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有情况!杜新枝姐姐最新爆料,指出了杜妈的一系列大瓜

subtitle
兰兰说事 2021-06-18 15:30

我是斑马,你好!

最近,杜新枝的亲姐姐在一次采访时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反正跟杜新枝一样,口无遮拦地说她的妹妹当时是肝癌二期,我在想她那个时候都肝癌二期了,还生小孩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十多年都过去了,这个当年肝癌二期的患者,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联想到她的亲儿子姚策就不在人世了,看来得了肝癌也不是那么容易去世的,主要还是保养的问题,大家说对吗?

我们看看杜新枝姐姐的咋说的

记者:最早是几月份的时候知道孩子报错的?

杜新枝姐姐:四月份

杜新枝姐姐:因为我为啥记得那么清楚,我妹妹刚做完手术在郑州

记者:当时做啥手术

杜新枝姐姐:肝癌二期,做手术

杜新枝姐姐:所以刚做完手术,这边说这事

记者:咱们是怎么知道的,当时是什么情况之下得知的这个情况

杜新枝姐姐:一开始打电话,我妹妹跟我说:今天有人给我打电话,都是骚扰电话,我把她的电话都给停了

杜新枝姐姐:当时说找的哪儿哪儿的,反正乱七八糟,我们也说了肯定是诈骗电话,我们也给她挂了

记者:没相信是吧?

杜新枝姐姐:没相信,停了一天两天,后来我妹妹给我打电话说是抱错孩子了,我妹夫(郭希宽)跟我说,说你咋抱错孩子了呀,(杜新枝)她说生孩子的时候,在开封生孩子的时候抱错了

杜新枝姐姐:所以说我才知道

该说不说,姚策如果不出事,许妈根本是找不到郭威的,这其中任何一个环节,许妈都找不到郭威的,这也许就是命中注定

延伸阅读:

等来了官方通报,“错换人生28年”事件却并未结束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该事件并未就此结束,因为许敏表示会继续查找“真相”。

“错换人生28年”从开始至今已经持续了一年多,自从姚策养母许敏的律师提出“偷换”这一说法后,人们对该事件又有了更高的关注。

官方调查结果,人们已然等待多时。包括该事件的主角之一姚策,在生前就很渴望看到真相的他最终没能等到这一天。



就在昨天(4月21日)凌晨,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对“错换人生28年”事件发出了情况通告,对当事人许敏控告杜新枝夫妇等人涉嫌“偷换”问题,给出了为什么不予立案的解释。



河南大学微博也在差不多时间发布情况说明,“错换人生28年”事件发生以来,河南大学高度重视,成立专门工作组,开展相关调查工作。事件处理过程中,积极配合司法机关调查、审判,依法依规解决问题。



这是否是“错换人生28年”事件最终的真相,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该事件并未就此结束,因为许敏表示会继续查找“真相”。

1

警方通报与河南大学的官方声明再次点燃舆论场,非但未能平息舆论。又舆论直指,两份通报内容模糊、未切中舆论关注点、疑点重重并无法自圆其说。

截至4月21日15时,相关新闻报道1037篇,相关客户端文章5040篇,微信文章296篇,微博话题“#警方通报错换人生28年事件#”“#河南大学回应错换人生28年质疑#”等微博话题累计阅读量超2.5亿次。



而面对通报,各方当事人的反应也是截然不同。

就在河南大学与开封鼓楼警方相继发布通报后,4月21日12时左右,许敏通过网络发文提出11点疑问。许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夫妻二人身负巨额外债居无定所,倾尽家族心血养了28年的儿子已经去世,亲生儿子流落河南至今未归。对整个家族的毁灭性打击是谁造成的?她将继续委托律师维权,并尽所能调查真相。



据报道,许敏已起诉姚策妻子熊磊索要江西九江的房产。包括姚策的亲生父母杜新枝、郭希宽,许敏也将起诉。

许敏主张,姚策名下位于九江的房产是由她和丈夫出资购买,现有权索回。曾以为姚策是亲儿子才给他买房,许敏称姚策的遗产是他们两夫妻花了一辈子积蓄买的房子。



对此,姚策妻子熊磊向媒体表示,确已收到法院传票,正准备应诉。

相比之下,另一位母亲杜新枝则是喜悦的激动,她说通报还了她清白,并指责许敏的律师李圣,认为他故意将“错换”误导成“偷换”,是法律界的耻辱。

作为姚策的生母,杜新枝称这个消息对姚策也算是一种告慰。“楷楷(姚策儿子)长得非常像姚策,姚策生前让我重新把楷楷当成儿子抚养,所以我重任在肩,还要坚强。”杜新枝说,自己过几天准备去江西陪陪孙子,不能让孙子缺少爷爷奶奶的爱。



姚策妻子熊磊则表示,认可遵从法律根据客观事实得出的结论,只是“网络暴力已经严重影响到我和孩子的人身安全”。

对此,杜新枝称,她将起诉恶意网暴者。

小链接:“错换人生28年”事件时间轴:

1992年,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两名产妇许女士和杜女士生下的孩子被护士抱错。

2020年2月17日,28岁的江西九江青年姚策被查出肝癌晚期,其母许女士决定“割肝救子”,却发现与儿子并没有血缘关系。

2020年7月23日,姚策及其亲生父母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

2020年12月7日,“错换人生28年”案一审宣判。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判决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赔偿姚策与亲生父母总计76万元。

2020年12月28日,姚策及其亲生父母认为一审判决的76万元不能“抚慰”其遭受的巨大精神痛苦,也不足以对医疗机构违法侵权行为造成警示,于是提起上诉。

2021年1月10日,姚策曾因病情突然恶化被下“病危通知书”。

2021年2月8日,该案于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姚策及其亲生父母获100.2万余元赔偿。

2021年3月23日,当事人姚策去世。

2

无论是被“错换”还是被“偷换”的人生,在笔者看来,该事件中,没有赢家。

在该事件中,谁更值得同情?

有人说是姚策。因为他虽然享受了优渥的童年,和远超原生家庭的教育资源。但因为出生时没有及时注册疫苗,年纪轻轻的他就患上肝癌。即使躺在病床上,他还要面对生活的一地鸡毛。



也有人觉得是郭威。虽然他身体健康,但承担了太多原本不属于他的重担:家中患癌的母亲和生活不能自理的姐姐,偏离了原本至少顺畅的人生轨迹。

而更多的人,包括笔者身边的一些朋友,把同情和悲悯都留给了姚策的养母、郭威的生母许敏。

在“错换人生28年”披露前,许敏一直因为养子姚策的乙肝,活在深深的自责和内疚里。除了家人的指责,连她自己都认为是自身的责任,导致孩子在外感染病毒。



因为愧疚,许敏一直尽心竭力地照顾着这个孩子——“冬天怕冷了,夏天怕热了,秋天怕干燥上火,春天怕风大吹着了,20多年来姚策没有住过医院”;“认真培养学习习惯,对他的要求有求必应,他可能是同学中最早使用平板电脑、苹果手机的”;为了给姚策治病,“小康之家沦落为贫困家庭”。



姚策之前与涉事医院沟通

但事发后,姚策和她之间却几多嫌隙和龃龉,从房产纠纷到治病后续,发生了数次摩擦。其实,梳理相关报道可以发现,姚策一直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即使结婚生子,也还理所应当地享有许敏的所有。所幸,在生命最后的时间,他留给许敏的一封信,末尾写道:“原谅儿子的任性,不懂事,来生绝对不再让妈妈伤心,来生一定做妈妈的亲生子。健康懂事的亲生子。”

而面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郭威,许敏也有许多心结。第一次见到他时,许敏就哭成了泪人。



后来,在接受采访时,她流泪倾诉了心中的诸多不舍:“本来按道理,这28年中间,他从小生下来应该是我天天抱着他,我哺育他,我牵着他手,我扶他走路,我送他上学,我陪着他一步一步成长对不对?可是我都没有做到……”



而当许敏发出“11个问题”后,郭威又向媒体表示,许敏发文前未与之沟通,并且警方官宣的内容是落实过的,“她又提出的新问题也好,其实我觉得没什么意义”。



只能说,无论这起“错换人生”的事件接下去会走向何方,痛和遗憾都注定存在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57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