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法院门口,我送给前夫一份离婚大礼

subtitle
一白聊故事 2021-06-18 10:59

周燕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家庭聚会时,再次发现方胜出轨的蛛丝马迹。

每周日的中午,周燕和她的四个哥哥,以及其他家庭成员都会聚集在老母亲家吃饭。

这个周末也是如此,不过周燕的老公方胜,却没有到场。

当周燕的三哥问起她老公方胜怎么没来的时候,周燕说,他昨天去陪婆婆了,不回来了。

这时侄女圆圆说,早上我在城北的早餐店看到他了,他还买了两人份的面包和两瓶牛奶呢。我以为他要带给你吃呢。

周燕吃了一惊,婆婆家在城南,完全是两个方向。

一脸平静的周燕,心里却是波涛汹涌。

下午,她买了些礼物,送到婆婆家。还没等周燕开口,婆婆就问,方胜怎么不来啊,他都个把月没来了。

周燕只好说,方胜参加同学聚会去了。

晚上,周燕回家后,房间里漆黑一片。方胜还是没有回来。她立马打电话询问方胜在哪里。可是电话打了五遍才接通。

她赶紧问道,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的方胜支支吾吾地说,自己还在陪他妈妈看电视,晚上不回家。

周燕大吼,什么陪婆婆,我都去过婆婆家了。你难道还隐形了吗?

方胜立马一脸惊愕,没有回答,只说,等我回去再说,然后就挂断电话。

周燕再次拨打过去时,方胜的手机已经关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从去年公公过世后,方胜说要去陪婆婆,于是经常住在婆婆家里。他隔三差五地回来一趟,拿回来脏衣服,拿走干净的衣服。

一开始,周燕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她却发现方胜给她的家用银行卡,已经很久没存入钱。询问方胜原因,他总说自己资金周转不灵。

半年过去了,方胜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候两三个月都不回家。

一天晚上,方胜回来拿些换洗的衣服,破天荒地晚上没走。

等女儿睡着后,两人回到卧室里。方胜躺在床上看手机,周燕走过去想要跟方胜温存下。可是方胜立马推开周燕,说很累。

周燕难过地说,你一走好几天,你知道我好想你的。

方胜并没有回答,他一直盯着手机,说,你知道我父亲的遗言是什么吗?他想让我生个儿子,为方家传宗接代。方胜的两个哥哥都只有女儿。

周燕一听,盯着方胜的脸,愤怒地问,这是什么意思,你明知道我不可能生小孩了。

方胜别过脸不看她,并不回答。

周燕突然惊觉,质问道,难道你是想找别人生吗?还是你已经外面有人了?

方胜连忙放下手机说,对周燕说,没有没有,我就是想想。方胜赶紧岔开话题,匆匆地询问了些珍珍的学习情况。然后,关了灯,盖上被子,睡觉去了。

黑暗中,只留着一脸疑惑的周燕,呆呆地望着方胜。周燕隐隐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周燕和方胜是初中同学,在学校里,两人就谈起恋爱。初中毕业后,两人都没能考上高中。方胜家里有三兄弟,仅靠他父亲帮村里人做做散工维持一家五口的生活。

于是,方胜便出去打工,但是因为没有一技之长,自然找不到什么像样的工作。

周燕的父亲强烈反对他们在一起。但是周燕不知道吃了什么迷魂药,死心塌地地跟着方胜。不久,周燕的父亲气得心脏病发作,与世长辞了。

然而,周燕并没有因为父亲的死离开方胜,反而,搬去方胜家去住。周燕的母亲也是没有办法,由着她去了。

三年后的中秋节,周燕和方胜在家里摆了几桌酒席,简单地举办了婚礼。

婚后,方胜没有固定工作,收入不稳定。不过,对周燕还算是体贴入微,只要有钱赚过来,都会给周燕买新衣服。周燕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五年后,方胜在他亲戚的帮助下,开了一家面馆,渐渐地有了固定收入。

周燕开始在家里休养准备生小孩,可是,每次怀孕不到几周,小孩就自然流产了。去医院检查,原来是因为她在年轻时候曾经打过胎,但是没有处理妥当,造成了子宫受损严重,基本上没有可能留得住孩子。周燕伤心欲绝。可是方胜一直陪在她身边,安慰她,就算孩子,也会照顾她一辈子。

后来,周燕收养了一个女孩,被家人抛弃的孩子,方胜也很喜欢这个孩子,取名方珍珍。

周燕一直在家里照顾女儿珍珍,没有出去工作。面馆的生意越来越好,方胜变得更加忙碌,店里人手也不够。

偶尔,方胜会提出让周燕也去店里帮忙,但是周燕总是说自己不会做生意,而且还要照顾女儿,没办法兼顾。

渐渐地,方胜早出晚归,与周燕也没有再说什么。

可是,好景不长,方胜的父亲,查出骨癌,虽然方胜与他的两个哥哥倾尽所有,花费巨额,还是没能留住老人的命。

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周燕正在厨房拿着菜刀使劲地剁着一只老鸭子,准备炖一锅老鸭汤给女儿补补。

这时,大门轻轻地被打开,是方胜回来了。他走进厨房看看周燕,开门见山地说,我想离婚。

周燕愣住了,拿着菜刀的手微微抖起来。她转过身,瞪着方胜,像是听到一声晴天霹雳,在她头上炸响。

自从那天她拆穿了方胜的谎言后,方胜一直没有音信。面馆因为资金周转不灵,又付不起高额房租,也关门了。婆婆也像有什么瞒着周燕似的,总是躲着她。

几个月没见,方胜反而越发年轻。他穿着一件白色衬衣,干干净净,并没有因为缺乏她的照顾而失去光泽。

反观自己,随意挽着松松的发髻,穿着一件白色然而已微微泛黄的雪纺裙。这件雪纺裙还是前年生日的时候,方胜破天荒给她买的。

这几年虽然方胜生意红火,但是给她的家用却不多,因为他总说要周转资金。所以周燕也是能省则省,从来没在自己身上花过多余的钱。

周燕从来没有想过方胜有朝一日会抛弃自己。她一直坚信,方胜会照顾她一辈子。也从来没有想到,方胜会在这一天提出离婚。算起来,今天是他们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

周燕终于忍住想一刀砍死方胜的冲动。她放下菜刀,在水龙头下面冲洗着自己油腻腻的手,压抑着怒气说,为什么要离婚,你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的。

方胜看着周燕拿起菜刀又放下的样子,才惊觉自己来得不是时候,他悄悄倒退到厨房门口。

既然打开天窗,就说亮话,我想要生个儿子,我现在已经四十五岁了,我父亲临终前的遗言就是希望我能有个儿子,为方家传宗接代。既然你生不了,所以我想跟你离婚。

周燕没有转头,任由水龙头的水哗啦啦地冲刷着自己粗糙的双手。她声音沙哑地问,是有其他女人有了你的孩子吗?

方胜没有回答。

当初要不是婆婆说你还没赚到什么钱,逼着我打掉我们的孩子,为了省钱找了违规的小诊所,以至于流产手术没有做好,害得我后来生不了孩子,我们会没有自己的儿子吗?这个难道是我的错吗?

周燕再也忍不住,眼泪像像断了线的珠子,落在那双冰冷的手上。她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为了这件事而埋怨婆婆。不过她更加怨恨自己,当初要不是自己年少不懂事,随意地听婆婆说了几句,就同意打掉孩子,也不至于害得自己做不了母亲。

方胜厌烦地摇摇头说,不要再提以前了,现在我就是要离婚,你赶紧收拾收拾搬出这里。

周燕惊呆了,她不可置信地转头望着方胜。压抑的怒气像火山喷发一样冲破仅存的理智,她抓起案板上的菜刀,指着方胜,你还要赶我出这个家,你休想,我今天就劈死你这个负心汉。

方胜大吃一惊,赶紧冲出厨房,打开大门,回头大喊,你不搬走,我就叫人来砸烂这里,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登登登地冲下楼梯。

等周燕再打开门的时候,方胜已不见踪影。周燕站在门口嚎啕大哭。

幸亏,在发现方胜有可疑后,周燕已经开始积极找工作。她知道总有一天,方胜会回来跟她提离婚。

幸运地,周燕在家人的帮助下,找到一家首饰厂做起了手工,收入刚好糊口。

周燕从小就心灵手巧,尤其擅长编制各种首饰,她总是能有很多创意。不久,老板就她调去了首饰设计岗位,收入也涨了一倍。足够维持她和女儿的日常开销。

自从提出离婚后,方胜常常打电话骚扰周燕,一直叫嚷着要叫人来打砸,赶走周燕,周燕都置之不理。

突然有一天,方胜不那么嚣张了,据说方胜的小三叫姚红,已经怀孕生子,不过生了个女儿。

一年后,周燕和方胜在法院的判决下离婚,周燕拿到了房子和孩子的抚养费。

走出法院门口,周燕递给方胜一个信封。方胜打开一看,是方胜和小三姚红进出医院的照片,不过也有姚红与其他男子进出宾馆的照片。方胜的脸色立马惨白。

这一年来,周燕搜集了很多方胜和姚红出轨的证据,同时也发现了姚红其他的秘密。

原来,姚红原本是一个洗头妹,方胜也是在发廊理发时认识她的。虽然后来姚红和方胜在一起,但是她还是时常偷偷地去幽会别的男人。这女儿是否是方胜的,也许只有姚红知道。

周燕挺直背脊,转身大踏步地走出门口。女儿珍珍正在大门口等着她,看到周燕,珍珍跑过来搂着她。女儿抱着周燕说,妈妈,别担心,你还有我呢!周燕热泪盈眶。前方无绝路,希望在转角。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