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次外出旅游让我认识了他,他的爱慕让我沦陷,却还是更爱我丈夫

subtitle
故事最前线 2021-06-18 16:05

我和老公王朴(化名)是大学同学。认识时我们都只有19岁。我的个性开朗活泼,是个备受关注的女孩。有次去他的宿舍,每个人都找我搭腔,唯有他,很安静地在一旁看书。被人宠坏了,我的自尊心有点受伤,反倒特别注意起他来。一来二往中,我发现他是那种古井般深沉而含蓄的人,与他一起,我那颗浮躁的心会渐渐平静。可是我发现他有些避开我,我非常生气,直接叫他出来问原因,他坦诚地说:“你是个有魅力的女孩,可是被宠坏了,不珍惜感情。我害怕。”话虽如此说,他到底没能抵抗住我的“追求”,成了我的男友。

虽然身边不乏追求者,他却是我的第一个正式男友,几年里我们也闹过很多矛盾,最后我们还是走到了一起。

大学毕业后,我读研究生,他出来工作。因为我们都不是武汉人,为了彼此有个照应,就拿了结婚证。

我是个幸福的妻子,婚后的生活几乎没有改变,我仍然不做家务也不懂得照顾他,倒是他一颗心全在我身上,如果有几天我功课忙没有回家,他一定每天打来电话,问我吃饭没有,水果吃了没有,牛奶喝了没有。同学笑我:你老公哪里是找老婆啊,完全像带个孩子。

2004年,我同宿舍的女孩阿娟(化名)失恋了,非常痛苦,正值暑假,她希望我陪她去青岛玩。我想朋友这种时候要派上用场,所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们去旅行社时遇到了阿娟的高中同学曾亮(化名),他在一所中学任教,也打算暑假出去玩玩。看得出两人都很高兴,就一起参加了这个团。他们聊天时我在一旁看旅行路线和景点,没有插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学校时阿娟的兴致很高,我说:“要不我就不去了吧,让你们两人单独相处。”她不肯,觉得这样意图过分明显,很丢脸。没想到,那个男孩也有自己的小算盘,为了不让我打扰他们,居然死缠硬磨地把他的好朋友周根(化名)叫上了。上火车那天,当曾亮把周根介绍给我们时,我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青岛是一个美丽而浪漫的城市。我们白天玩景点,晚上就凑在一起打“双升”,周根是个很幽默的人,可以不停嘴地说上许久,把我们逗得捧腹大笑。

凭着女人敏锐的直觉,我知道他对我有好感,我对他的印象也不错。其实他应该是我以前对男友的构想:高大、英俊、开朗。只是遇到王朴后,我喜欢上那种平静温柔的感觉,改变了心意。

第三天晚上打牌时,遇到一个关键时刻,我正在思索,抬起头突然看到周根温柔注视的眼神,不由心里一惊。散了牌局后,我趁着阿娟洗澡的时间独自去海边走走。夜已经深了,一直喧闹的海滩安静下来,一轮明月白静静地挂在夜空,我吁了口气,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田田!”我回过头,是周根。看得出他很惊喜,三步并做两步地跑上来。我的心情更加复杂,也不知道能说什么,默默走在他身边,听他说他的家庭和工作。

“开始我真的很不想来,可是现在我很感激亮亮,要不是他,我差点就错过你了。”突然他停下来,看着我说。我愣在那里,勉强笑了笑。理智上我知道此时我应该告诉他我是个已婚女子,可是在那样的夜晚、那样的月光下,我什么都说不出口,只是看着他,心里有些悲哀。

有天晚上,阿娟对我说:“曾亮刚才问你的情况,说周根想追你,我不知怎么回答他,你想我怎么说?”我想了想,说:“你就说不太清楚吧,反正只有几天就回去了,到时再说。”阿娟也觉得说实话挺败兴的,我们算是达成了一致。

我不是一个喜欢玩弄感情的女子,却有点享受这个男人的关注和爱慕,甚至游玩的过程中,我总以“就这几天”为借口,暗自怂恿他的追求。

一周后,我们回到武汉,王朴到车站接我。我走过去,他很自然地拂开我额头的发,笑着说:“晒黑了啊。”我挽住他的手,转过身笑嘻嘻地跟他们说再见,刻意避开周根,可是,我还是看到了他受伤的眼神。

9月份开学后我和周根见了次面。他憔悴许多,看到我很高兴。说了些不关痛痒的事后,他问我那天到车站接我的是什么人。“是我老公。”我老实说。他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了,过了好久突然笑起来,说:“你结婚好早啊。”我能听出他笑声里的苦涩,也不知能说什么,很歉意地低下头。这时老公的电话来了,我接起来说了几句话,抬起头,看到周根的脸,他的表情看了让人心痛,我说不下去了,匆匆挂了电话,很真心地说:“对不起。”他不发一言。“你那么优秀,会遇到很好的女孩的。”我轻声说,说出这句话时,我自己都有点难过。他仍不说话,就这样冷了十几分钟的场,我觉得不能这样下去,说要回去,他也没阻止。

那是晚上8点多钟,路上有很多人,我跟他分手后自己一个人慢慢走,可能表情有些恍惚,路过一个巷口时突然跳出两个人,抢我挎着的包。里面其实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是我就不知道松手,我被他们拉到地上,一路拖着,连喊都不知道喊。身后闪出一个身影,是周根,一拳挥到抢包那人脸上,三个人打起来,有人围上来了,那两人才撒了手往巷子里跑。周根追了几步,又折回我身边。我的腿和胳膊都擦伤了,眼泪巴巴地往下流。他把我扶起来,带到医院,处理伤口后送我上车。做这些事时,他几乎一言不发,我也没说话。就在我要上车的一瞬,他突然一把拉下我,紧紧把我抱住,小声而又坚定地说:“我不能放过你,你属于我的,虽然我们相遇晚了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那一刻,连我自己都相信了这句话。

王朴是个理智而安静的人,我和他的感情是那种细水长流似的;而周根的感情却如火山喷发,跟他在一起,我仿佛要融化。跟王朴在一起时,我觉得和周根的感情是不道德的,暗暗发誓再见他时就向他提出分手;跟周根在一起时,又觉得他才是我真正缘定终生的那个人,回去后要跟王朴摊牌。在这种煎熬和痛苦中,我迅速消瘦,王朴不明所以,总以为我是学业太辛苦,想很多办法为我加营养。

2004年元旦那天,研究生部举行晚会,我和周根约好晚会结束后在校门口见,就告诉王朴不回去。没想到我刚出学校就看到王朴,他担心我学校的被子太薄给我送了床毛毯,我只得与王朴回去,周根一直站在一旁默默看着我们。我既担心又尴尬,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感觉都有。

这件事对周根的打击很大,他发狠地对我说:“如果你真下不了决心,我来帮你。”我吓坏了,坚决拒绝,他的表情变得很古怪,嘲讽道:“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牵着我们两个人很过瘾啊。”我愣了,这些日子,我一直感受到的是他的痴情,没想到他会这样对我冷嘲热讽。虽然骨子里我知道自己不对,可是他这样对我还是让我很生气。

或许因为地下情人的身份让周根感到屈辱,他脾气越来越坏,动不动就发火,我渐渐发现他并不如王朴那么合适我。可是,现在他仍不肯放手,我担心他真的主动找我老公摊牌,也不敢把他逼得太紧。这份感情完全变味了,我都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因为爱他还是因为担心才和他继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