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滴滴上市,在黎明破晓之前

subtitle
环球老虎财经 2021-06-18 09:54

近日,滴滴出行正式向美国证券委员会递交IPO资料,股票代码“DIDI”, 由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华兴资本担任承销商。据二级市场预测,滴滴此次上市对应估值约为700至1000亿美元。

创立滴滴的第九个年头,程维带着滴滴出行敲响了美国证券委员会(SEC)的大门。

对于滴滴而言,这一刻虽迟,但终于到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月11日,滴滴出行正式向SEC递交了IPO申请,拟于纽交所或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DIDI”, 由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华兴资本担任承销商。根据中概股常规同股不同权的安排,程维柳青合计拥有超过48%的投票权,包括程维柳青在内的滴滴管理层拥有超过50%的投票权,而软银将退出公司董事会。若滴滴顺利过会,其将成为继腾讯、阿里后的又一互联网大企业。

据彭博社消息,在非公开市场内,滴滴的估值已涨至950亿美元。据市场人士分析,滴滴上市估值有望超过美股另一出行巨头Uber,突破千亿美元。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滴滴在全球15个国家400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平台全球年活跃用户达到4.93亿,全球年活跃司机1500万,滴滴全球平均日交易量为4100万单,全平台总交易额为3410亿元人民币。

从北京中关村的电脑卖场仓库一路走到纽交所的舞台,滴滴这九年走得并不容易。

大雪

2012年初冬,北京大雪。入夜,街头等待出租车的人排成长队,程维是其中一员。

回忆起那个夜晚,程维写道,“我和好多人一起站在长长的队伍里等出租车,浑身冻透,瑟瑟发抖,大家都越来越焦虑。我一直没有驾照,这种经历对我和很多北京人都是司空见惯的。”

大雪困住了程维,“不过,对我来说,那天晚上很特殊,我其实没那么沮丧。”

程维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带着“为了减轻大家打车时的痛苦”的愿景,滴滴出行APP在当年9月上线了。整个APP上,一共亮了16盏灯,对应16个司机。

彼时,智能手机刚刚开始普及,APP的概念还未实现下沉。这种情况下,从资金到推广的每一步,滴滴都走得举步维艰。外界没人能想到,上线仅有16个司机的滴滴会成长为1500万司机的出行巨头。

“问了10个人,10个人都说没戏。原因很简单,首先是北京的‘的哥的姐’一般都40多岁,郊区农民较多,很多人拿手机除了接打电话发短信外,根本不会用什么APP;其次,叫车人的诚信也是个问题,很有可能在车没来时,就上了其他人的车。”

上线两个月,滴滴的地推卡在了冷启动阶段。在当时看来,程维的想法近乎“疯狂”,将这样一帮40多岁的“的哥的姐”连上网,这是一个颠覆整个行业生态的困难之举。

一场大雪帮滴滴打开了局面。

2012年11月,北京落下第一场雪。在程维回忆中,那天雪很大,大如鹅毛。这一天,打不到车的北京用户,尝试性点开了滴滴出行APP的页面。

大雪给滴滴出行带来了1000个订单,也帮滴滴论证了商业模式存在的合理性。那个冬天,程维带领团队和北京西站达成合作,由几个负责地推的小伙子在出租车蓄车池里给出租车司机安装APP。一个冬天过去,几个小伙子一共装了1万辆出租车。

2012年年底,滴滴出行摸着黑走出了第一步。“到2012年底,每天有10 万乘客在我们的帮助下叫到出租车,不需要挨冻就能轻松踏上回家的旅程,包括我自己在内”,程维讲道。

走出第一步,紧接着就有第二、第三步。只不过,令滴滴没想到的是,这一步直接迈进了巨头对垒的战场中心。

长夜

2018到2021年,三年时间,滴滴完成了蜕变。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滴滴在包括中国在内的15个国家约4000多个城镇开展业务,提供网约车、出租车、顺风车、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代驾、车服、货运、金融和自动驾驶等服务。

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个月里,滴滴全球年活跃用户为4.93亿,全球年活跃司机1500万。其中,滴滴在中国拥有3.77亿年活跃用户和1300万年活跃司机。从单量和交易额来看,同期滴滴全球平均日交易量为4100万单,全平台总交易额为3410亿元。

上市招股书显示, 程维持有滴滴7%股份,柳青持股1.7%。根据中概股常规AB股安排,滴滴管理层拥有超过50%的投票权,其中程维、柳青合计拥有超过48%的投票权,软银将退出董事会。

公开信息显示,滴滴自创办以来,已经进行了超过20次融资,总规模超过200亿美元。除了上述知名资本外,在滴滴背后还站着一众国资成员。

2015年1月,国新科创基金参投滴滴D+轮融资,金额未披露;同年7月,中投公司参投滴滴F轮30亿美元融资;次年,中投公司又与中信资本、民航股权投资、北汽等方合计掏出10亿美元帮助滴滴完成战略融资。

同年,中国人寿、保利资本、中邮资本以及招商股权投资等方又先后帮助滴滴完成多轮战略融资。

2018年5月,随着孙正义带着软银愿景基金加入,滴滴迎来高光时刻。

“也就在那时,我们遇到了最大的挑战,一切天翻地覆。”连轴转了6年,程维和团队遇到了新的坎。

2018年夏,顺风车业务连续发生两起恶性刑事案件。舆论指出了出行的核心要素,在方便之前,用户最需要的是“安全”。程维意识到,为了实现使命,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我们平台承载的对象是人,他们是母亲、父亲、爷爷、奶奶和孩子。我们对他们的生命安全负有责任。”

从顺风车下线的时刻起,当初那个昂着头猛劲冲刺的滴滴“隐身”了。外界的聚光灯投在滴滴身上,滴滴在阴影中向内审视,苦修安全。

长夜漫漫。

成为公司,还是成为企业?程维意识到了滴滴身上任务的艰巨性。“我们做出了困难而正确的决定。我们不惜以全年的增长为代价,把精力和重心都放在一件事上——做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去搭建安全保护体系,保障司机和乘客的安全。”

后续的时间里,滴滴改革司机准入程序,重新设计了200多项产品功能,并在全国各地的滴滴车上安装具有远程信息处理和其他功能的智能设备以及安全硬件。

据滴滴方面透露,目前“滴滴平台上每百万次乘车的犯罪事件数量大幅下降,车内纠纷和交通事故数量也大幅下降了。”

长夜渐明,在破晓之前滴滴还有着其他准备。

破晓

滴滴的选择是拓宽业态。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滴滴在包括中国在内的15个国家约4000多个城镇开展业务,提供网约车、出租车、顺风车、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代驾、车服、货运、金融和自动驾驶等服务。

对于上述众多业务背后的商业生态,滴滴在招股书中归纳为“四个核心战略版块”,“三大业务”以及“双飞轮”。

其中,“四个核心战略版块”分别是共享出行平台、车服网络、电动车以及自动驾驶。而“三大业务”代表了滴滴的收入构成,分别是中国出行业务、国际业务和包括共享单车和电车等在内的其他业务。

双飞轮”则是指随着整体共享出行市场的持续增长,滴滴的共享出行、车服以及电动汽车网络创造了双飞轮效应,使司机、乘客和平台均获益。

财报显示,2020年,滴滴的中国出行业务、国际业务和其他业务收入分别为1336亿元、23亿元和58亿元。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的平台收入中,93.4%来自于中国,6.6%来自于国际。

换言之,滴滴目前的营收主要来自国内,集中在国内的出行业务上。财报显示,2018、2019年和2020年,滴滴中国出行业务收入分别为1332亿元、1479亿元和1336亿元。

将2020年的疫情黑天鹅考虑在内,滴滴给出一组数据,在2020年7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的六个月中,中国出行业务的交易总额为1216亿元,比2019年同期增长12.2%。2021年一季度,滴滴该业务营收达到392.35亿元,较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资本市场喜欢听新故事,而滴滴在招股书中给出了让资本市场最为狂热的两个新想象——电动汽车和无人驾驶。

招股书显示,滴滴的自动驾驶业务已经获得了A轮融资,软银和滴滴等联合向滴滴自动驾驶投资5.25亿美元,是国内自动驾驶公司获得的单笔最大融资。在A轮融资结束后,滴滴自动驾驶估值达到了34亿美金。6月初,有媒体报道称,滴滴自动驾驶业务再次获得3亿美元融资。

电动车方面,去年11月,滴滴和比亚迪合作的首款网约车定制车型D1上线。在滴滴的规划中,D1将作为滴滴打通线上线下多环节的关键平台。

对于此次募资的用途,滴滴在招股书中披露,计划将约30%的募资金额用于扩大中国以外国际市场的业务;约30%的募资金额用于提升包括共享出行、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在内的技术能力;约20%用于推出新产品和拓展现有产品品类以持续提升用户体验;剩余部分可能用于营运资金需求和潜在的战略投资等。

“希望创造一个这样的世界,不管是老年人、残障人士或是弱势群体,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安全、方便和可持续的出行服务。安全事故、空气污染、交通拥堵和找不到停车位将成为历史”,在创始人信中,程维如此描述滴滴的愿景。

程维选择的路并不容易,眼下,滴滴还需准备良多,从现在到未来,在黎明破晓之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