JCR规定的文献类型(Article & Review)和时间窗(2018-2019年)来预测(计算结果时间截止于2021年6月10日),但由于未获得在线发表数据,因此我们的数据可能与最终本年度发表的JCR报告影响因子数据有所差异。最终以2021年度最新JCR报告为准,看看究竟传统影响因子与纳入当年在线发表数据的差别是什么,我们拭目以待。

Medcine

Medicine是由威科集团(Wolters Kluwer)旗下Lippincott Williams&Wilkins(LWW)出版的开放式同行评审医学期刊。它成立于1922年。自1959年以来仍在出版的一般医学期刊中,Medicine在1959年至2009年间每篇论文的引用次数最多,并在2014开始实施开放获取方式。Medicine审查过程强调提交的科学、技术和伦理有效性。在论文手稿的评估或裁决期间,不考虑新颖性或影响的潜力。

Medicine接收论文领域非常广泛,诸如麻醉学、心血管、补充和替代医学、重症监护和急诊医学、皮肤科、内分泌学、流行病学、胃肠病学和肝病学、血液学、免疫学、神经病学、营养、妇产科、肿瘤学、眼科、公共卫生、毒理学等诸多领域。

Medicine影响因子1997-2019年度变化,clarivate

该期刊自2014年实施OA以来,影响因子出现下滑,2019年下滑至1.552。2018年与2019年两年间共发文(Article & Review)为8653篇,而2020年总引用数达14460次,由此可得Medicine的2020年期刊影响因子(IF)将有小幅提升达1.671。

Medicine2018-2019年文章国家来源分布

Medicine的文章主要来自中国、韩国、美国等国,其中2018年到2019年间中国学者在Medicine发文5543篇,占比高达64%,这个比例是相当高的,比第二名的韩国还多4500篇。

Scientific Reports

Scientific Reports《科学报告》创立于 2011年,是一本英国自然出版集团(NPG)旗下综合自然科学子期刊,Scientific Reports该刊目前由Nature-Springer出版集团在线OA出版发行。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全球性期刊。

Scientific Reports 已经出版了来自180个国家或地区的投稿,Scientific Reports 每月有近150万人次的访问和500万次的页面阅览,Scientific Reports目前拥有约来自70多个国家, 涵盖 40 多个学科的9000名编委会成员。该期刊称只要具有科学价值的论文都能在该刊物上发表,而不会过于关注文章的重要性、影响力。

Scientific Reports主要刊载有关自然科学和临床科学的原创性研究结果,内容覆盖Physical sciences,Earth and environmental sciences,Biological sciences,Health sciences等诸多领域。不少中国医学类文章也会选择Scientific Reports上发表。主要栏目为论著。综述、病例报道、通信类文章等不在考虑之列。

Scientific Reports影响因子2012-2019年度变化,clarivate

该期刊自2011年创刊以来,影响因子大多保持4-5分附近徘徊,但2019年下滑突破4分至3.998。2018年与2019年两年间共发文(Article & Review)为37037篇,而2020年总引用数超100000,WOS数据库中并未给出具体数字,加上2021年度影响因子加入在线发表数据,Scientific Reports应该有一个较大的提升,大概率会超2019年影响因子(IF)。

Scientific Reports 2018-2019年文章国家来源分布

2018年到2019年间,来自中国作者发文6515 篇的占比17.591 %,仅次于美国。

Plos One

《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原名PLoS ONE)为一份同行评审的开放获取科学期刊,由公共科学图书馆(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PLOS)自2006年发行。PLOS ONE为全世界文章刊载数量最多的期刊。PLOS ONE所刊载的文章包含科学及医学各领域的基础研究。

公共科学图书馆(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PLOS)由生物医学科学家哈罗德·瓦尔缪斯(Harold E. Varmus)、帕克·布朗(Patrick O. Brown)和迈克尔·艾森(Michael B. Eisen)创立于2000年10月,是一家由众多诺贝尔奖得主和慈善机构支持的非赢利性学术组织,是为科技人员和医学人员服务并致力于使全球范围科技和医学领域文献成为可以免费获取的公共资源。

PLoS出版了7种生命科学与医学领域的期刊,可以免费获取全文,如PLoS Biology、PLoS Medicine、PLoS Computational Biology、PLoS Genetics、PLoS Pathogens、PLoS ONE、PLoS 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7种期刊已成为国际上顶级水平的科学期刊。在这个开放资源的模式下,PLoS期刊直接在网上可以看到,免费使用,之后再发布或使用也没有任何限制,只要按创作共享注明出处授权条款的要求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

PLOS ONE影响因子2012-2019年度变化,clarivate

影响因子方面,2009年以来一直呈缓步下降趋势,已从4.351下降到2.74分。PLOS ONE 2018年与2019年两年间共发文(Article & Review)为836篇,而2020年总引用数超100000,WOS数据库中并未给出具体数字,加上2021年度影响因子加入在线发表数据,PLOS ONE应该有一个较大的提升,大概率也会超2019年影响因子(IF)。

2018年到2019年间,来自中国作者发文3586篇的占比10.807 %,仅次于美国的29.868%,没有江湖传闻所说的华人发文占比极高的情况。

Nat Commun

Nature Communications (以下简写为NC)是首个冠名“Nature”品牌的纯开放获取刊物。2010年创刊时为混合型期刊,出版开放获取及订阅形式的论文。从2016年1月起,该刊转为OA,今年是NC创刊11周年。

NC接收领域包括,生物、健康、物理、化学和地球科学所有领域的高质量研究。具体涉及到肿瘤学、免疫学、生物学、化学、分子生物学、细胞生物学、表观遗传学、生物化工、有机合成、无机材料、生物技术、合成生物学、干细胞、植物科学、地学等等。

NC主要以论著的形式发表原创性研究。无论篇幅如何,强调发表新颖的、重要的、高质量的、读者感兴趣的研究。从投稿成功到最终收到决定意见的中位数时间是200天。

Nature Communications的年刊文量

可以看到,Nature Communications的年刊文量,是呈现逐年稳步增长。从2010年的146篇,历经十年,一步步涨到2019年的5444篇。

2020年Nature Communications主要发文国家

WOS数据显示2020年发表文章数有较大跃升,发文数达7931篇,加上综述文章,2020年全年发文近8000篇,其中中国发文超2000多篇,占比接近27%,名副其实的国人大刊,仅次于美国。

Nature Communications影响因子2012-2019年度变化,clarivate

影响因子方面,NC 2011年获得第一个影响因子为7.396,2012年影响因子上涨到10分档,后续一直在10分以上。2018年到2019年间发文数达10531篇,2020年引用次数达148231, 因此,我们预测认为2020年影响因子达14分。

其实还有一本被华人科研圈广为流传的“水刊”的还有Oncotarget,但2017年开始,SCIE库中停止更新Oncotarget影响因子,据称 主要原因是没有按照国际规范进行审稿,或审稿过程中把关不严,存在伪造审稿人等严重问题。 但有消息称Oncotarget 复活,但直到去年也未见公布影响因子,不晓得今年情况如何,我们本月底见分晓。

总之,被江湖称为“水刊”的期刊,其实并不“水”,只是对华人世界更为友好罢, 事实上在这些“水刊”发文仍然具有一定难度。需要强调一下的是我们此前预测的是没有加入在线发表的数据的,最终JCR报告可能有所差别,请大家知悉。

数据来源:webofknowledge

撰文 | JACKZHAO

编辑 | Jessica

声明:本文整理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