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A股拍案惊奇!证券公司董事长被曝遥控“炒盘手”炒股?

subtitle
野马财经 2021-06-18 10:1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 付影 武丽娟

来源 | 独角金融

银泰证券某营业部高管借二姨账户炒股亏几百万、光大证券某员工在任职期间利用多个证券账户持有、买卖股票被北京证监局合计罚没1428万元......证券从业人员炒股是行业红线,但利益面前却总有人心存侥幸,触碰“高压线”。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监管与从业者的猫鼠游戏从未停歇,只是方式更为隐蔽、更加难以被发觉。

2002年4月24日在呼和浩特市成立的国融证券(前身为日信证券),就在平静的湖面之下上演了一出高潮迭起的大戏。

国融证券在全国设有近百家分支机构,旗下控股国融基金、北京首创期货公司、国融汇通资本投资公司等多家金融机构。

1

“神秘操盘手”

一位国融证券内部人士姚伟(化名)向独角金融爆料,声称自己无意中发现了老板的秘密。

他提到,无意中看到一位客户的股票交易记录,频繁操作四家公司股票账户炒股,分别为:日新经贸、首创期货、北京浩鸿房地产、北京长安投资集团。而这四个公司要么是国融证券下属公司,要么是国融证券实控人侯守法控股的公司。

其中,日新经贸由北京荣盛达置业有限公司持股79%,而北京荣盛达置业是侯守法全资持股的公司,侯守法是国融证券董事长、实控人。

浩鸿房地产大股东是日新经贸,持股比例为55%,北京荣盛达置业持股20%,法人代表侯守法。

首创期货由国融证券持股50.37%,北京长安投资集团持股45.88%,而北京长安投资集团是由侯守法100%持股的。

这一发现,让姚伟极为吃惊和好奇,就开始悄悄的调查起这件蹊跷的事。他后来发现,是一位姓刘的神秘操盘手(以下简称“神秘刘”在控制国融证券四个关联公司股票账户,并且在国融证券其中一个营业部的大户室有专门的座位,他还发现,“神秘刘”所用的电脑(包括个人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与股票交易记录的下单地址是同一个IP地址。

能够操盘国融证券四个关联公司股票账户的人会不会是“自己人”?顺着这条线索,姚伟发现,“神秘刘”还真不是“外人”。北京浩鸿房地产给“神秘刘”发工资,但是奇怪的是,“神秘刘”几乎不出现在办公室,基本上只出现在国融证券一个营业部的大户室,公司对于“神秘刘”不上班这件事也没有任何惩罚。在办公室的江湖传言中,“神秘刘”很有背景,大有来头。

独角金融随后通过走访,确认在国融证券北京中关村大街营业部的确曾为“神秘刘”设置过一间拥有独立办公室、电话、电脑的大户室。

2

“神秘刘”操盘手法曝光

通过梳理“神秘刘”的炒股笔记和持仓股票市值计算,姚伟判断,2019年,“神秘刘”操盘4个账户,能动用的资金量合计约2.5亿元左右。其中,浩鸿房地产资金量约为3800万元;日新经贸动用资金量约为4000万元;首创期货动用资金量3500万元;长安投资集团动用资金量约为1.3亿元。

而且,他还发现四家公司的股票账户,交易时间、涉及个股及交易数量、买卖方向等方面,彼此间的关联和重合度非常高。值得注意的是,个别股票精准买入,又精准卖出。

以皖新传媒(601801.SH)为例,长安投资、首创期货、日新经贸均在2015年7月31日买入,从卖出的交易时间看,三家公司均在2015年9月28日卖出。

查看皖新传媒2015年8月-9月的利好消息,其中 2015年8月4日皖新传媒高管集体增持。两天后的8月6日,皖新传媒中标了安徽省教育厅的5.14亿元中小学教科书采购合同。

再看电广传媒(000917.SZ)。2015年5月11日,日新经贸、首创期货、浩鸿房产、长安投资买入电广传媒,2015年11月17日,四家公司均卖出了该只股票。

查看2015年5月-12月电广传媒的公告,2015年5月27日,公司称正筹划重大事项停牌。2015年6月11日,公告称,利用自有资金13.35亿元收购4家公司股权;2015年7月14日,公告称与阿里巴巴启动全面战略合作。

然而, 2015年12月7日,电广传媒公告称公司与个别高管无法取得联系。在这个负面消息出来前半个月,“神秘刘”所操盘的四家公司均卖出了电广传媒。

姚伟认为,不排除有提前获知内幕消息进行交易的可能。

以2016年为例,剔除重叠个股,四家公司累计交易股票数量约56只。一般是用浩鸿房地产和日新经贸的股票账号先买入,之后首创期货再买入,持票时间短则1个月,多则半年。

姚伟认为,“神秘刘”实际操控4个账户,涉嫌联合买卖。所谓联合买卖,是属于《证券法》中操纵市场的一种违法行为,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可被认定为联合买卖。

独角金融梳理“神秘刘”的交易纪录发现,其偏爱主板公司,中小板也有,但是创业板很少。从行业来看,他更爱投资科技、制造业、医药等行业的股票。

“神秘刘”的操盘方式也比较散户化,比如2017年9月份以日新经贸的账户买入10只个股,最后的结果也是有赚有赔。其中,“神秘刘”用首创期货的账户进行交易次数和买卖个股数量最多。

3

为谁操盘?

一个表面上看起来仅是北京浩鸿房地产一位普通员工,为何能够动用2.5亿元左右的资金量?同时控制国融证券实控人侯守法旗下四大公司账户炒股?

姚伟对于“神秘刘”身上的谜团愈发的感兴趣了。会不会“神秘刘”只是执行者,发号施令的另有其人?如果这种假设成立的话,他们之间一定会有联系,要么是微信、要么是手机、要么就通过营业部大户室的电话。

有国融证券内部人士向独角金融透露,公司实控人侯守法频繁用办公室座机5852***8的号码联系“神秘刘”所在的独立大户室电话8220***2。双方通话之后,往往伴随“神秘刘”的买卖行为。

例如, 2020年1月8日上午11点02分双方通话,在当日下午1点开盘后,浩鸿房产、日新发展以及长安投资三个账户申购了新股优刻得(688158.SH)。

2020年1月15日下午1点50分双方通话后,14:14分后,长安投资陆续买入海螺水泥(600585.SH)、人福医药(600079.SH)、中迪投资(000609.SZ)三只股票。

2020年1月21日上午9点59分两人通话后,“神秘刘”又在当日上午10点50分左右又买入海螺水泥。

5852***8是否真是侯守法办公电话呢?

独角君先拨通这个号码,对方称自己是侯守法,但是对国融证券内部人爆料的,其通过给操盘手“神秘刘”打电话,遥控旗下四家公司账户炒股之事称是“胡说八道”。

随后独角君又拨通了8220***2号码,对方称这个座位之前确实是位刘姓人士在坐,但是今年他就没有在该营业部大户室出现过。

于是,独角君又拨打了“神秘刘”的手机,对方没有否认自己姓刘,但对于与侯守法是否有来往以及操盘上述四家公司股票账户一事,其称“我们互不相识,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之后,便挂断电话。

关于内部人士爆料国融证券董事长遥控“神秘刘”操盘四个账户炒股一事,国融证券相关人士也称“肯定不属实”。

四川盛豪律师事务所郝慧珍律师表示,新《证券法》对证券从业人员买卖证券的限制变得更加严格,在任期内,不得直接或者以化名、借他人名义持有、买卖股票。若违反,证监会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买卖证券等值以下的罚款。

另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违反规定,出借自己的证券账户或者借用他人的证券账户从事证券交易。若违反,证监会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可以处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近日,国融证券前员工以身试法,已经被罚款了。据江苏证监局行政处罚书显示,国融证券前员工赵小伟、郭晓鸣共同使用荣某某的账户炒股,1年半时间,赵小伟买了23只股票,郭晓鸣买了37只股票,合计亏损16.68万元。江苏证监局对两人分别处以2万元罚款。

身为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侯守法是否真的明知故犯?他和操盘手“神秘刘”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太多的谜团待解。

4

国融证券问题不断

国融证券前身为日信证券,于2002年04月24日在呼和浩特市成立。彼时,日信证券的股东包括“北京长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华联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内蒙古日信担保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国内知名大中型国企,因此,当时还是国有控股。

从2005年开始,侯守法通过长安投资代持国融证券原有股东的股份,实际上已经拿下大股东之位。

2016年,日信证券增资扩股、完成改制并更名为“国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杭州普润星融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等5家公司以4.98元/股的价格从侯守法旗下的长安投资手中受让了3.26亿股国融证券股份。长安投资承诺如果国融证券五年内未上市,则回购股份。但国融证券未将此事报告内蒙证监局。

当时,国融证券实控人侯守法表示,改制更名,是公司历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标志着国融证券新三板挂牌工作已进入实质性阶段。但至今,公司上市仍未明朗。

2020年7月,股东楚萦投资将长安投资告上法庭,要求长安投资回购国融证券股份。北京二中院2020年12月30日判决长安投资败诉,长安投资共计需要在判决生效的30日内向楚萦投资支付1.51亿元。

若国融证券今年不能上市,不排除其他股东如法炮制。若以当时的4.98元/股的原价不加利息计算,回购共涉及款项约16.23亿元。

此外,国融证券旗下的国融基金人员动荡。据了解,2019年1月31日,国融基金首任董事长丁险峰离职;2020年7月17日,首任总经理李宇龙离职;2020年7月30日,总经理助理、首任投资总监田宏伟离职。

丁险峰离职之后,侯守法亲自上阵,2019年7月从证监会获得基金公司高管任职资格,然后在同年9月开始担任国融基金法人代表及董事长。

一位知情人士说创业骨干离职的原因是:“侯守法不信守承诺,到期未落实在公司成立之初对证监会承诺过的员工股权激励计划。”

独角金融辗转联系上了丁险峰,他证实“情况属实”。

除了上市对赌、股权代持、股权激励不到位等问题,国融证券近年业务经营也出现了问题。

2019年,证监会称国融证券存在:风险控制流于形式;经营管理混乱、业务隔离要求没有落实;业务管控缺失,如对公司投顾产品缺乏有效监控等问题。限制国融证券债券自营业务6个月、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一年。

2019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其中国融证券连降5级,由BBB降至C,成为分类评级跌幅最大的券商。

业绩方面,自2016年以来,国融证券净利润和营收起落不定。2016年—2020年净利润分别为0.96亿元、0.64亿元、0.12亿元、0.26亿元、1亿元;2016年—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7.15亿元、8.22亿元、8.64亿元、12.31亿元、10.46亿元。

同时,国融证券的信用减值损失前几年持续大幅增长,其中,2015年—2019年,其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0.01亿元、0.11亿元、0.14亿元、0.9亿元,3.93亿元,不过,2020年为-0.16亿元。

看起来,国融证券亟待解决的问题不少。

资本市场的健康、有序运行,需要参与者敬畏市场。对于证券公司董事长被内部人爆料遥控操盘手炒股一事,你有何看法?欢迎留言讨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