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在他的提拔下,大唐乱了144年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6-20 10:00

文/米七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大夫击东胡,胡尘不敢起。

胡人山下哭,胡马海边死。

这首诗歌颂的是大唐幽州节度使张守珪的丰功伟绩。

几句话下来,威震敌胆的边关大帅威武形象跃然纸上。

张守珪镇守幽州短短的五六年间,大破契丹、奚族等东北最为猖獗的大唐劲敌,很大程度上消除了大唐的东北隐患。

在当时大众心中是神一样的存在。

特别是开元二十二年(734),张守珪妙计迭出,斩了契丹人联盟首领屈烈、契丹权臣可突干,契丹大受挫折。

两颗敌国领袖的首级,悬挂在洛阳天津桥的南边示众。

自古耀武扬威,无过于此。

唐玄宗李隆基非常高兴,想让张守珪当宰相。

倒是名相张九龄清醒,反对:“宰相是帮助皇帝治理天下的职责,不是用来奖赏的爵位。”

唐玄宗不死心:“让他挂个虚职嘛!给个名誉称呼,不用到位上班。”

张九龄说:“不行。圣人说‘唯名与器不可假人。’今天张守珪刚刚破契丹,陛下就要封他做宰相。哪天他要是灭了契丹、奚人,陛下用什么封赏他?”

唐玄宗被堵住,只好打消念头。

第二年二月,张守珪到东都洛阳献军功报捷,受到了玄宗皇帝的隆重招待。

每年春耕前,皇帝要亲自率大臣们耕田,叫“籍田礼”,回来置办酒宴,叫毕酺宴,正赶上张守珪到达。

即改为替张守珪表功的“饮至之礼”——奏凯庆功宴会。

唐玄宗还亲自写了诗特示表彰,封他为正三品大将右羽林大将军、御史大夫,两个儿子封官,赏赐的财宝无比丰厚,下诏在幽州为守珪立碑,刻写下他的战功。

绝对的风光无两。

02

张守珪行伍出身,人高马大,精于骑射。

早年在北部边疆与突厥人多有交手,英勇善战,每每有单枪匹马斩杀敌军将领的优异表演,从游击将军、果毅校尉,一步步摸爬滚打往上提拔。

不到三十,就已经是左金吾员外将军(正三品)。

开元十五年(727),大唐与吐蕃交战受大挫,河西节度使王君毚战死,张守珪临危受命,出任边境重镇瓜州刺史。

率亲兵队到达瓜州,却是一片残破景象,吐蕃人刚刚攻陷瓜州,抢劫烧杀一波走了。

张将军立即行动起来,召集百姓军人,整顿军务,重建家园。

重修城墙,夹板才立好,还没填土,远处烟尘滚滚,吐蕃人又杀过来了。

仓猝之间,将士们都大惊失色,凭借这个断垣残墙,怎么顶得住敌军的进攻。

张守珪说:“敌众我寡,加上我军刚刚受挫,不能与敌军用强,要用计智取。”

他暗中布防,明面上在城楼上大摆酒宴,奏乐喝酒,显得格外不把敌人放在眼里。

城下吐蕃人看在眼里,迷惑在心上,这汉人唱的是哪一出?只怕其中有埋伏,徘徊犹豫老半天,还是撤退!

然后,张守珪派出精兵,追击反攻,退兵的吐蕃人兵无斗志,吃了唐军狠狠一刀。

这一出空城计,唱的媲美演义中的诸葛亮。

张守珪抓军事,促生产,把瓜州整治成为西北模范战区,名声远扬。

朝廷特别建瓜州都督府,守珪任都督。

第二年又把吐蕃教训了一次,吐蕃人都知道,瓜州不好动。

接着主动出击,与沙州刺史贾师顺一起动手,突袭吐蕃大同军,大获全胜。

各路将军连连进击,打得吐蕃人顶不住,求和求亲。

03

西北吐蕃这边刚安定下来,东北契丹、奚族又起来了,且猖狂无比。

开元二十一年(733),一场大战,幽州军区副总司令郭英杰率一万唐军和奚人附唐部队与契丹交手,战场上骑墙的奚人叛变,唐军腹背受敌,大败。

郭英杰战死,剩下六千战士依旧不降,全部战亡。

国家大震。

救火队长张守珪再次登场,任幽州节度使,对付契丹和奚族。

高手就是高手,才一年,张守珪连续取得几场战役的胜利,打得契丹人团团转,一步步地压迫契丹人的生存空间。

契丹权臣可突干和首领屈烈非常着急,想出个计谋,诈降。

玩这种套路,张守珪比他们高了几个段位。

假装相信他们,派出使者王悔到契丹人地盘去,特别叮嘱他:要找到机会,见机行事,趁机破坏契丹人的联盟。

王悔一番观察,明白契丹人其实想干掉自己,他并不着急,倒是找契丹各部头人聊天,一聊聊出机会来。

契丹的兵权掌在可突干和另一部大人李过折手上,李过折正被可突干欺负,心中不平。

王悔劝李过折,建功立业机会在此!

张守珪大人的精兵强将,就是你的后盾!

李过折动手了,突袭杀掉可突干和屈烈,张守珪率军支援,一举把契丹人的联盟打了个狼狈不堪。

契丹又杀了李过折,八部联盟互相残杀。

张守珪遥控局面,全面掌握了东北局势。

这才有了本文开始所说的,把敌人领袖的脑袋悬挂在洛阳的辉煌战绩。

张守珪威镇幽州。

04

有一天张守珪巡视,正碰上士兵们抓住一些盗羊贼,准备杀掉。

张大人走过,突然听到洪亮的声音:“将军您不是要灭掉契丹和奚族吗,怎么能打死我呀?”

咦,这话谁说的?

张守珪走过去,见到一个白白胖胖的大个子胡人被绑着,士兵们正打算用大棍子打死他。

有时候,颜值就决定着一个人的命运。

留下来吧!叫什么?

叫安䘵山。

安䘵山是栗特胡人,早在幽州搞各种交易找口饭吃,他老妈是突厥人,老爸是胡人,精通各族文化语言,改投在张守珪手下,如鱼得水。

看出张守珪讨厌胖子,安䘵山居然坚持节食减肥。

张守珪一看,这个胡儿不错,收为警卫员。

安禄山任大唐的“抓生将”,其实就是到契丹地盘,捉拿契丹百姓,到这边来为奴隶。

安禄山特别厉害,经常带三五个人去,抓十几个契丹人回来。

张守珪很高兴,可以啊,收养为义子。

安禄山拍马屁的功夫是超一流的,传说经常替张大人洗脚。

某一日,发现张大人脚心底下有个黑痣,盯着看个不停,张守珪笑了:“你这胡儿看什么看?这个是我富贵的源头!没有几个人脚底有痣,你懂不懂!”

看安禄山欲言又止,守珪问:“难道你也有?”

原来安禄山真的左右脚底都有个大红痣!

张守珪对这个胡儿更是着意培养。

还有个叫史窣干的瘦子胡人,狡猾善斗,是安䘵山的好朋友。也得到张守珪的重用提拔,派到京城出差。

玄宗皇帝和他一聊,是个人才啊!赐名史思明。

张守珪喜欢有本事,有胆量的人物,这样的才能对付幽州周围如狼似虎的契丹、奚族等等。

一句话,铁与血才是王道。

05

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

张守珪镇幽州。

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几个部将在对契丹的战役中,吃了败仗。

虽然是擅自行动,但张守珪丢不起这个脸,下令谎报军情,对朝廷声称取得大胜。

纸是包不住火的。

朝廷派使者调查,使者吃了张守珪的钱,继续帮他隐瞒,但终归全面败露。

这个不处分不行,张守珪撤去幽州节度使的职务,到遥远的南方任个刺史。

曾经呼风唤雨八面威风的大将军,到那寂寞无人声的地方,张守珪非常难受,背上长了个毒疮,死去。

一代将星陨落,时年五十七岁。

而他提拔重用的安䘵山、史思明步步高升,得到皇帝的信任和重用,最终给大唐致命一击...

造化弄人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