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陆勇帮人代购,并且一分钱都不赚,为什么却惹来牢狱之灾

subtitle
张生全精彩历史 2021-06-18 10:07

网络代购现在几乎成了一些人的一种购物渠道,比如以前买进口商品只能请别人或者朋友从国外代购,现在有了网络代购,就方便快捷多了。然而,那么多人做代购赚了钱,可是做代购一分钱也不赚的陆勇,却惹来了牢狱之灾,这是怎么回事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陆勇)

说到陆勇,就要先说一下《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讲的是一个叫程勇的商贩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独家代理商的故事。在影片中,程勇本来是个卖印度神油的小商贩,由于不善经营,甚至连房租都交不起。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成为了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独家总代,由于病患需要巨大,他赚得盆满钵满,而病患则称他为“药神”。直到他被警察抓捕后在送进监狱的路上时,病患们还不约而同地来送他。

其实,这个电影男主角程勇的原型就是陆勇,只不过现实中的陆勇在帮病患买药时没有牟利。当然,电影上映后,引起了很大轰动,票房收入也跟着水涨船高,而陆勇也因为这部电影的上映也跟着名声在外。

陆勇生于1968年,是江苏无锡人,他的父亲开了一家工厂。虽说比不上那些名声在外的实业家,但家境还是较为殷实。陆勇这个厂长公子从小也没有吃过什么苦,好在陆勇不惹是生非,读书也算优秀,因此高中毕业后顺利地考上了既是985又是211的东南大学。

大学毕业后,陆勇被分配到一家国营外贸公司。2000年的时候,他辞去了工作,开了家规模很小的针织品有限公司。

受过高等教育,又开了自己的公司(虽然不大),剩下的事情就是为了将来的美好生活撸起袖子干了。

可是才创业2年,陆勇发现自己浑身使不上劲。起初他以为是太辛苦了,就给自己放了一段时间的假。可是那种虚弱无力感却有增无减,为了搞清楚原因,陆勇到医院去做了个检查。检查的结果对于陆勇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原来,他患上了被定为“绝症”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是一种多发于血液系统的恶性肿瘤,它一旦进入急变期,就会危及生命。一般来说,得到这种绝症的病人很难活过5年,而以当时的医疗水平,想要治愈的唯一办法,就是骨髓移植。但是骨髓移植并不容易,因为很难找到配对的骨髓。所以对于病人来说,能不能活下去全靠运气了。

(昂贵的格列卫)

不过,医生也向陆勇推荐了一种叫“格列卫”的药,这是一种进口专利药,对于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有相当不错的疗效。如果坚持吃药,就能让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始终保持在慢性期,也就能有效拉长患者的寿命。

在知道自己患上绝症的时候,陆通才38岁,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他要是倒了,这家里的老老小小怎么办?为了活着,陆勇赶紧去买“格列卫”。可是一问价格,他吓了一跳,居然一盒要卖23500块钱。为了活命,他只好先买了5盒,卡上的钱一下子就少了近12万块钱。

每天,陆勇需要吃4片药,折算下来是8百多块钱。他每天吃药的时候都很难受,觉得吃下去的都是钱。有时候不小心手抖了一下,药片掉到犄角旮旯里去了,他都会把笨重的家具挪开,想方设法找到药片。

据陆勇估算,他从2002年确诊后开始买药到2004年6月他光是买药就花了56.4万。用他的话说,那钱足够买套房了。

尽管陆勇仍努力经营他的公司,可是毕竟是个小公司,赚的钱还不够买药的,他根本没有办法承担这么高昂的药费。他的父亲为了帮他筹药费,也不得不推迟退休,继续经营工厂。

人在生病的时候,往往会抱团取暖,陆勇也不例外。为了方便与病友交流,他专门建了一个QQ群,把天南地北的病友都汇集在了一起。大家聚在一起互相探讨病情,又彼此鼓励对方好好活着,但大家聊得最多的还是怎么治疗,而话题往往在聊到高价药时,很多人就沉默了。

陆勇发现,群里有能力吃“格列卫”的病友很少,大多数由于经济原因都只能听天由命。经常有人聊着聊着,就再也没有上线了,一打听,才知道已经去世了。这种时候,群里总是呈现出一种悲凉之气,连平时最爱说话的都不吭声了。大家心里明白,吃不起高价药,就意味着等死,可是谁不愿意好好活着呢?

(陆勇在工厂里)

当时,陆勇为了打开销售渠道,再加上英语是他的强项,所以在阿里巴巴开通了国际站业务,这样能承接一些国外的订单。

有一次,陆勇在浏览国外白血病论坛的时候,看到一篇英文写成的文章。那篇文章介绍了韩国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自发组成了自救协会,从印度进口一种“格列卫”的仿制药。那种仿制药的价格非常低廉,而且病友们在改吃仿制药后,身体指标一直很正常。

这则消息让陆勇非常激动,因为高价药已经让他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于是他几经查找,最后在一家日本网上商城找到了这种药。他拜托他的日本客户,通过经销商终于找到了生产仿制药的印度药厂。

经过与印度药厂的沟通,他得知仿制药只要4千块钱一盒时,这让他异常高兴。不仅他能吃得起,群里那些经济能力不够强大的病友,也可以吃得起了。

为了保险起见,陆勇先拿自己做起了实验,他在吃了一个月的仿制药后,到医院检查发现各项指标正常。于是他马上把消息发布到了群里,同时贴出了印度药厂的联系方式,以方便病友们自行购买。

陆勇的消息让大家高兴不已。可是自行购买对很多人来说,还是存在困难。因为并不是每个人的英语都能进行日常对话,所以不少人干脆拜托陆勇代购。

由于请求他代购的病友越来越多,为了保险起见,陆勇还特意和北京的一名病友联系上韩国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协会的律师,专门去印度药厂进行了一番实地考察,以确定药厂是不是真正存在,那些药是不是假冒伪劣。

经过核实后,陆勇终于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直到此时,他才真正毫无顾虑地做起了“海外代购”。

陆勇能买到仿制药的消息在病友群里一传十,十传百,于是越来越多的病友都成了他的“客户”。不过,4千块钱一盒的仿制药依然不是每个病友都能消费得起的,为了能让更多病友吃得起药,陆勇又和印度药厂不断地讨价还价。在他的努力下,药价先是降到2千,后来又降到8百,最终他成功地磨到了一盒2百块钱的价格。

(在印度考察的陆勇)

陆勇的努力,为大家省下了不少钱,也让更多人的终于可以吃上续命的药了。这个时候的他在病友心中已经成了至关重要的人。

不过,陆勇虽然发现了便宜的仿制药,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从中牟利。他虽然在生病后,经济受到很大影响,可他不愿意采取这种方式来赚钱。甚至他还因为能帮助到更多病友而感到十分高兴,为此自封为“药侠”。可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这竟为他引来了一场牢狱之灾。

2013年,陆勇被湖南沅江市公安局拘捕,警察在他的住所搜到了3张有着别人信息的信用卡,卡上还有300万药款。由于证据确凿,再加上陆勇从印度大量买入的药没有进口注册证,所以公安局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与“销售假药”的罪名,向法院提起了公诉。

陆勇“消失”了,这让病友们好生着急。几经打听,大家才知道他被关进了看守所,正在等待法院最终的判决。

此时,陆勇已经为大家不求任何报酬地买了10年药,所有人都认为如果没有陆勇,他们根本活不到10年,陆勇是他们的恩人,他们绝不能让陆勇受冤。再说陆勇被抓走了,谁帮他们继续买药呢!

可是从法律层面上看,陆勇买仿制药也的确是触犯了法律。为什么正版药要卖到23500元一盒,这是因为它在研发过程投入了大量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所以研发成功后,它作为专利药受知识产权保护。

仿制药的存在就好像那些盗版书一样,虽然配方一样,可是它便宜。因此在药效相同的情况下,病友肯定选择仿制药。这样一来,正版药的利益就受到了损害。所以陆勇肯定是犯法了。

不过,病友们很快就查到“格列卫”的专利权已经在2013年初到期了,此时国内有几家药厂也在生产仿制药,并且把仿制药的定价定到了4500元一盒。在病友们看来,显然陆勇帮大家买药的行为损害了那些厂家的利益,所以一定是背后有人举报了陆勇。

在了解了情况后,病友们更不愿意让热心快肠的陆勇被关进监狱,所以他们四处奔走,并联名写信给法院,在这些病友中,不乏教授、律师和记者等,他们利用他们的影响力不断为陆勇“喊冤”。

病友们的行为很快引起了媒体的注意,随着事件的发酵,法院最终从司法为民的角度,判定陆勇无罪,并让已经关押了135天的陆勇恢复了自由。

陆勇事件在网上引起热议后,国家也对此引起了重视,并对《药品管理法》进行了修改。在新的规定中加上了“未经批准进口少量境外已合法上市的药品,情节较轻的,可以依法减轻或者免予处罚”的条例。

可见正义从来不会缺席,而陆勇这样的正义之士,也终究会受到公平对待。如今,已经又过去了不少年,陆勇由于坚持吃药,身体各方面指标都控制得相当不错,他不仅经常运动,而且还去游一趟西藏,此外,他的工厂由于经营有道,目前已经开了分厂。

在2020年的新冠疫情期间,陆勇还赶在印度封国之前从那里进口了不少口罩等医用物资,来帮助武汉度过危机。

陆勇说,正因为他是个病人,所以他知道生命的可贵,他愿意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去帮助更多的人,他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活着,这就是最好的福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