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二叔的儿子是正处级公务员,我却来深圳打工有人说我浪费资源

subtitle
芒果酸奶刨冰 2021-06-18 15:22

我们大家庭男丁很少,我曾祖父和祖父都是单传,到了我爹这代可喜可贺有了三兄弟,我爹是老大,还有二叔、三叔。然而到了我这一代又只有三个堂兄弟了,我爹他们三兄弟都只有一个儿子。我们三堂兄弟中,我还是老大。有点滑稽可笑的是,我们三堂兄弟又都生了个女儿,而那年月有单位的人只能生一个孩子。

我们家族祖祖辈辈的男人们还都不错,个个都是铜湾名人。尤其我的高祖父,《周氏族谱》对他赞赏有加、评价极高。曾祖父和祖父正处于动乱年代,可谓生不逢时,就不说了。我爹他们三兄弟也都不错的,我爹在七十年代末期就成了当地著名商人;二叔做了三十年的生产大队支部书记和村支部书记;三叔入伍做到了营级干部,后来转到县人民武装部做副部长兼军事科长,最后是鹤城城北办事处副书记兼人大主席直至退休。

最厉害的还是我二叔的儿子,我的大堂弟,他24岁就做了我们邻乡乡政府的乡长,第二年25岁就做了乡党委书记。他25岁在铜鼎乡做书记,就传出了很多脍炙人口的感人故事。那里的街道市场,多年来一直都是泥泞坎坷的烂路,我堂弟做了书记以后,他从县里要来了资金,准备硬化街道。因为资金紧张,为了节省资金,他竟然要求乡政府人员帮忙做些小工,而且每天早上七点多,他总是头戴斗笠肩扛锄头,第一个上了工地。多年来他总是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干工作,后来年仅三十多岁就做了正处级公务员。

我三叔的儿子,我的二堂弟,也还不错,是一个工商所小所长,也管着几十号人。

最差的就是我,高中毕业后就做了民办教师,可没想到民办教师也只准生一个孩子。可我们三堂兄弟都生了个女儿,我得生个儿子才好呀!于是我放弃做了九年的民办教师,自动离职了。1998年下半年我老婆二胎生了个儿子,整个大家庭的所有人都很高兴。而1999年我原来的同事们全部都转为了公办教师,我又难免有点遗憾。

当我儿子读幼儿园后,2002年我们两口子带着儿女去镇上开了家粮油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过了几年,省政府斥资几十亿在铜湾镇地段的沅江修建拦河大坝及水电站,工地位置离我们开店的市场只有几百米。我堂弟就做了协调指挥部的总指挥长,负责调解承建商与当地村民及其他单位因为土地征用等所产生的各种问题。后来很多我们当地的小包头,都跑来我店里,要我问堂弟要项目要工程,说要到了就让我入干股,坐着拿钱。我曾经给堂弟打了一个电话,没想到被他批评教育了一顿,他要我好好开店,别动歪心思。

铜湾水电站建成后,外县人通过沅江水路来铜湾赶集不方便了,有着数百年历史的铜湾大市场很快冷淡了下来,所有店子都变得门庭冷落、惨淡经营了。后来我女儿在中方一中读高二了,儿子也去鹤城读初一了,我就让老婆守店子,我去鹤城陪儿子读书,每隔几天给老婆送一次货。我在鹤城一大把空余时间,就跑起了摩的。然而我跑摩的又遭到了堂弟的反对,因为这个事情是违规的,被交警扣车了我要打他电话,他就总是责备我。

儿子初中毕业后考进了怀化市一中读高中,这时候女儿已经在读本科大学了。我们两口子干脆处理了粮油店,来深圳打工了。堂弟知道我来了深圳后,打电话要我在深圳好好上班。

老乡们都笑我,有个兄弟是正处级公务员,却浪费资源跑去打工了。只有我们自己清楚,堂弟是大公无私、两袖清风的好领导,他希望我在深圳脚踏实地的打工挣钱,辛苦千万万年。

我儿子高中毕业后也考上了本科大学,如今刚大四毕业,前几天拿到了毕业证。他是软件工程专业,几个月前就应聘进了一家大公司。我女儿已经是省城一所小学的正式教师了。他们姐弟俩都准备依靠自己的努力,去创造美好的未来。不过他们两个都在高考前得到了他们堂叔的鼓励和祝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